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命令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命令

那是一道凶悍的杀气。 很是细微,就好像是在试探杨凡一般。 等到杨凡觉察到的时候,却又迅速的消失。 杨凡回过神,没有理会,他继续给宝宝修复受损的器官。 但,另一方面杨凡开始暗中搜寻可疑之人。 就在这个时候,宝宝突然侧过身子,将嘴巴附在了杨凡的耳畔,用细若蚊足的声音说道:“师傅,我也感觉到这股杀气了。” 宝宝这话有两个意思。 第一,她话语中用了一个也字,说明,宝宝已经知道杨凡感觉到了这股杀气。 第二,她直言不讳的告诉杨凡,这股杀气她也感觉到了。 杨凡有些吃惊。 因为,刚才那股杀气虽然凶悍,却是极为隐蔽。 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感觉的到,就算不是一般人,修为没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感觉不到。 但,宝宝感觉到了。 那说明,这妮子的修为也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准。 杨凡小声说道:“别声张,继续看你的电影!” 宝宝哦了一声,咧嘴笑了笑,便继续看起了电影。 奇怪的是,那股杀气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一场电影结束都没有在出现 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得。 仿佛是杨凡的感觉出现了错误。 看样子,对方不过是想给杨凡一个警告,亦或者是在跟杨凡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 但无所谓。 反正杨凡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 那么接下来,杨凡自然就会小心一些。 毕竟,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因为杨凡想起了上官云翔临走时的表情,想到了这一点的时候,杨凡便知道,刚才的那股杀气很有可能是来者上官家族的死士。 距离电影结束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杨凡便给宝宝修复完毕了。 闲得无趣,杨凡还睡了一个小时。 出了电影院之后,杨凡说道:“还有想玩儿的吗?没有的话,我送你们回去吧!” 俩妞对视了一眼,随后般若说道:“那好吧,我还答应晚上给媚儿做头发呢。” “哟,你还会做头发呢?”杨凡笑问道。 “小看人不是,我会的本事多着呢,区区一个做头发算什么!”般若得意洋洋的说道。 “得,我承认你有本事行了吧,大小姐,请上车吧!” 般若道了句:“这还差不多!” 说着,率先上了车。 宝宝却没有上车。 “宝宝,你怎么不上车?” “我又感觉到了!”宝宝压低声音说道。 杨凡一怔。 很显然,宝宝这话的意思是,她又感觉到了那股杀气。 可杨凡却没有感觉到。 难道,这妮子的修为已经远在自己之上了? 杨凡有些不敢相信。 “在哪儿?” “刚才出来的时候,其实我不仅感觉到了,还知道这股杀气的主人是谁!” “谁?” 宝宝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鼓捣了一会儿之后,递给了杨凡。 杨凡接过来扫了一眼,登时一怔。 手机的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孔。 杨凡见过,就在上官轻舞的别墅内。 今天下午杨凡在上官轻舞的别墅内见到的那四个死士中的其中一个。 尽管这家伙带着口罩,可那双眼睛却没有遮挡住。 杨凡一看就知道是他。 “师傅,瞧你的反应似乎认识?”宝宝问道。 这妮子实在是太聪明了。 不愧是唐家的人。 想想叶雪禅的聪明劲儿,似乎跟宝宝比起来还差一些呢。 “嗯,认识!” “什么人啊?” “暂时不告诉你,因为说了你也不知道,等过段时间我会告诉你的!”杨凡说道。 宝宝哦了一声,也没有追问下去。 这次回来之后,这妮子的性情明显大变,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宝宝了。 虽然还喜欢粘着杨凡,但,跟之前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这妞终究是长大了。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宝宝点头,很是乖巧的上了车。 “你们在聊什么啊?”般若好奇问道。、 宝宝很是傲娇的说道:“就不告诉你!” “那今天晚上不给你讲古武界第一大家族唐家的故事了。”般若说道。 “别别别,我错了,我跟杨凡聊明天去那儿玩儿呢。”宝宝赶紧说道。 杨凡却有些吃惊般若的话。 按说这妞是不知道宝宝的身世的,可她却给宝宝将她们家的事情,这难道是巧合? 杨凡扫了般若一眼。 般若给了杨凡一个暗示的眼神。 杨凡这才知道,这妞已经知道了宝宝的身世。 想来是萧媚告诉她的。 故意先让般若讲述关于宝宝家的事情,让宝宝先熟悉一下自己的家族历史。 到时候认亲的时候,也不至于尴尬。 这倒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一路有说有笑的回到了苏白墨的别墅之后,透过车窗杨凡看到了别墅内灯火通明,在这寒冷的冬末显得异常温暖。 杨凡多么也想进去,可惜,一想到苏白墨对待自己的态度,杨凡的这个念头就彻底的打消了。 但,奇怪的是般若跟宝宝也没有让杨凡进别墅喝杯茶之类的。 这俩妞跟杨凡打了个招呼,便手牵手一起进了别墅。 搞的杨凡就好像是专职的司机似得。 好在杨凡也觉得无所谓。 驾车离去之后,杨凡直奔自己的酒店。 因为那里住着秦家名人堂的四个人。 杨凡需要他们的帮助。 距离酒店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时,杨凡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从后视镜中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番,果然有人在跟踪自己。 杨凡也懒得试探了。 因为他知道跟踪自己的必定是上官家族的死士。 一路上不紧不慢的到了酒店之后,杨凡没有下车,而是给秦逆天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秦逆天接了起来。 “说!”秦逆天冷冷的说道。 “在哪儿?” “酒店!” “很好,将人带齐,在大堂等我!” “何事?” “命令!”杨凡干脆利索的说道。 刚一说完,秦逆天便挂了电话。 真是有个性。 杨凡依然没有下车,在车内等了约莫五分钟之后,这才下了车,然后快步朝着酒店里边走去。 快到酒店的时候,杨凡从镜子中看到了有人跟了过来。 不用细看也知道是死士。 杨凡见状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