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凶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凶残

第1890章 杨凡听了这话,一声冷笑,说道:“嗯,是我下的!” 这明显是反话。 上官云翔听的出来,上官轻舞也听的出来。 杨凡说道:“真是够愚蠢的,跟你这样的人合作,我实在是觉得糟心!” “开个玩笑。”上官云翔淡淡的说道。 杨凡说道:“这个玩笑可一点儿也不好看!” “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说点有意思的吧,你是不是已经拿到了掌管沈家弑神堂的印信了?” 看样子,这家伙却听到了自己跟白狼说的话了。 “不错,是的!” “我一直以为印信在杨麒麟的手中!” “被我拿走了,这本就是沈小离给我的!” “这我相信,所以,接下来我要说的合作,其实是跟这个印信有关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 “你觉得呢?”杨凡冷眼看着上官云翔说道。 上官云翔难得一笑,说道:“不错,你确实猜到了,看样子沈小离已经跟你说了。” “自然说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与你无关!” 上官云翔说道:“确实与我无关,但杨凡,你若是让我也产与此事的话,那我可以抛开成见,与你合作,帮你对付杨麒麟!” 杨凡有些意外。 按照沈小离说的,那不过是沈家的藏宝库,所藏匿的也不过是一些金银财宝罢了,上官家族可比这有钱多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他要放弃跟杨麒麟的合作,从而帮自己? 难道说,这宝库中藏匿的并不只有金银财宝,还有其他更加值钱的东西? 杨凡开始怀疑上官云翔的动机。 “你似乎也不缺钱吧!”杨凡说道。 “缺啊,我们上官家族的钱都在我妹妹的手中掌管着你说我缺吗?” “别跟我撒谎,因为,这样会让我更加的厌恶你!” “好,那就不说谎,说点正经点,你愿不愿意让我产与这事儿?” “不愿意!”杨凡直截了当的说道。 就说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提出合作呢,原来是他知道了一些事情。 杨凡虽然很希望跟他合作,毕竟他的实力不俗,可为了合作而放弃自己的核心利益,那显然不可能。 “没的商量?” “没的商量!” “那好,就这么着吧,反正这事儿我也知道了,我会让人一直盯着你的人,尤其是白狼,我相信你会露出破绽的,到时候,可别怪我硬抢!” “有本事就去抢,我不拦你!”杨凡说道。 “告辞!”上官云翔脸色难看,语气生硬的说道。 “不送!” 上官云翔一声冷哼,扭头走人。 上官轻舞也没有送。 等到上官云翔消失不见之后,上官轻舞说道:“三个问题,第一,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茶中有毒的,第二,你们到底是在说什么事情,第三,你能否真的不打算跟我哥合作?” “茶中有毒我解释过了,你现在想知道的不是茶中有毒,而是怀疑是我下的毒吧。”杨凡冷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没有怀疑你!” “上官轻舞你这么点心思瞒得过我?” “你大爷的,我真没怀疑你,我知道你的手段,你要真想下毒的话,又怎么会告诉我们茶中有毒呢?我之所以想知道这些是因为这事儿发生在我家,对方显然是想一锅端,那我就不得不查一下这事儿是谁做的了,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胆大妄为,在我的地盘搞事情!” “那你得调查一下是给泡的茶!” “对啊。” 说着,上官轻舞迅速的召唤她的管家。 上官轻舞的别墅内确实有管家,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妪,杨凡见过一面,不过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天嫂,这茶是谁泡的?”上官轻舞问道。 她的声音并不大,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回小姐的话,是我!”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茶水中怎么有毒?” “有毒?不可能。” “不信?来,你尝一尝!” 说着,上官轻舞将原封不动的茶杯递给了那管家。 那管家丝毫不犹豫,直接将杯中的茶水喝了下去。 等到上官轻舞阻止她的时候已经迟了。 没一会儿,那管家便突然倒在了地上,她的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眼睛跟耳朵慢慢的渗出了血来。 上官轻舞惊呆了。 她迅速喝道:“杨凡,救人啊!” 杨凡没有犹豫,迅速的捏住了这管家的手腕,二话不说,先度了一丝的气息进去。 这是保命的。 但,让杨凡失望的是,竟然不管用。 十秒钟不到的时间,那管家便不动弹了。 杨凡检查一下,才发现,她的心碎成了渣。 这怎么救,就算是神仙来了也难起死回生。 “杨凡,你怎么不救她?你为什么不救她?”上官轻舞近乎咆哮着质问道。 杨凡淡淡的说道:“救不了!” “你不是说你的医术不凡吗?她只是中了毒,你怎么就救不了呢?” “你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吗?你知道这种毒的毒性有多烈吗?我告诉你,从她喝了茶到倒地不过十多秒的时间,然后等到我出手救她到她死亡,又不过十秒钟的时间,你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二十秒就能把一个修为不俗之人弄死的毒,而且,更让我震惊的是,最关键的心脏竟然碎成渣了,我从未见过一种毒如此的霸道凶猛。” 是的,杨凡没见过。 就算是沈家是制毒世家,可是却也没有这么猛烈的毒药。 这到底是什么人制造出来的,为什么要给杨凡等人下毒。 这下毒之人到底是想毒死杨凡,还是上官轻舞,还是上官云翔,亦或者是他们三个人。 还有,这下毒之人是外人,还是说她就是上官轻舞别墅内的工作人员。 等等,无数的疑问扑面而来。 杨凡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医术相当不凡,可是在面对这种毒药的时候,竟然素手无策。 这说明,这种毒的毒性是远超自己医术的。 杨凡感觉到了恐惧,他恐惧的是,若是对方用这种毒来对待自己身边的人,那自己该怎么办? 一瞬间,杨凡觉得头疼,从未有过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