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另外一个本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另外一个本事

毒。 这当然就是杨凡的另外一个本事了。 上官云翔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脸色大变。 杨凡见状,冷笑着说道:“看样子你是知道的,也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省的我在废话了,现在,给你一个滚蛋的机会,不然的话,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话极其的不给面子。 可上官云翔却只能认命。 他只能愤怒的起身,然后愤怒的离去。 杨凡也懒得去送他。 等到上官云翔走了之后,上官樱舞竟然瘫坐了沙发上。 杨凡迅速的奔到了这妞的跟前问道:“小樱,你没事儿吧!” 上官樱舞当然有事儿。 这妞的面色发白,冷汗淋漓。 这妞强行摇头说道:“没事儿,就是觉得有些软!” 很显然,这是受到惊吓的缘故。 杨凡握住了这妞的手,无比坚定的说道:“没事儿,别担心,不管出什么事儿我都会站在你身边的,不仅如此,我还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而且你放心,我相信有了今日的这一场会面,那上官云翔往后也不敢来造次了!” 上官樱舞叹了口气说道:“杨凡,你说他们怎么就是不肯放过我跟我妈妈!” 杨凡说道:“事情恐怕要远比你我想的复杂!” “你的意思是,那上官云翔根本就不是来逼我嫁给那个纨绔子弟的?” “我感觉不是,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上官樱舞点头。 杨凡问道:“我问你,那个纨绔子弟的家世背景可比的过上官家族?” “差着十万八千里!”上官樱舞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就对了,如果只是一个稍微有点背景的人家的话,上官家族肯定不会放在眼中,上官云翔更加的不可能大老远的来逼着你嫁给他了,没道理,既然不是想逼着你嫁给他的话,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是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 上官樱舞一惊。 杨凡笑道:“别担心,我只是猜测。” “因为你什么?” “没什么,他还是想对付我罢了!”杨凡笑道。 很显然,杨凡没有说真话。 杨凡猜测上官云翔来闹事儿的真正原因恐怕还是为了杨麒麟,说的更直白一些,那就是为了沈家的宝藏。 只可惜,计划被杨凡打乱了。 有的时候,不得不佩服杨凡的智商。 不错,这才是上官云翔来捣乱的真正目的。 他就是来想用逼婚这招拿住上官樱舞,然后趁着要挟杨凡跟杨麒麟合作。 可惜的是,他没拿住杨凡,却被杨凡反将一军。 这样的结果,让上官云翔着实愤怒。 刚出了上官樱舞的别墅,回到了车上之后,上官云翔愤怒的一拳砸在了一旁的座椅上,他的脑袋运转的飞快,极力的盘算着该怎么逼杨凡就范。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 电话是杨麒麟打来的。 上官云翔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接这个电话了。 因为,来之前,他可是拍着胸脯说一定可以搞定的。 结果呢? 电话一直在响。 上官云翔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接起了电话。 “麒麟,事情还没搞定,别急,在给我点时间!”上官云翔很是愧疚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杨麒麟爽朗一笑,说道:“翔子,你这话说的太见外了吧,当时咱俩的话就是个玩笑话,你却当真了,好了,不说这事儿了,我给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想邀请你中午来我们家吃饭,这也是家父的意思!” 杨麒麟越是没有责备,上官云翔却越是觉得愧疚的很。 在答应了杨麒麟的请求之后,上官云翔发誓要把杨凡搞定。 发动车子离去的时候,上官云翔怒视了一眼别墅,心里边冷冷的暗道了句:“等着!” 杨凡中午就在上官樱舞家吃的饭。 席间,上官樱舞询问杨凡过年打算怎么过。 毕竟明年就是大年三十了。 杨凡没还没想好。 他当然想跟苏白墨一起过。 可惜现在俩人的关系搞的很是僵硬,怕是不能在一起过这个年了。 去跟别人过,这是杨凡初步的决定,只是跟谁过,杨凡还没想好。 所以,面对上官樱舞的这个问题,杨凡一时间沉默了。 “怎么,你不跟苏白墨一起过年吗?”上官樱舞好奇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准,现在的情况是我要照顾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到现在了,还没拿定主意跟谁一起过年呢!”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跟苏白墨吵架了呢。” 杨凡笑了笑没有言语。 吃罢了饭之后,上官樱舞去洗碗,杨凡陪着她母亲闲聊了起来。 正说着,杨凡接到了萧媚的电话。 “杨凡,你在哪儿?”萧媚问道。 杨凡还以为是苏白墨又怎么了,便赶紧问道:“是不是墨墨出事儿了?” 萧媚笑了笑说道:“没有,你别那么紧张嘛,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问问你明天在哪儿过年。” 听了这话,杨凡这才松了口气。 他笑了笑说道:“还不知道呢,你们呢?” “我们下午的航班!”萧媚犹豫了一下说道。 杨凡的心中咯噔了一下,问道:“去哪儿?” “去米国,陪墨墨的母亲,老太太的情绪不大好,本来不打算去的,结果,墨墨临时做出了这个决定,而且,你也知道宝宝也在那边!” 杨凡沉默了。 因为,杨凡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你没事儿吧?”萧媚问道。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初五六吧,待不了几天。” “好,我知道了,墨墨现在怎么样?” “情绪还算稳定,已经逐渐接受了父亲不在的事实,可还是得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治愈自己内心的伤痛吧,杨凡,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以你的手段,弄一张机票不成问题吧,我知道你跟墨墨的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我知道墨墨现在可能对你还是有一些误会,可杨凡,现在正是绝佳的修复彼此关系的时候啊,我觉得你们需要修复一下彼此的关系了,要是在这么下去的话,恐怕只会越来越陌生!” 这话不无道理。 只是,杨凡现在却不知道该从何修复。 杨凡再次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