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迎接挑战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迎接挑战

“怎么没有提额外的条件?”杨凡问道。 般若笑道:“既然是认错,那就得拿出认错的态度来,我若是提了条件,秦上善恐怕也会答应,只是这样一来的话,就显不出我的诚意了,你说呢?” 说这话的时候,般若笑的跟一只狐狸似得。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开心就好!!” 般若笑道:“我知道你让我提条件,也是为了安抚我受伤的小心灵,但是别担心,昨天晚上过后,我便又恢复了我最初的个性,那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一往无前的跟恶人作斗争的个性,所以,我会笑到最后的,我会让秦上善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此时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这妞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刘正阳很快便将早餐弄来了。 三个人坐在一起吃喝了起来。 “今天有什么打算?”刘正阳问道。 杨凡摇头。 他有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沉稳与顾忌,他很少会玩儿。 实在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 刘正阳看着般若。 般若笑道:“我随杨凡!” 刘正阳道了句:“今天过年,城里边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热闹,你们想去看一看吗?” “不想!”杨凡跟般若异口同声的说道。 刘正阳无语。 杨凡道了句:“我还是修炼吧,你们随意!” “修炼个毛线啊!”刘正阳鄙视道。 杨凡笑了笑,也不回话。 般若这时说道:“得,让他修炼吧,咱俩去逛街如何?” 刘正阳顿时有种幸福从天而降的惊喜。 他点头如捣蒜一般的说道:“好啊,好啊,咱俩去逛街!” 说着,用最快的速度吃罢了饭之后,便带着般若闪人了。 放佛迟走一步,般若就不会跟他出去了似得。 杨凡开始修炼。 可刚刚进入了状态之后,手机便响起。 电话是财神爷打来的。 毫无疑问,是在给杨凡拜年。 杨凡简单的询问了一番,才知道财神爷竟然出国了,老头去外面度假去了,杨凡叮嘱了几句,彼此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便挂了电话。 从这个电话开始,手机便再也听过。 一连接到了七八个电话,这些人放佛是商量好的似得。 等到杨凡最后接完了萧锋的电话之后,便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杨凡并非不渴望跟朋友们在一起把酒言欢,只是,他走的路注定是一条孤独的路,这条路上会有朋友的陪伴,只是却远不能像平常人那样。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杨凡想苏白墨。 他必须得让自己做点什么,才能暂时忘记对苏白墨的思念。 所以,他只能修炼。 只有这样,杨凡才会进入忘我的境界,才会停止对苏白墨的思念。 杨凡开始修炼。 没过一会儿,他便彻底的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等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身边只有般若一个。 这妞正托着下巴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什么时候回来的?”杨凡随口问道。 般若回过神,说道:“你修炼完了?” 杨凡点头。 “我回来很久了。” “怎么,逛街很无趣?” “有点。” “哦,那你还不如不出去呢。” “我后悔了,所以就很早回来了,你修炼的倒是停忘我的。” “修炼就是这样。” “你现在修为到什么境界了?” “我还真不知道,很久都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些了。” 般若叹了口气说说道:“你说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总有人比我们更厉害,我有点厌倦这种生活了,杨凡,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想做什么秦家的接班人,可我又想让我爹妈过的好一些,更好一些,让身边的人也过的好一些,所以我只能不断的强迫自己努力,在努力一些!” “其实谁不是被逼无奈呢?对了,出结果了没有?谁将取代你!”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让我的人开始打探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吧,不管谁取代我,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这点毫无疑问!”般若突然杀气腾腾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道了句:“你这妞其实很是矛盾,前一秒还在感叹命运对自己的磨练以及自己的身不由己,可这下一秒就原形毕露,甚至是杀气腾腾了,你说你这叫身不由己谁相信啊!” 般若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了,既然不难过了,那就打起精神来,好好的迎接接下来的挑战吧!” 般若点头。 刘正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刘家张灯结彩的一副喜气洋洋的节日气象。 吃罢了晚饭之后,本以为会有什么活动,可这刘正阳竟然要看春晚,杨凡跟般若俱都被惊着了。 杨凡陪着刘正阳看了一会儿,猛地想起自己的手机还在关机状态。 赶紧开了机。 刚开机便有短信提示音。 是未接电话的短信提示。 杨凡扫了一眼,电话竟然是萧媚打来的。 杨凡心中一暖,看了看拨打的时间,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了。 想必这妞跟苏白墨已经到了米国。 杨凡看了看笑的前俯后仰的刘正阳跟般若,起身出了房间,将电话给萧媚打了过去。 但,遗憾的萧媚没有接。 可能是没听到,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总之没有接。 杨凡有些失望。 不过,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师傅。 许久没有联系了,好不容易过年,杨凡便决定给师傅打个电话。 说起杨凡跟师傅的关系来,其实并不像传统的那种师傅跟徒弟的关系,俩人有点像朋友,就是那种虽然许久不联系,可是一想到对方都会觉得心里边很是温暖的朋友。 电话一直在响。 一直处于未接的状态。 响了好一会儿之后,对方没接电话。 杨凡无奈一笑,感慨了一番自己的运气之后,起身回了房间。 只是刚进了房间,杨凡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刚刚还热闹的气氛此刻竟然变得有些冷冰冰的味道。 刘正阳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耷拉着脑袋,般若脸色阴冷,杀气腾腾。 见此情形,杨凡的心中不禁暗道了句:“娘的,不会是刘正阳这牲口欺负般若了吧!” 念及如此,杨凡赶紧问道:“般若,出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