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意下如何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意下如何

“那么,现在秦掌门可以说说怎么个让我满意的法子了!”杨凡笑咪咪的说道。 秦上善说道:“交换。” “我不是很明白秦掌门的意思,不知道秦掌门想要跟我交换什么!” “般若的准接班人一职其实并非是我想要罢免的,而是有人在背后不断的给我施加压力,没办法,为了秦家的和谐,我只能被迫这么做!” “哦?是吗?那这个在背后给秦掌门你施加压力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我实在不方便说,但,肯定是有势力在我背后施压的,其实只从罢免了般若之后,我也很是后悔,可惜,事情已经到了今日的地步,纵然后悔也是无用!”秦上善很是后悔的说道。 听了这话杨凡心中不免暗道了句:“秦上善啊秦上善,你是真把我当傻子了啊!” 当然,这话杨凡自然不可能说出口。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理解,身居高位也确实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老弟,就冲你这话,我就想跟你干他三大碗的酒,还是你懂我啊,所有人都以为我是秦家的掌门,那秦家就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我确实有些权利,可我手中的权利也没有大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这话我信!”杨凡点头说道。 “感谢老弟你的信任。”秦上善很是感激的说道。 杨凡摆了摆手说道:“只是说了这么久,我还是不知道,所谓的交换到底是交换什么?” “老弟难道没有听出来吗?”秦上善吃惊的看着杨凡问道。 杨凡摇头。 秦上善点头说道:“许是我说的太过于隐晦了,那我就直说了!” “我洗耳恭听!” “你若是愿意让我跟你一起开发沈家的藏宝库的话,那我就让般若官复原职,而且,从今往后,就算是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撤去她的准接班人一职,这是其一,第二,沈家的藏宝库里边据说有无数的金银财宝,但我不稀罕,我只要一样东西,一样最不起眼的东西!” 杨凡听着秦上善信誓旦旦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觉得好笑的很。 只是,现在还不是笑的时候。 杨凡故作疑惑的问道:“不知道秦掌门想要的那个所谓的不起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戒指!”秦上善说道。 杨凡更加的狐疑了。 “戒指?什么样的戒指值得秦掌门如此的下血本?” “不瞒你说,这里边其实是有一个故事的,但恕我不能多说,因为这涉及到了我跟沈家的某个大小姐一段难以述说的往事,所以我想要那枚戒指,而且,我只想要那枚戒指,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秦上善沉声说道。 杨凡越发想笑。 这秦上善扯淡的本事可着实厉害。 不过,转念间,杨凡突然想起了杨麒麟曾经想要跟自己合作的时候说过的一番话。 年前的时候,杨麒麟找过杨凡一次,提出了想要合作的念头,条件也是沈家藏宝库中的某个东西,据杨麒麟描述,那是一件国之重器。 而现在秦上善却想要一枚戒指。 难道,杨麒麟描述的那个所谓的国之重器也是这枚戒指吗? 杨凡又想起了惊天阙。 他的脑袋中突然轰的一声巨响。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冒了出来。 “难道,所谓的惊天阙就是一枚戒指?” 这个念头顿时让杨凡一身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因为这个念头实在是太过于疯狂了。 疯狂到让杨凡自己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但,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死死的占据了杨凡的大脑。 而且,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从杨凡的脑袋中冒了出来。 “杨凡,你意下如何?” 秦上善眼巴巴的看着杨凡,眼中尽是期待之色。 杨凡笑了笑说道:“秦掌门,我觉得你的诚意还不够,别的不说,至少在诚实方面,你就差杨麒麟一大截!” “杨麒麟?关他什么事儿?他一个纨绔子弟懂什么?”秦上善不屑说道:“对了,我听闻你跟他的关系很是糟糕,这样吧,只要老弟你愿意让我跟你一起开发沈家的宝藏,那我答应你,将来一定帮你对付杨麒麟!” 这秦上善可真是一只老狐狸,三言两语就将杨凡的问题躲了过去。 若遇到别人的话,恐怕就让他浑水摸鱼了,但在杨凡这儿这一套可不行。 “我先谢过秦掌门了,不过,这事儿以后再说,秦掌门,你也别生气,我为什么觉得你不大诚实呢?是以你为杨麒麟跟我说了沈家的藏宝库里边都有什么宝贝疙瘩,不瞒你说,杨麒麟也提出想要跟我合作,而且,他开除的条件可比老爷子你优厚的多!” 秦上善的脸色顿时巨变。 变得那叫一个阴森恐怖。 “杨凡啊杨凡,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真正聪明的人,我刚才也说了,他一个纨绔子弟懂个屁,哦,他说里边有什么东西就有什么东西?那万一没有呢?再说了,他的话你也信?还有,他跟你是死对头,他说想要跟你合作这不是扯淡吗?万一他图谋不轨呢?” “没错,所以我拒绝了,后来,我从上官家族救了一个人,一个沈家的人!”杨凡不动声色的说道。 说着,故意看了秦上善一眼。 很显然,杨凡这是在吊这老东西的胃口。 “沈家的人?什么人?” “沈家弑神堂上一任掌舵人!” “沈鸢鸢?” 杨凡点头。 秦上善顿时沉默了。 他的脸色发白,放佛遭遇了什么打击似得。 杨凡继续说道:“所以,我就询问了一下关于藏宝库的事情,鸢鸢对于我的救命之恩颇为感激,所以就跟我说了藏宝库的事情,我简单的跟杨麒麟说的对照了一番,坦白的说,分毫不差,包括刚才你说的那枚戒指,老爷子,其实你应该知道,那枚戒指就是所谓的惊” 后面的话杨凡故意没有说。 但,秦上善的脸色却再次巨变。 变得无比震惊。 他的眼球凸出。 整个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 过了一会儿,秦上善霜打了似得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谈一下?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拿出百分之百的诚意来!” “好啊!”杨凡笑咪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