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试就试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试就试

第1889章 啪! 上官轻舞将厚重的档案袋丢在了杨凡的面子。 “什么东西?” “你打开自己看!”上官轻舞笑道。 杨凡打开了厚重的档案袋。 只是扫了一眼封面的东西便明白了。 这是上官轻舞跟苏世雄签订的苏氏集团买卖合约。 换句话说,现在苏氏集团就是上官轻舞的了。 杨凡道了句:“账号给我,我给你转账!” 俩人之前说好的,上官轻舞替杨凡买下苏氏集团,而杨凡多给他一百亿。 “我现在突然不是很想要钱了!” “那你想要什么?”杨凡问道。 “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上官轻舞那叫一个狡猾的说道。 若换了其他人,杨凡或许就不会在过问了。 但,上官轻舞可不行,杨凡很是固执的说道:“那不行,我得给你钱,你要不要钱的话,苏氏集团我也不要了!” “喂,你这个人好没意思,算了,你赢了,我买苏氏集团花了三百亿,你看着给吧,另外账号你应该有我的吧,毕竟你给我转过帐!” 杨凡想了想,这妞说的对,自己确实给她转过帐。 便道了句:“行,我知道了。” 说着,杨凡给财神爷发了一个短信,让他给上官轻舞的账号转四百亿。 财神爷表示收到。 杨凡让机长开始起飞。 俩个小时之后,抵达了金陵,接机的竟然是上官云翔。 “你好!”上官云翔不苟言笑的说道。 “你好!”杨凡回应道。 “去酒店,话是去轻舞别墅?”上官云翔问道。 杨凡看了上官轻舞一眼,这妞说道:“当然是去我的别墅,那地方不比酒店好吗?” “行,出发!” 一行四辆车奔行在去上官轻舞别墅的路上。 杨凡跟上官轻舞并没有同上官云翔坐一辆车。 这妞小声说道:“待会儿回去之后,你要小心一些,我哥似乎知道了一些你的秘密!” “什么秘密?” “你还记得你之前开车去送叶雪禅跟鸢鸢的事情吗?” “怎么了?” “那辆车虽然是我的,但是我的人却从车里边搜出了一些窃听器,我怀疑是他让人安装的,昨天晚上他跟我联络的时候隐晦的说了一些事情,是关于你的,你现在仔细的想一想,你在车内说过什么秘密没有?” 杨凡的记忆力不错。 他迅速的想起了自己曾在车内跟白狼说过沈家财富的事情。 这一想杨凡顿时也有些懵了。 他倒是不是害怕别人知道什么,让杨凡懵圈的是,这兄妹俩人可着实让人无语了。 关系处到这个份上,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怎么了?”上官轻舞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对你们兄妹二人有些无语。” “我自己也挺无语的,他其实早就知道我的野心了,也跟我谈过几次,希望我可以全力附着他,而且, 他也说过,可以给我除了掌舵人之外的全部荣耀,可我不稀罕,我现在手中掌控着上官家族最大的公司,也就是说,上官家族的经济命脉是捏在我手中的,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是这么有野心的,只是后来,尤其是这个公司越来越大,我的权利也随之越来越大之后,我逐渐开始喜欢上了这种站在巅峰的感觉,你能够明白吧,我想你一定可以明白!” “嗯,我明白。” “唉,可惜的是,我跟我哥始终不能统一意见,其实我有的时候真挺郁闷的,为什么我偏偏是个女儿身呢,我要也是个男的的话,兴许还可以跟我哥一争长短,可现在不行,所以我只能用一些手段。” “嗯,我支持你。” “我会加油的,幸好我早点跟你合作了,你若是真的跟我哥站在一起的话,那我铁定得崩溃!” “谁说我跟你哥就不能合作呢?这不就是来谈合作的吗?”杨凡反问道。 上官轻舞瞬间面色难过,脸色异常消沉。 杨凡见状,又笑了笑说道:“不过,很多事情还没有到了最后,也说不定,所以得看你的诚意了。” 上官轻舞笑道:“那我肯定是最有诚意的那一个!” “没准你哥比你更加有诚意。” “谁知道呢。”上官轻舞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没有回应。 跟这妞相处的久了,也慢慢的开始了解她的个性,说起来,她似乎也没有之前那般的让人厌烦。 不过,也不知道是杨凡的错觉,还是彼此间的关系真的有所改善。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的时候特别的复杂,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难题,可有的时候却又异常的简单,简单的又好像是呼吸。 奔行了约莫一个半小时之后,上官轻舞的别墅总算是到了。 下了车之后,一行三人便迅速的进了别墅。 回来的时候,上官轻舞已经让佣人将茶泡好了。 所以等到三个人进了别墅之后,便开始品尝着价格不菲的大红袍。 只是等到杨凡刚刚将茶杯端起来正要喝的时候,杨凡突然喝道:“稍等!” 上官轻舞跟上官云翔俱都一怔,上官轻舞问道:“怎么了?” “似乎有毒!”杨凡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都没有喝。” “嗅觉,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不凡的医术!” 上官轻舞以为杨凡是在开玩笑,便说道:“杨凡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杨凡道了句:“我没有开玩笑,你要不信的话,可以找人来试一试!” “试就试。” 说着,上官轻舞起身上了楼。 没一会儿的功夫这妞便下来了,等到在下来的时候,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银针。 这妞将针插入了茶水中。 让上官轻舞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却是见那银针的底部变得无比漆黑,这显然是有毒。 上官轻舞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她并非是看到这银针上的毒而害怕,而是竟然有人给自己下毒,而且,若是刚才没有杨凡的提醒,他们全部都喝进去的话,想想那个后果,上官轻舞就觉得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杨凡,这毒怕是你下的吧!”就在这个时候,那上官云翔不咸不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