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威胁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威胁我

杨凡是带着一些郁闷的情绪离开方建红的公司的。 但,当他出了公司接到了上官轻舞的电话之后,这种郁闷便一扫而光。 因为,在电话中,上官轻舞告诉杨凡,杨麒麟中午约她吃饭,说是有什么事情要商议。 于是乎,杨凡开始期待着她们的会面之后的结果。 本想去机场接叶雪禅跟她父亲,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叶雪禅打来的电话,说是她临时有事儿,得晚上才能抵达京城。 在电话中叶雪禅对杨凡说了好一番道歉的话,杨凡告诉这妞都是自己人,不说这些,反而安慰了叶雪禅一番。 挂了电话之后,杨凡给唐雨诗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午饭取消,晚上一起吃饭。 唐雨诗应许了下来。 中午的饭杨凡简单的对付了一下,吃罢了饭之后,杨凡给萧媚打了一个电话。 在电话中得知苏白墨还在沉睡。 杨凡知道这妞至少得睡到下午才会醒来。 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临挂电话的时候,又叮嘱了萧媚好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下午三点半杨凡才接到了上官轻舞的电话。 “可算是吃完这顿饭了。”上官轻舞一副累坏了的样子说道。 “谈的如何?” “还是老样子,他还是想劝我跟他合作,而且,给我开出了一堆优渥的条件来,但我拒绝了。”上官轻舞一副傲娇的样子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我知道了,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了。” “那我挂了!” “喂,你这个人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吧,一旦利用完我就一脚把人家给踢开了,点醒的忘恩负义!” 杨凡被这话逗笑了,笑了笑说道:“那你想怎么着?” “你好歹不得过来陪陪我?让我缓和一下郁闷的心情!” “你郁闷个啥?” “你说我郁闷个啥,我放弃了杨麒麟那么大的一棵树,选择了你这么小的一棵树,搞不好我就要失去一切了,你说我郁闷啥!” “我可没让你站队!” “好好好,是我自作多情,行了吧,我就问你一句话,上官家族已经派出死士来对付我了,你管不管?” “当真?”杨凡询问道。 这可不是闹事儿玩儿的。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觉得我还有心思跟你开这样的玩笑?” 见杨凡的语气总算是有些在乎自己了,上官轻舞心里边的郁闷之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人保护你的!” “别逗,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你的人实力如何我也是知道的。” “那你想怎么着?” “我要你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我!” 很显然,对于杨凡来说,这是一个无礼的要求。 但他并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问道:“你确定要贴身吗?” “废话,当然贴身!”上官轻舞想也没想便说道。 只是说完了这话之后,她猛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话似乎太暧昧了吧! 于是乎,上官轻舞赶紧慌乱的说道:“混蛋,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让你贴身呢?” “好的,我会保护你的,但不是贴身。” 说着,杨凡便要挂了电话。 上官轻舞有点崩溃了。 “杨凡,你真是太无耻了,我不管,我要出点什么意外的话,我的人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你报仇的!” “威胁我啊?那你的算盘真打错了,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被威胁了,所以啊,说话的时候,想清楚了在说!” 上官轻舞气的眼泪都要留下来了。 “杨凡,你为什么对每一个女孩子都那么的温柔,唯独对我却是如此的蛮横?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官轻舞不服气的问道。 “这个问题问的好,因为其他的女孩子不会跟我耍心眼啊,唯独你,对我不真诚。” “我哪里对你不真诚了!”上官轻舞反驳道。 “你对我到底是不是真诚的,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们是联盟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利益共同体,至于其他的,就无需扯上关系了。” 这是杨凡的底线。 而且,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 上官轻舞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杨凡,你知道吗?一方面我讨厌你的坦诚,但,另一方面我却又欣赏你的坦诚,至少你没有欺骗我什么,好吧,有你这话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放心,我会继续努力的,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你跟我的关系不在只是简单的利益共同体,我们还有了其他的关系,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说着,上官轻舞便挂了电话。 杨凡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将电话给财神爷打了过去。 很快,财神爷接了起来。 “给我安排一个吃饭的地方,要私密性坦白好,我晚上用!” “巧了,我最近打造了一个私人会所,刚刚营业,老大,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给你安排在那儿去?” “在什么地方。” “二环边上,交通很是便捷!” “行,地址发给我吧!” 财神爷应了一声,杨凡叮嘱了几句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没过一会儿,杨凡便收到了财神爷发来的地址。 杨凡驾车直奔唐家。 唐雨诗今天的情绪已经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了。 那一场风波总算是过去了。 杨凡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 唐雨诗的父亲对于晚上的见面显得很是激动。 一个劲儿的在走来走去。 杨凡笑道:“叔,你还好吧!” 唐雨诗的父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有点激动,控制不住自己的那种激动,我跟少主分别已经快有五十年了,上次分开的时候,我才不过7岁,少主打我一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那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儿了,所以我有些激动!” “可以理解,不过,我相信很多东西都没有变!” “嗯,我也相信很多东西都没有变!”唐父坚定的说道。 闲扯了一番之后,下午五点四十分,杨凡接到了叶雪禅的电话,在电话中叶雪禅告诉杨凡,他们到了。 杨凡将会所的地址给了叶雪禅之后,便载着唐家三口,朝着会所奔去。 这一场阔别了五十年的见面总算是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