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沮丧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沮丧

“俩老头的情绪如何?”见着了白狼的时候,杨凡问道。 “还不错,整日里就想着喝酒,我倒是没有亏待他们,因为我知道这俩人的实力不俗,不过是现在身中剧毒无法逃脱,将来总会有用的着的时候,就没有亏待他们,吃喝上也是尽量满足,说起来,这俩人的体重可比那个时候重了好几斤呢!”白狼笑了笑说道。 杨凡点头道了句:“那就行,好了,我去看看这俩人!” 白狼点头,陪着杨凡一起下了地下室。 这地下室明显修葺过,不像杨凡第一次来时的那般阴暗潮湿了。 俩老头果然如同白狼所言。 不管是精神,还是情绪俱都不错。 杨凡下来的时,这俩人正在喝酒。 见着了杨凡的时候,俱都一怔。 随后,杨昭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小子还是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杨凡笑道:“都这么久了,火气还这么大,看样子,还得关你们一段时间,白狼,从今往后可不许在给酒了,不然的话,我罚你一年之内没酒喝!” “别别别老大,我再也不给他们酒喝了!”白狼赶紧说道。 杨昭急了。 “小子,你够狠,算我说错坏了。” 杨凡咧嘴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这杨昭竟然为了一壶酒而妥协。 不过想想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他们被关在这儿的时间够久的了。 似乎只有喝酒才能排泄自己内心的苦闷,若是连酒都没有了,那岂不是太无趣了? 所以,杨凡倒也能够理解为了一壶酒而妥协。 杨毅倒是淡定的很。 像当初他经脉尽碎,若不是杨凡极力救他的话,恐怕现在早就上西天了。 所以,对于杨凡,杨毅可谓是又恨又无奈。 “你什么时候给我解毒?”杨昭问道。 “不急,我今天来其实是有另外一个事情!” “什么事情?”杨昭问道。 杨凡打开了手机。 将拍下的素描画像照片打了开,递给了杨昭问道:“我知道他是你们十个人其中的一个,现在我需要你们告诉我,这个人是你们的师兄还是师弟,叫什么名字!” 杨昭扫了一眼,脸色就微微的变了变,却什么都没有说! 坐在一旁的杨毅也忍不住扫了一眼,同杨昭一样,脸色也微变。 “看样子你们认得他,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是你们的师兄还是师弟,叫什么名字?” 俩人却不说话了。 看样子是不想说。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关系,那就继续喝酒,白狼,去拿酒!” 白狼点了点头,迅速的去拿酒。 很快,一箱茅台被搬了下来。 杨凡拿出了三瓶,开了盖儿之后,递给了杨昭跟杨毅。 但俩人却没有接。 杨凡笑道:“别矫情,只是喝个酒,我知道你们不想说是在保护他,但,我也没想把他怎么样,其实坦白的说,我知道他是一个医术不凡之人,而我呢,只是想找到他,跟他切磋一下医术,仅此而已。” “当真?”杨毅突然问道。 杨凡说道:“当然,我知道你们是为了钱才给杨麒麟做事的,我们本来是没有恩怨的,对吧!” “对!”杨昭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所以,现在告诉我,这个人到底是你们的师兄,还是师弟,他叫什么名字!” “杨康,我们的二师兄,医术确实不凡。” “所以,你们的师傅也是会医术的,对不对?” “这倒是不知道,因为师傅只教我们功夫!” “那你们的二师兄杨康的医术怎么会如此的不凡?难道不是你们的师傅交的?” “还真不是,至于是谁教的,我们也不知道,但二师兄告诉我们说是他机缘巧合碰到了一个老头,然后交的他!” “难道是师傅?”杨凡的心中不免暗道了句。 虽然还不确定教杨康医术的人到底是谁,但杨凡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杨康然后询问他一下,到底是什么人教授的他医术。 点了点头,杨凡又说道:“你们可知道去那里找你们的二师兄呢?” “不知道!”杨毅跟杨昭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能够吧?” “是真的不知道,二师兄行踪最是诡秘,我们从未知道他到底身居何处,而且,每年见面的次数也是奇少无比!”杨昭说道。 看样子不是扯淡。 杨凡陷入了沉思当中。 “好,来喝酒!”杨凡突然举起酒瓶说道。 杨昭与杨毅二人没有拒绝。 一口气干掉了半瓶酒之后,杨凡说道:“痛快。” 俩老头见状,也俱都干掉了半瓶。 杨凡不在废话,开始喝酒。 反正也喝不醉,那就索性喝的凶悍一些。 很快,一箱子就被干掉了,白狼又搬来了两箱。 杨凡继续喝。 两个老头被杨凡这喝酒的气势吓着了。 这二人修为不弱,酒量自是无比非凡,却也不敢像杨凡这般凶悍的喝。 又干掉了一瓶酒之后,俩人俱都败下阵来。 “小子,没想到你酒量如此的不俗!”杨昭略显醉态的说道。 杨凡道了句:“让两位前辈见笑了!” “那里的话,我们那里敢取笑你,我们已经甘拜下风了,不能在这么喝了。” “这才哪到哪儿啊,来,继续!” 俩老头不敢在喝了。 在这么喝下去的话,可真要出事儿了。 “小子,有事儿你就直说吧,无需用这样的手段来灌醉我们然后趁着我们喝醉的时候提出你的要求迫使我们答应!”杨昭说道。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位前辈果然不俗,竟然看穿我的心思,不错,我确实是有点事情来找两位的,至于辨认你们的二师兄那是顺路的事情。” “那么,你到底想怎么着?” “我想请两位为我做事!”杨凡很是真诚的说道。 只是话音刚落,便听的杨昭说道:“恐怕你得失望了。” “为何?我也可以出钱,而且,价格你们随便开!”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师门有这样的规定,不许我们为了钱而接任务,这次出来帮杨麒麟的事情,也是我们师傅的命令,不然,你以为他可以用钱收买的了我们?” 听了这话之后,杨凡顿时有些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