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要小心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要小心

短信是陌生号码发来的,但杨凡基本知道是谁。 其实想想也不难发现,在偌大的上官家族,跟杨凡真正关系好的也就那么一个了。 所以,杨凡断定短信是上官樱舞发来的。 从她短信的内容上断定,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杨凡显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倒不是因为杨凡答应要帮上官轻舞给他的爷爷解毒,而是因为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怎么,有事儿?”上官轻舞好奇问道。 杨凡说道:“没什么,垃圾短信!” 上官轻舞不在说话。 她的步伐很快。 杨凡的速度也不慢。 很快,俩人便来到了这监狱的入口处。 可真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啊。 不大的出入口竟然站了二三十号人。 就说怎么没有见到人,原来都聚集在这儿了。 见着了上官轻舞的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这妞的名字,很多人便迅速的回头。 “小舞,你可要小心啊!”有人叮嘱道。 “对,要小心了。”有人附和道。 “有什么事情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对对对,一定要通知我们!” 不断的有人在说着劝慰的话,上官轻舞面色沉重的点头。 不过,看的出来,这妞的人缘还算不错。 没有墙倒众人推。 上官轻舞不断点头,说着感激之类的话。 很快,便带着杨凡进了底下监狱。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杨凡在进入了第一层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苏白墨。 这妞肯定不知道自己来了上官家族,而且,若是自己坚持留下来的话,恐怕明天一早根本就赶不回去,苏白墨到时候要是看不到自己的话,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杨凡可不想让这妞失望。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就由不得杨凡了。 不过,他打定主意,一旦有机会离开的话,那就在第一时间闪人。 其他的事情留给上官轻舞处理就行了。 一路上所有的狱门全部都打了开,所以,一路畅行无阻,看样子,对方早就在等着上官轻舞的大驾了。 第九层很快就到了。 这是一个大的出奇的监狱,而且,也不压抑。 里边站满了人,但,个个静若寒蝉。 杨凡看到了上官云翔,看到了上官樱舞,看到了被自己下毒的那两个老头,以及一些不认识的人。 在这么多人当中,杨凡的目光却被坐在中间的那个五六十岁的男子吸引住了。 该怎么形容他呢? 长的不魁梧,相貌也很平平,可他的身上就是有一股很奇特的气质,让人第一眼就能够注意到他。 就在杨凡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杨凡。 而且,目光中有股很是诡异的色彩。 好像是阴谋得逞的意味。 但杨凡没有理会。 想必这就是上官轻舞的父亲----上官格。 上官樱舞的目光也在杨凡的身上。 这妞的目光中充满了责备的味道。 很显然,短信就是她发出去的,她是在责备杨凡为什么不走。 杨凡给了她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没有说一句话。 “小舞,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可知道我已经等了你好久了!”上官格说道。 上官轻舞一声冷哼说道:“等我做什么?” 上官格笑了笑说道:“等你开幕啊,这场大戏,要是没有了你那多无趣。” “上官格,你到底想干什么?” “很简单啊,拿出属于我的东西,你哥哥已经同意了,我现在就想问问你的意思!”上官格依然笑着说道。 很显然,他这话的意思不是真的在询问上官轻舞是否同意将上官家族的掌舵权交给他,而是在跟上官轻舞要什么东西。 “我无所谓,反正,谁做这个掌舵人我都没意见!”上官轻舞风轻云淡的说道。 这妞倒是很痛快。 上官格却笑了笑说道:“掌舵人这个轮不到问你的意见,因为你根本就没什么权利,我想要的是什么,你心里边清楚的很,当日我把上官家族的经济命脉交给你,可不是让你背叛我的!”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上官格的眼神中已经有了杀气。 很显然,他想要的是钱。 “真是天大的笑话,当日这一切是我妈妈交给我的,而你,只是一个为了小三抛妻弃子的人渣!”上官轻舞怒吼道。 众人听罢没什么反应。 看样子这在上官家族也不是什么秘密。 上官格似乎并不在意,他冷笑着说道:“真是一副伶牙俐嘴,跟你妈妈一模一样,可惜,你妈妈再也看不到这一切了!” 杨凡一惊。 看样子,上官轻舞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所以,你被关在这个地方真是活该,我爷爷也活该!” “嗯,他是挺活该的,没能弄死我,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情了,不然的话,也就没有今日的这一堆烂事了!” 说着,上官格竟然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杨凡可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人渣了。 这些年杨凡走南闯北的也确实见识过不少人渣,但,像上官格这样的畜生还真是少见。 难怪上官轻舞这么恨他。 “杨凡是吧!”上官格突然冲着杨凡说道。 杨凡点头。 上官格笑眯眯的说道:“果然是少年英雄,一表人才,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把我的两个女儿都迷的如此厉害了,只是,说句大实话,你就不应该来的!” 杨凡说道:“我也觉得,那我现在就走吧!” 说着,杨凡便要走人。 这话一出,那上官格顿时大笑了起来。 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得。 “来都来了,不一起演一下这部戏就走的话,岂不是太无礼了?你弄死那么多我们上官家族的死士,这个帐今日也一并算一算吧!” 杨凡笑着点头说道:“好啊!” “不过,不急,我先跟我的亲生女儿算一算这笔账,待会儿在跟你算!” 说着,上官格冲着上官轻舞说道:“小舞,父亲我知道你是一个孝女,这样吧,把上官家族的掌控权交出来,我把老东西还给你,如何?” “做梦!”上官轻舞冷冷的说道。 她虽然孝顺,可也没有到了愿意为自己的爷爷付出一切的地步。 “那就别怪我出手了。” 说着,上官格突然开始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