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是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是你

“是不能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杨凡问道。 上官轻舞缓缓说道:“约莫一年前,我爷爷得了一种奇怪的病。” 杨凡一惊。 上官轻舞的爷爷,自然也就是上官家族的掌舵人。 他竟然的病了。 杨凡可一点儿也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别怀疑,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这种事情自然也不可能让你们知道了,若是你们一旦知道的话,显然会趁机来捣乱的,若是趁着我爷爷发病的时候来捣乱的话,那上官家族肯定是岌岌可危,所以这个消息保密的很好!” “你爷爷得了什么病?” “一开始只是嗜睡,每天要睡一半的时间,到后来一天要睡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后来,一整天一整天的睡,也曾请过不少的名医来会诊,可惜俱都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后来,某天晚上有人送了一封信,说是我爷爷其实是中毒了,对方在信中只是说了这么几个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我们追查过这封信是谁送来的,可惜,没有一丁点儿的结果,我们本以为送信之人肯定会趁机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可奇怪的是,送信的人只是送来了信,其他的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后来这件事情就僵持了下来。” “你爷爷现在的情况如何?” “不是很好,每天可能会醒来一会儿,说不准是什么时候。”上官轻舞很是郁闷的说道。 看的出来,她跟他爷爷的关系倒是不错。 杨凡又问道:“所以,你哥哥给叶雪禅跟鸢鸢下了毒,其实是想试探我的医术?” 上官轻舞点头说道:“其实,很早就想请你过来给我爷爷诊断一番,但,你也知道你的身份与其他人不同,家族内部又怕请你来过来是引狼入室,内部争论的很是厉害,这事儿又不了了之了,但,一个月前,我爷爷的情况是越来越糟糕,这个时候,我大哥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觉得请你,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暂停了下来,其实他抓叶雪禅跟鸢鸢完全是为了惊天阙,起初根本就没想过用她们来试探你的医术,后来他没能从叶雪禅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这才一怒之下给叶雪禅跟鸢鸢下了毒。” “你呢?你跟我合作的目的是什么呢?也是为了你的爷爷吗?” 上官轻舞迅速摇头说道:“不是,我是为了我自己!” 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掷地有声。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倒是蛮坦诚的!”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上官轻舞说道:“既然选择与你合作,那我们就得坦诚相对!” “有道理!” 上官轻舞又说道:“其实跟你说了这么多,并不是想让你为我爷爷解毒。” 对于上官轻舞说出的这一番话,杨凡并不意外,他笑了笑说道:“我想到了,说罢,你打算怎么做?” “挟天子令诸侯!”上官轻舞正色说道。 “看样子,我就是那个所谓的天子,而你的大哥是诸侯,至于你的爷爷,其实已经无关紧要了。” “不,其实你错了,你是天子不假,但我大哥并非诸侯,诸侯是我的爷爷!” “所以你觉得你大哥会救你的爷爷?” 这问题顿时将上官轻舞问住了。 这妞已经算好了每一步,但唯独这一步却没有算计到。 是啊,若是自己的大哥不想救爷爷的话,那自己就不能威胁他让出准接班人的这个身份了。 至于威胁爷爷,上官轻舞可没想过,而且,她也清楚的知道,现在也威胁不了自己的爷爷,因为他整天都在昏睡当中。 “你看,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算计好,你觉得你哥哥会救你的爷爷吗?”杨凡笑问道。 上官轻舞摇头。 杨凡又问道:“你哥哥现在是准接班人,而你的爷爷现在正处于毒发期间,这其实对于你哥哥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他若是真的有野心的话,完全可以不在意你爷爷的生死,直接不救,如此一来的话,你显然就不可能让他将准接班人的身份让出来,这么说的话,你的所谓的挟天子令诸侯这个计划完全就要泡汤了!” “哼,他若是不救的话,那正好,我正好可以攻击他这一点,到时候我看看他怎么接招,另外,我们上官家族的其他长老也不是吃素的,一旦我哥哥放弃救我爷爷的话,那他也别想当这个接班人了。”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事情显然会彻底的闹大,我相信能接班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而且,想接班的也不在少数,对不对!”杨凡说道。 上官轻舞再次沉默。 杨凡的话就好像是一把利剑一般,轻易的击碎了她所有的想法。 杨凡见状,笑了笑说道:“所以,让我跟你哥哥聊一次吧!” “你跟他聊什么?”上官轻舞反问道。 杨凡说道:“这你别管了。” “不行,若是你跟我哥达成合作意向的话,那我这些日子所做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看样子,这妞也有颇多的忌惮。 杨凡想了想也对,便说道:“那就不墨迹了,你说该怎么办?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杨麒麟那边步步紧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使出什么手段来,我不可能在这边耗费太多的时间!” 事到如今,杨凡已经成为了整件事情的主导。 很多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超了上官轻舞的想象。 “我去跟他聊吧,我已经约了我哥。” “哟,你早就计划好了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没办法,我得早做打算!” “行,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祝你旗开得胜!” “等着我的好消息。” 杨凡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上官轻舞闪人。 杨凡起身上了楼。 进了叶雪禅的房间看了看,这妞睡的很是踏实。 杨凡又进鸢鸢的房间看了看。 刚进去,便看到鸢鸢正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鸢鸢先是一愣,随即便是充满了敌意的说道:“是你。” 杨凡笑道:“当然是我,怎么,不想看到我?” 一句话说的鸢鸢顿时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