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我要反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我要反击

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曾几何时,自己是那般的喜欢杨凡,恨不得嫁给杨凡。 可现如今呢? 自己还有资格去喜欢杨凡吗?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 鸢鸢的心思迅速的变换着。 杨凡不是鸢鸢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可能知道这妞在想什么。 “对不起!”鸢鸢突然说道。 一句话说的杨凡有些懵。 实在不明年,这妞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说这三个字。 “为什么?”杨凡反问道。 鸢鸢却有沉默了。 很多话鸢鸢开不了口。 因为过去所经历的那些事情让她觉得羞愧。 别的不说,比如说杨凡不止一次让人告诉过自己,要提防沈天机父女,可自己却当成了耳旁风。 可结果呢? 自己差点被对方害死。 若不是杨凡出马的话,恐怕自己现在早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见鸢鸢不说话,杨凡说道:“那啥,鸢鸢我们之间确实发生了 很多的事情,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恐怕你还不知道沈家彻底的消失了这件事起吧!” 鸢鸢的眼睛顿时瞪的宛若青杏,眼神当中尽是震惊之色。 看样子这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杨凡又说道:“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这不怪你,毕竟你们叶雪禅被上官家族的人囚禁了那么久,准确的说差不多是一周之前的事情,沈家消失的很是突然,悄声无息的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那里!” 鸢鸢却突然松了口气说道:“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在与你兵刃相见了!” 看的出来,鸢鸢的心里边还是有沈家的。 不然的话,怎么会担心杨凡跟沈家继续战斗下去呢? 毕竟是沈家的人,有这样的担心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你害怕我拿下沈家?” 鸢鸢说道:“自然害怕!” “还好,你的担心不会成真了,所以,无需担心,当然,也你不用因此跟我为敌了!” 一句话说的鸢鸢顿时俏脸绯红。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自己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很舒服,谢谢你,我知道你是救了我。” “你怎么知道?”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愿意救我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就是你!”鸢鸢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么自信?” “不是我自信,是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杨凡笑了笑说道:“行,你不恨我就行!” “我,我,我怎么会恨你呢?我感激你还来不及。”鸢鸢说道。 只是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很多。 这妞似乎有些伤感了。 “你怎么了?”杨凡又问道。 鸢鸢强笑了几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来,没关系,你说的对,都已经过去了,既然已经过去了,那我又何必难过呢?真是自寻苦恼。” 杨凡明白这妞是什么意思了。 想必,她是想起了在沈家被囚禁的那段日子,所以有些难受。 其实想想也是,你掏心掏肺的为了那个家族,可那个家族却把你当成是犯人一般关押了起来。 给谁,谁都会难受,谁都会心寒的。 “这就对了,何必为了这些事情自寻苦恼呢?” 鸢鸢不说话了。 杨凡又说道:“对了,在上官家族的这些日子没吃什么苦头吧!” “倒还好,我其实是陪衬,他们主要的目的是叶雪禅。” “你怎么知道?” “我们就在隔壁的牢房,上官家族询问叶雪禅的一些话我也能听的到,后来我跟叶雪禅还聊过天,也算是共患难过的朋友!” “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知道他们绑架了叶雪禅目的是什么吗?” “说是让叶雪禅叫出惊天阙,至于这惊天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叶雪禅也不知道。” 杨凡点了点头,他想到了上官轻舞跟自己说的话,看样子,这妞没有欺骗自己。 “哦对了杨凡,其实我们能活到现在,还得感谢一个人!” “谁?” “上官樱舞,她说你知道她。” 杨凡一怔。 迅速点头说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她怎么样?” “看上去气色不怎么样,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说,名字也是后来告诉我们的,不过,她确实很照顾我们,也是她命令下面审问我们的那帮人对我们好一些,不然的话,天知道得吃什么样的苦头,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好好的谢谢她。” “我也得好好的谢谢她。”杨凡说道。 鸢鸢点头。 话匣子打开之后就很难闭合了。 彼此聊了很多。 之前的恩怨,也随着沈家的消失以及杨凡两次出手相救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的鸢鸢对杨凡只有感激。 杨凡对鸢鸢倒是没什么恨意。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有的时候挺没心没肺的。 这一聊便是俩个小时。 直到上官轻舞回来,杨凡这才主动结束了谈话,让鸢鸢早点休息。 鸢鸢很是听话的躺在了床上,杨凡略施手段,没过多久,这妞便睡着了。 虽然她们体内的毒已经解掉了,杨凡也给她们受损的器官修复了一番,但,体质终究还是虚弱了一些,得多休息。 上官轻舞的脸色很是难看。 杨凡一看就知道,这是跟上官云翔谈崩了。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上官轻舞也不说话,直奔地下酒窖,拿了两瓶酒出来,那叫一个凶残的喝了起来。 “真是欺人太甚了!”许久之后,上官轻舞突然喝道。 她的声音中带着满腔的怒气。 杨凡道了句:“怎么,谈崩了?” “崩了,我没想到,他压根就不在乎我爷爷的死活。” “这话怎么说?” “没怎么说,他放话了,这个准接班人的身份绝对不可能让给我,还让我死了这条心吧,真是气死我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预料中的事情,不奇怪!” “杨凡,你说,这种事情给了你,你能忍吗?” “我要说不能忍,你肯定在说我挑拨离间,我要说能忍,那太违背我的良心了!”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决定不忍了,我要反击!”上官轻舞娇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