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睡不着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睡不着

真丝睡衣包裹不住上官轻舞那妙曼的躯体,有种要破茧而出的感觉。 尤其是那对儿无敌的山峰,更是夺人眼球。 杨凡被刺激到了。 着实没想到这妞竟然会跟自己玩儿这么一招。 “几个意思,想要勾引我?”杨凡问道。 上官轻舞赶紧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上次在京城你给我解毒的时候,不是叮嘱要我一丝不挂吗?今天我不想在这样了,所以就找了一件最薄的睡衣,我想这样的话,就不需要一丝不挂了!” 杨凡哭笑不得的看着上官轻舞。 完全没想到这妞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今天有说让你一丝不挂吗?” 上官轻舞一惊。 杨凡说道:“去换件最正常的出来!” 上官轻舞顿时面红耳赤,俏脸红的就好像是熟透的苹果,朝着楼上奔去的时候,上官轻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是太尴尬了,就没有比这更加尴尬的事情了。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上官轻舞再次出现了。 这一次,总算是正常了。 杨凡让这妞坐在了沙发上之后,便开始解毒。 其实上官轻舞中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剧毒之类的毒,杨凡不过是给她下了一种很小的毒,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小小的惩罚一下上官轻舞。 但这妞不知道啊,她却当杨凡给她下了剧毒。 不然的话,不会如此的如临大敌。 十多分钟之后,杨凡撒手。 “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 上官轻舞不敢相信的看着杨凡。 那表情彷佛在质问杨凡,你是在逗我玩儿了吧。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别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本来中的毒就不是很厉害,当然,我也不可能给你下多么狠的毒,但,这只是建立在咱俩是合作关系的基础上,那天咱俩要成为敌人了,你放心,我第一时间给你下一种叫鬼见愁的毒,保证让你!” 虽然不知道那鬼见愁到底是什么毒,但上官轻舞听到了这个名字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因为,光是听这个名字就觉得这毒一定很是凶残。 这妞没有在做停留,她迅速的上了楼。 杨凡没有睡意。 他还有事情要处理。 捏着手机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杨凡将电话给苏世雄打了过去。 很多事情杨凡本不想直接插手,但,事情发展到了今日的地步,杨凡不插手显然也不行了。 苏世雄倒是很快接起了电话。 似乎就在等杨凡的这个电话。 “你总算是把电话打来了,我等你这个电话,等了有俩天了!”苏世雄得意洋洋的说道。 “久等了!”杨凡沉声说道:“开出你的条件吧!” “很简单,我要股份!” “什么股份?” “你也别跟我装,我知道你名下的风投公司值多少钱,我也不多要,百分之十的股份给我,苏氏集团我立马转让给你,而且,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杨麒麟让你这么做吧!”杨凡冷冷的说道。 杨凡再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苏世雄时的那个杨凡了。 两年多的时间杨凡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也成长了很多。 不过,苏世雄却一直在倒退,越来越不入流了。 “这你别管,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我要是不答应呢?”杨凡问道。 苏世雄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很喜欢墨墨,也很疼爱她,你要是不答应的话,你信不信我跟墨墨的母亲明天第一时间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你就会知道,墨墨会有多么的痛苦了!” “苏世雄,苏白墨是你的亲生女儿吗?”杨凡问道。 声音出奇的冷静。 杨凡不生气吗? 开玩笑,他恨不得现在就手撕了苏世雄。 杨凡不是没有见过无耻之人,可是从未见过像苏世雄这般无耻之人。 但,杨凡不是三岁的孩子。 他控制的住自己的情绪。 “当然是,而且,我跟她母亲都很爱墨墨。” “你现在说这种话不觉得羞愧吗?” “羞愧,特别的羞愧,但杨凡我也要活着,而且,我也想继续风风光光的活着!” “你倒是坦诚!” “这是我性格中的优点!”苏世雄笑眯眯的说道。 “好,不扯淡了,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吧。” “对!” “明天京城见,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当真?”苏世雄问道。 “当真!” “你要骗我怎么办?” “苏氏集团不还在你的手中吗?我的目的是苏氏集团,这你应该知道。” “好,好的很,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京城见!” 杨凡挂了电话。 随后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很快,白狼接了起来。 “老大,有何指示?” “你现在在哪儿?” “京城!” “怎么还没有出发?” “出了点小问题,已经解决,最迟后天出发。” “好,那我先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明天苏世雄回来京城,你给我绑了他!” “老大,何须等到明天,我现在就能让人绑了他,自从这家伙上次跟老大你耍无耻之后,财神爷就让我在苏世雄的身边布置点人手,以防万一,我就布置了五六个人。” “好,好的很。” 杨凡本想将苏世雄引到京城在动手,可不曾想白狼竟然已经在他的身边安排了人手。 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的话,杨凡连这个电话也不会给苏世雄打。 “所以老大,确定要绑他,对吧!” “对,绑了,然后看守起来,等我电话!” “明白,老大你放心,一个小时之后我给你电话!” 杨凡应了一声,彼此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的杨凡心情着实不错。 他去酒窖拿了一些酒出来,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我可以喝点吗?”上官轻舞问道。 这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楼梯口。 “怎么还没休息!” “睡不着。” “行,你想喝就喝点吧。” “谢谢!”上官轻舞笑了笑说道。 杨凡摆了摆手。 很快,上官轻舞坐在了杨凡的对面,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举了起来! “杨凡,我再次向你道歉!” “不用,也没有必要,我们不过是合作者,其实上官轻舞,我还是喜欢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是吗?”上官轻舞笑了笑问道:“那你说说看,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