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直说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直说

杨凡当然沮丧。 本想花点钱收买了眼前的这俩位绝世高手,可不曾想,对方竟然不吃自己这一套。 可真够郁闷的。 不过郁闷归郁闷,杨凡对这俩人倒是有点敬佩了。 没想到,这种不为钱所动的人真的存在。 “两位的人品让我敬佩,好今日就只喝酒,不做别的事情,我也不会在勉强你们帮我做事了,不过,你们体内的毒跟所受的伤恕我直言,我暂时不能为你们治疗!” “为何?”杨昭不悦问道。 “我又不傻,你们这么厉害,一旦给我你们治好了之后,吃亏的还是我,本来我还好奇,是不是你们的师傅把你们抛弃了,这么久都不来救你们,但现在我明白了,你们这不是被抛弃了,而是你们师傅的算盘打的好,要是这个时候救你们出去的话,没准就是害了你们了,毕竟,他知道你们已经身中剧毒以及身受重伤,还不如留下来耗在我这儿,没准我那天心情好了,也就给你们治好了!” 杨毅说道:“可能吧,但,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我们也是刚刚回到了这个鬼地方,之前都是被押着满世界的跑。” 这倒是出乎杨凡的预料。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站在外面的白狼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没办法,你们可是最烫手的山芋,我可不想给自己惹祸上身,之前出了那么大的漏子已经算是对我的警告,我可不想死在你们师兄弟的手中!” 白狼口中的篓子说的自然就是上次杨毅来救杨昭时的事情。 那一次,白狼等人全部被弄晕在地下室。 若不是杨毅心存善念的话,恐怕白狼等人早就上西天了。 说起来,还是得感激一下杨毅的。 杨昭白了白狼一眼,继续喝酒。 杨凡笑了笑说道:“白狼,你在去弄几个下酒菜吧,不够吃了!” 白狼知道杨凡这是生怕杨昭喝多了之后说点什么过分的话出来,自己受不了,索性离开算了。 “好的,老大!”白狼笑着说道。 “来来来,继续喝酒!”支走了白狼之后,杨凡说道。 三个人继续喝酒。 这一顿酒喝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杨昭跟杨毅俱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醉意,杨凡却还好。 本以为这顿酒算是白喝了,不过,喝到了最后的时候,杨昭还是给杨凡透露了一个很是关键的信息。 杨凡说,他们的师傅跟杨麒麟的关系非同一般,甚至用亲如父子这种话来形容也不为过。 杨毅则是直接叮嘱杨凡,往后能不跟杨麒麟呕气就最好别呕气,能不做对就最好别做对,不然吃亏的肯定是杨凡。 这倒也算是忠告了。 只可惜,杨凡却不服气。 临别的时候,杨凡笑了笑说道:“你们都好好的活着,我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奇迹!” 说着,杨凡闪人。 驾车离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 杨凡直接驾车朝着唐雨诗的家奔去。 这妞已经开始工作了,相信她将来会忙的要死要活,所以趁着现在她还不忙的时候,能见一面是一面。 抵达了唐雨诗家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 整个唐家那叫一个安静,杨凡也没有打搅他们,安安静静的坐在车内想事情。 事情到了今日的这个局面,一切还算是顺利。 只不过,不杨凡预计的时间却还是迟了一些。 没办法,人算不如天算。 总会出一些猝不及防的事情来打搅杨凡发展的脚步。 好在,一切还是朝着杨凡预计的方向在发展,这就够了。 想了一会儿,杨凡又到了秦家。 虽然现在秦家还在秦上善的掌控之中,但是杨凡相信,用不了多久,秦家就要易主了。 秦上善的才能跟他的权利实在不匹配也就算了,还如此的没有道德,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领导着秦家走的更远呢? 想到了秦家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上官家族。 因为不管是古武世家,还是六大邪道家族,杨凡还没有征服的也就剩下秦家跟上官家族了。 杨凡并不打算现在就动上官家族。 一来自己的实力还没有逆天到那个程度,二来,现在还弄不清楚这上官轻舞到底是合作者,还是搅局者,亦或者是算计杨凡的人,所以,还不能轻举妄动,另外,杨凡现在已经初步撕开了秦家的一个口子,相信秦家很快就会拿下,等到秦家拿下了之后,在对上官家族出手也不迟,到时候有了秦家名人堂的帮助,相信会事半功倍的。 不过,这些都是杨凡现在自己的计划,真正实施起来会是怎样,现在谁也说不准。 正想着,耳畔突然响起了敲车窗的声音。 杨凡回过神,扫了一眼,出现在眼中的竟然是唐雨诗的父亲。 下意识的看了看表,已经是早上七点钟了。 也就是说,杨凡这一想,竟然想了个把小时。 “在想什么呢?”唐雨诗的父亲笑着问道:“想的那么出神!”、 杨凡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胡乱想了想!” “什么时候过来的?” “没多久!” “怎么不进去呢?” “这不是怕打搅你们的休息嘛!” “嗨,打搅什么啊,来了进去就是了,又不是外人!” “嗯嗯,下次一定,叔,你这是去干嘛?” “哦,雨诗早上有表演课,我得早点送她过去,所以就出去买点早餐!” “那正好,我也有些饿了,我陪你去买吧!” 唐父没有拒绝,随后上了车。 “杨凡,谢谢你啊。”车子发动之后,没走一会儿,便听的唐雨诗的父亲说道。 “叔,这话怎么说?” 唐父笑了笑说道:“雨诗的事情你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你在背后出了不少力,说起来,也是雨诗命好,能够遇见了你,而你总是能够在她最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 “嗨,叔,说这些可就见外了,都是自己人,不说这些话!” 唐父点了点头,突然笑了笑说道:“所以啊,有件事情我特别想问问你!” “叔,有事儿您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