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什么关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什么关系

今时今日解毒对于杨凡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突破了新的境界之后,他的医术也是越来越不俗了。 这不,耗费了约莫一天的时间,俩妞体内的毒便彻底的解除了。 最先醒过来的是叶雪禅,毕竟这妞的修为厉害一些。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叶雪禅先是一惊,然后便是豆大的眼泪。 委屈,叶雪禅是真觉得委屈啊。 好端端的被掳走不说,还被折磨了那么久,本以为再也见不到杨凡了,不曾想苍天有眼,又见面了,这妞除了委屈之外自然激动的很。 杨凡俯下身子,柔声安慰道:“好了,别难过了,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相信我迟早有一天咱们会把这笔帐跟他们上官家族的人算清楚的!” 叶雪禅听了这话,重重点头,她的眼神中尽是仇恨。 杨凡又宽慰了这妞一番,总算是让她的心情暂时不那般的激动了。 “雪禅,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杨凡问道。 叶雪禅说道:“你把鸢鸢交给我之后,我正准备驾车离去,可就知道之后,两道黑影闪过,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上官家族的上官云翔,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是他让人掳走了我们,我想让人给你报个信,可惜,也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了什么地方,身边更是一个自己人都没有,所以就被她关押到了现在。” “那你知道他掳走你跟鸢鸢的目的是什么吗?” “他想得到一个东西!”叶雪禅直言不讳的说道。 “什么东西?” “说是《惊天阙》。” “那是什么东西?”杨凡狐疑的问道。 叶雪禅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从未听说过。”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好好的休息一番,有什么话咱俩明天再说,如何?” 叶雪禅应了一声。 杨凡在身边,叶雪禅觉得无比的踏实。 她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兴许是这些日子确实了不少的折磨,叶雪禅竟然很快便睡着了。 杨凡起身出了这妞的房间,又去看了看鸢鸢,她依然在沉睡中,杨凡不放心的又检查了一番她的身体,得到了一切正常的结论之后杨凡这才退了出去。 “叶雪禅醒来了?”上官轻舞问道。 这妞还没有休息。 杨凡点头说道:“醒来了。” “如何?” “一切都还不错!” “那就好,好了,我也去休息了,早点休息!” 说着,上官轻舞就要上楼。 杨凡见状说道:“所以,你是在躲着我吗?你知道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杨凡确实有好几个问题想要问上官轻舞。 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事情让杨凡觉得无比的怪异,比如说,上官云翔那日去京城到底是去做什么的,上官家族的族规真的是那样的吗?上官云翔跟上官轻舞的关系到底如何,还有最让杨凡不解的是,为什么上官云翔会如此轻松的放了叶雪禅跟鸢鸢,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等等,这么多的问题,杨凡都想知道答案。 可上官轻舞却想躲避。 杨凡自然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杨凡,有什么事情明天聊可以吗?我现在很累,我想休息!” “除非你早就知道很多事情的答案,只是却一直在隐瞒着我,上官轻舞,你这么做就不怕我不在跟你合作?” 这话似乎管用了。 上官轻舞停下了上楼的脚步。 这妞犹豫了一下,转身,朝着地下室走去,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 没一会儿,上官轻舞回来了。 手里边还拿着几瓶酒。 杨凡这才明白,感情她刚才是去拿酒去了。 从她的这个举动杨凡也看的出来,这妞是想聊天了。 于是乎,杨凡打开了酒,给俩人倒好之后,举杯说道:“来,走一个!” 上官轻舞一言不发与杨凡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三杯下肚之后,上官轻舞这才说道:“痛快!” “是挺痛快的。” 上官轻舞说都啊:“说罢,你想知道什么?” “你知道什么叫惊天阙吗?”杨凡上来就问道。、 上官轻舞点头说道:“知道!” “是什么?” “唐家最重要的法宝,据说,得到了这个东西之后,便可以得到整个江湖!”上官轻舞风轻云淡的说道。 只是杨凡却被刺激到了。 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东西? 杨凡正要说话,上官轻舞却又说道:“我却觉得这是在扯淡,但我哥哥却好像是着了魔似得,他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惊天阙的下落,他很早以前就想动叶雪禅了,因为叶雪禅是唐家的后人,我哥觉得她肯定知道惊天阙的下落,可惜的是,上官轻舞一直将自己的保护的很好,她的身边时时刻刻都有人在保护,上次在沈家的时候,我哥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其实那次也不算是什么机会,他派出去的人本来是要对付你的,结果,你把鸢鸢交给了叶雪禅,这下好了,给了他机会,所以他才让人把叶雪禅跟鸢鸢一起掳走了。” “你很早就知道这个惊天阙?” “也不是,是最近半年才知道的,这还是我哥的一个手下不小心说漏了嘴,我本以为是扯淡,可是等到那个手下被我哥弄死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因为那个人泄露了一个很是重大的消息,后来我找人打听过所谓的惊天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惜,基本上没什么人知道,当然我爷爷除外,他知道,但他不肯说!” 杨凡缓缓点头。 因为杨凡相信上官轻舞说的是真的。 “好,我在问你一个问题。” 上官轻舞点头说道:“你说吧!” “你知道你哥为什么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放走叶雪禅跟鸢鸢吗?” “知道。” “你知道?”杨凡吃惊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 “为何?” “想让你救活她们,或者准确的说试探一下你的医术。” “我医术好与不好与他何干?” “还真有点关系。” “什么关系?” 上官轻舞却沉默了。 杨凡隐约意识到,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