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快救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快救我

好巧不巧的是,竟然遇到了堵车。 堵的死死的。 杨凡那叫一个着急。 可着急也没用,车就是不动。 杨凡又给上官轻舞打了一个电话,依然是关机状态。 也不知道这妞是真的出事儿了,还是故意伪装出一副出事儿的样子。 终于,在被堵了四十多分钟之后,总算是通行了。 结果,原本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硬是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 下了车之后,杨凡便看到原本没什么车的别墅门口今日竟然停放了十多辆车。 而且,俱都是金陵成的牌照。 众所周知,那上官家族可就是在金陵城的。 看样子是上官家族来人了。 如果杨凡猜测的不错的话,来的应该是死士。 专门是来对付上官轻舞的。 就说这妞怎么突然会打那个电话,而且用如此急迫的语气,看样子那个时候上官轻舞已经知道上官家族来人了,所以,才给杨凡打的那个电话。 没有过多的思量,杨凡下了车,迅速的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刚按下了门铃没多久,大门便缓缓打了开。 四个劲装男子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硬生生的挡住了杨凡的去路,个个杀气腾腾的看着杨凡。 很显然,他们知道眼前出现的这个年轻人是谁。 “上官家族的死士?”杨凡直截了当的问道。 这四个人的脸上可没写着死士两个字,但,杨凡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们。 原因无他,不仅仅是因为杨凡跟死士交过手,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这四个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充满了死亡的血腥味,很是恶心,却也凶残。 为首的男子点头。 杨凡笑道:“上官轻舞呢?”\ “在里边!”对方倒是很坦诚的说道。 杨凡点了点头,便朝着里边走去。 那四个人竟然也没阻拦,不仅没有阻拦,而且他们看杨凡的眼神就好像是看死人一般,放佛他们已经算准了杨凡今日要死在这里了似得。 杨凡对于他们的眼神视而不见,阔步进了别墅。 上官轻舞安然无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了杨凡的时候,就好像是见着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似得。 杨凡不仅看到了上官轻舞,还看到了上官云翔。 此时的上官云翔跟个大爷似得,冷冷的坐在沙发中翘着二郎腿一言不发。 “亲爱的,你可算是来了,快救我。”上官轻舞冲着杨凡说道。 只是这一声亲爱的,实在是让杨凡觉得头皮发麻。 但,现在情况危机,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杨凡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我哥要带我回去,可你也知道,我要是回去的话,那我的小命恐怕是保不住了,所以,我只能给你打电话了!”上官轻舞可怜巴巴的说道。 杨凡趁机看了上官云翔一眼,却是见这家伙依然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而且,似乎不像是要带上官轻舞走。 难道,这妞又在欺骗我?杨凡的心里边忍不住暗道了句。 念及如此,杨凡道了句:“别怕,有我在!” 只是这话刚一出口,便听的上官云翔一声冷哼,不屑说道:“我今日不仅要带走她,还要弄死你!”\ 杨凡笑了笑说道:“真是好大的口气,你确定是要弄死我?” “我确定!”上官云翔冷冷的说道。 杨凡宛若听到了一个笑话,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就不怕你自己也走不了?” “笑话,你怕是没看到门口的那四个人吧!” “我当然看到了,四个死士嘛,说起来,手笔可这够大的,一次性出动四个,你就不怕这四个人都折在这儿?” 这话一出,那上官云翔的脸色巨变。 他冷眼看着杨凡说道:“怕什么?我们上官家族多的是,再说了,你真以为只有四个?” “不然呢?还有很多?那叫出来一起让我看看啊!” 上官云翔点头说道:“你放心,等你死的时候,我会让你看的。” 这话一出,突然听的上官轻舞厉声喝道:“够了!” 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还真是吓了上官云翔一跳。 但,很快,上官云翔便不咸不淡的说道:“你在外面胡闹了这么久,家里边也容忍了你这么久,现在是时候回去认罪了,只有这样,你才会有一条活路走,不然的话,你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了这话,上官轻舞笑咪咪的说道:“哥,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你不知道我的脾气吗?你觉得跟我说这些废话管用吗?” 上官云翔冷冷的说道:“能讲的道理我都说给你听了,上官轻舞你别以为你捏着上官家族的经济命脉就可以胡作非为,我劝你赶紧悬崖勒马,现在停下来,还不迟,而且,爷爷说了,只要你肯认错,一切都好说。” “爷爷?爷爷最偏心!”上官轻舞突然生气的说道。 上官云翔微微一怔。 上官轻舞却已经站了起来,继续说道:“从小到大,所有的好东西全部都给你,吃的喝的用的玩儿的,我没有抱怨过,我也没计较过,但是,接班人这个事情,为什么就不能问一问我的想法,我是不是上官家族的人,我是不是你的妹妹,好,既然是的话,那为什么就不能尊重一下我?无所谓,既然你们不给我,那我就只能自己争取了,所以,哥,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部都是你们逼的,全部都是你们逼的。”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上官轻舞整个人已经近乎咆哮的姿态了。 看的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而且,特别的生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官轻舞的眼眶红了。 这是要哭的征兆。 这妞似乎很委屈。 上官云翔并没有吃惊。 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人生就是这样反复无常,你可知道,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准接班人,你知道我喜欢的是画画,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跟爷爷说过,让你来做这个接班人,你比我更加的有野心有能力,可惜,爷爷告诉我说,这是我的命,我无法改变的命运,所以,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个老古董一样的位置?我明明有更高的追求,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羡慕你吗?别的不说,最起码,你是自由的,你是可以任意的支配自己的人生的,而我呢?只能一辈子被禁锢在那个位置上,直到死。” 上官云翔近乎咆哮着说完了最后一个字。 上官轻舞惊呆了。 她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看着上官云翔,仿佛在看一个第一次见到的人。 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怪异,复杂,矛盾。 “抱歉,这些,我从来都不知道。”许久之后,上官轻舞小声说道。 她的表情就好像是犯错的孩子。 上官云翔摇头说道:“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所以,现在你愿意跟我回去吗?你相信我,只要回去了,我会竭尽全力的帮你说服爷爷的,不管我们多么的敌对,但,你别忘记,我们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血浓于水,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你说呢?” 上官轻舞犹豫了,她把目光看向了杨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