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好奇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好奇

中午的饭菜异常丰盛。 当然,杨凡并不是特别的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喝酒。 陪萧老爷子喝酒。 老爷子喝的很是开心。 杨凡自然也很是开心。 吃罢了饭之后,陪着老爷子又聊了几句,彼此便起身告辞。 萧锋本想还跟杨凡在闲聊几句,可惜,接到了他父亲的电话,说是家中有事儿,便匆匆忙忙的与杨凡作别。 杨凡上了车,正要驾车去唐雨诗那边看看。 但,杨麒麟在这个时候却上了杨凡的车。 “怎么,吃饭的时候还没聊够?”杨凡问道。 “很显然,吃饭的时候说的都是客套话,我现在想跟你说点真话。” “我可没什么心思听!” “杨凡,你真挺狂妄的。”杨麒麟面色阴沉的说道。 杨凡笑了。 因为这话对于杨凡来说就是一个笑话。 而且,还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就不怕自己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杨麒麟,别跟我扯这些没什么卵用的,我十一岁开始杀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儿吃辣条,现在跟我说我挺狂的?你不觉得这话其实很搞笑吗?没错,我是挺狂的,看不惯我弄死我啊!”杨凡说道。 你不是说我狂吗?那我就给你狂一个。 杨麒麟语塞了。 他当然恨不得弄死杨凡。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然的话,早就有人接二连三的找杨凡的麻烦了。 要知道,杨麒麟请来的那十个高手虽然被杨凡拿下了两个,可还有八个呢。 “我最后问你一句,合作不合作?” “不是杨麒麟,我就纳闷了,不过是点钱,你又不缺那点钱,你至于这么隔三差五的恶心人?” 杨麒麟冷眼看着杨凡,心中不禁暗道了句:“真是个蠢货,你以为沈家的藏宝窟内只有钱?” 可惜的是,这样的话,杨麒麟永远都不会跟杨凡说的。 “我是不缺钱,但我想亲眼看看沈家到底积攒了多少的财富,要不这样,沈家的藏宝库内的宝藏值多少钱,我翻倍给你补偿一下,如何?但,前提是你得把藏宝地的地址告诉我!” 话已经说的很是明显了。 杨凡若是察觉不到杨麒麟这话中的猫腻的话,那杨凡就不知道已经死过多少次了。 事实上,一开始杨麒麟提出要跟杨凡合作的时候,杨凡就绝对不对劲。 以杨麒麟的身份背景,他显然不缺钱。 既然不是为了钱的话,那是为了什么? 杨凡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在图谋什么,但杨凡知道,这杨麒麟肯定是有所图谋。 这也是杨凡这么久了都没有跟他彻底翻脸的原因之一,说白了,杨凡想从杨麒麟的口中套出沈家藏宝库内到底有什么稀世珍宝值得杨麒麟如此的疯狂。 但,这话不能明说,不然的话,就会引起杨麒麟的警觉,那样的话,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当然,杨凡也可以直接去打开宝库,可代价太大了,且不说杨麒麟到时候会出手,恐怕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敌人也会出手。 “杨麒麟,你就这么想得到沈家的藏宝窟?” “是!” “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好奇!” 杨凡笑了笑,说道:“怎么,你觉得我是白痴?还是三岁的小孩子。” 杨麒麟的脑袋迅速的运转。 他在寻找一个最为合适的借口。 因为,从杨凡的言语中可以听的出来,他似乎有些被自己刚才开出的条件打动了。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是因为沈家的藏宝窟内有一件堪称是国之重器一般的东西,我想得到它,然后送给我爷爷,我爷爷马上就要过八十大寿了,我想在他大寿的那天好好的露露脸!” 杨麒麟说的很是真诚。 真诚的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多么孝顺的孩子。 可杨凡却越发觉得他扯淡了。 杨凡可以不计较杨麒麟是怎么知道沈家的藏宝窟内有什么东西,但杨麒麟所谓的想在他爷爷八十大寿时候露露脸这话简直是胡扯,据杨凡所知,杨家上上下下对杨麒麟可是满意的很。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何来的露脸一说? 再说了,以杨麒麟现在的身份背景以及手段,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想得而得不到的? “这个理由太勉强了,杨麒麟,你我也无需浪费时间了,你要真想跟我合作的话,就把你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这样的话,我们还有机会合作,不然的话,一切都是扯淡!” 说着,杨凡发动了车子。 他已经下了逐客令。 就算是杨麒麟不走,杨凡也会开车,然后直接去唐雨诗的家。 不过好在杨麒麟听懂了杨凡的话。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不信,我也没办法,另外,最多年后,若是我们依然无法达成合作的话,那么我的人就要开始清剿行动了,到时候不仅你得死,就连你的那些弟兄也得死!” 说着,杨麒麟打开车门下了车。 杨凡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车子绝尘而去。 萧锋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杨凡已经快要到唐家了。 见是萧锋的电话,杨凡接了起来。 “兄弟,在哪儿?” “怎么,你家里边的事情忙完了?” 萧锋那叫一个郁闷的说道:“靠,别提了,你知道我爸叫我回去干什么?” “不知道!” “相亲,我简直要崩溃了,不行,我要喝酒,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晚上吧,现在有点事儿!” “别介啊,我一秒钟都等不了了。” “那你找个地方,回头告诉我地址!” 萧锋想了想说道:“成。” 杨凡应了一声就要挂电话。 那萧锋突然说道:“哦,对了,我爷爷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说是要注意杨麒麟,他似乎正在酝酿一个针对你的阴谋。” “这话怎么说?” “你知道他今天去找我爷爷干什么?名义上是去看我爷爷的,但实际上却是去试探他,试探他跟你的关系,以及开出了几个条件,让我爷爷放弃你。” 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听了萧锋的话,杨凡笑了笑说道:“明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要做点什么了,他恶心我,那我也不能让他痛痛快快的过这个年!” 萧锋咧嘴笑道:“兄弟,我就喜欢你这股阴损的劲儿,我可是等着看好戏了!” “你想多了,这一次,恐怕你也不能袖手旁观了!”杨凡正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