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嫌疑最大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嫌疑最大

杨凡有些烦躁。 没由来的烦躁。 他想到了今天上午自己回酒店的时候,那个陌生人曾经打电话说过的话。 当时还觉得对方就算是出招,也不会如此之快。 可不曾想,他的速度要远比自己想的更加的快。 这是杨凡没有想到的,也是没有预料到的。 此事的他麻木的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世界,一言不发。 看的出来,杨凡的心情糟糕到了极限。 苏白墨进了病房的那一瞬间,便瘫坐在了地上。 萧媚也捂住了嘴巴。 随后便听的苏白墨爆发出了悲痛至极的哭声。 萧媚也哭了。 杨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整件事情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人毕竟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死的,自己也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这是让杨凡头疼的原因之一。 其实真正让他头疼的并非是害怕,而是苏白墨。 苏世雄死的时候,只有自己在场,纵然苏世雄不是自己杀的,但谁能保证苏白墨不会这么想。 说到底,杨凡真正担心的还是苏白墨。 担心这妞会误会自己,从而跟自己疏远,甚至是彻底的断了联系。 杨凡可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杨凡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还能做什么。 白狼赶来的速度奇快无比。 杨凡在给苏白墨打了电话之后,便也给他打了电话。 当白狼进来看到了痛哭的苏白墨跟萧媚的时候,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默默的走到了杨凡的跟前低声说道:“老大,我没用!” 杨凡回过神,说道:“与你无关,叫你来是想让你处理一下苏世雄的后事!” 白狼重重点头。 苏白墨哭的死去活来,哪怕躺在病床的男人最近三番如此的伤害她,可他毕竟是她的父亲。 这种关系不会改变。 杨凡安慰了她好几次,可苏白墨充耳不闻,也没有理会杨凡。 想必她一定是伤心至极。 杨凡便不在说话。 他的心里边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杨凡觉得自己必须得好好的规划一下了。 因为,面临的敌人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强大,若是在这么走下去的话,恐怕自己是那天死的都不知道。 这可不是杨凡想看到的。 兴许是过分的伤心,在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之后,苏白墨晕了过去。 杨凡第一时间救醒了她。 缩在杨凡怀中的苏白墨祈求着说道:“杨凡,能不能救救我父亲,只要你能救得了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苏白墨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她的声音显得很是无力。 杨凡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断的将自己体内的气息源源不断的输入了苏白墨的体内。 杨凡沉默了。 沉默是因为杨凡实在是救不了苏世雄。 他已经死了。 自己的医术虽然了得,可也不是神仙。 苏白墨知道杨凡为什么沉默。 她也知道其实杨凡已经尽力了,若是可以的话,杨凡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苏白墨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墨墨,我知道你很难受,我也很难受,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要保重身体!”杨凡安慰道。 只是这样的话,显得是那般的苍白无力。 杨凡本就不是什么能言善辩之人。 在加上这个时候,杨凡清楚的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无济于事,苏白墨的心情肯定不会因为自己的安慰而变得好一些。 白狼帮着医生将苏世雄的尸体抬到了车上。 苏白墨突然就扑了过去。 她死死的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狼看了看杨凡。 杨凡上前抱住了苏白墨。 他紧紧的抱着苏白墨说道:“墨墨,你别这样,我想,你父亲也不希望看到你么难过。” 说着,杨凡让白狼等人迅速走人。 苏白墨没有在阻拦。 她无力的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痛的气息。 杨凡知道在待下去也不是个什么事儿,便不由分说的将苏白墨抱了起来,然后朝着楼下走去。 萧媚跟了上来。 上了车之后,杨凡亲自驾车,迅速的载着俩人朝着苏家奔去。 回去的路上苏白墨的电话响起。 电话是她母亲打来的。 苏白墨因为过分的悲痛已经没有接电话的力量,所以电话是杨凡接的。 “墨墨,你在哪儿?你父亲呢?”电话那头传来了苏母的询问的声音。 “伯母,是我,叔叔走了!”杨凡沉声说道。 电话那头瞬间没了声音。 没过一会儿,杨凡便听到了痛哭的声音。 起初很小,随后便是很大。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杨凡也没有返回去,而是将电话给白狼打了电话。 简单的交代了一番之后,挂了电话。 回到了苏家的别墅之后,苏白墨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杨凡答应了她。 她现在确实需要静一静。 这妞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了杨凡跟萧媚。 “杨凡,你说,到底是什么人对苏先生下的狠手?”萧媚问道。 这妞也很悲伤。 眼眶也是红红的,而且,眼睛也有些肿了。 杨凡听了她的话,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已经让杨麒麟去查了!” “杨麒麟?你怎么会给你查这些!”萧媚吃惊问道。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永久的敌人啊,为了利益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可我以为这件事情就是他做的。”萧媚说道。 “你怎么知道?”杨凡反问道。 “昨天晚上苏先生遇刺之前,杨麒麟去过别墅一趟。” “做什么?”杨凡迅速问道。 “说是跟墨墨谈合作,但,被墨墨拒绝了,后来,杨麒麟说别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后悔,说完就走了,当时我跟墨墨还觉得太是在扯淡,却没想到他竟然动真格的了!” 说着,萧媚看着杨凡。 杨凡沉默了。 难道这件事情真的是杨麒麟做的? “当然,也不一定真的就是他做的,只是他的嫌疑最大!” “嗯,他的嫌疑确实不小,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萧媚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