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带走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带走

上官风云哈哈大笑了起来。 简直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得。 他当然有笑的理由。 因为在上官风云看来,杨凡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不仅不知道天高地厚,而且,还很脑残。 跟上官家族的死士最对,这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上官风云不介意送他一程。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恐怕,不知道是你,你出来之前,你的主子没告诉你,我其实是个医生吗?” 这点上官风云清楚的很。 当初杨凡逼走沈家的时候,上官家族第一次将杨凡重视了起来,然后就将杨凡的资料发给了死士的每一个人。 所以,上官风云是知道杨凡的一些技能,比如说医术。 但,上官风云似乎忘记了,杨凡还有一个技能----下毒! “医生又怎么了?死在我手中的医生也不少!” “看样子你对我还是了解的不够透彻,那啥我给你简单的说一下,我这个人除了医术不错之外,我还会下毒!” 这话一出,那上官风云的面色顿时巨变。 他突然想起来了上官云翔特意交代过的一句话:杨凡这个人心狠手辣,尤其是善于下毒,千万要提防着他,切不可跟他过近的接触。 上官风云的记性不是不好,只是当初上官云翔说这句话的时候,上官风云刚刚喝完酒回来,脑袋晕晕乎乎的,一时间竟然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所以,你他么的给老子下毒了?”上官风云怒道。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为什么不呢?凑的那么近,我还以为你百毒不侵呢,所以就试了试,可不曾想,你这么弱不禁风。” “老子跟你拼了!”上官风云咆哮着喊道。 “好啊,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杨凡双手抱胸说道。 上官风云不敢动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肚子开始痛了起来。 起初只是好像是针扎似得,等到上官风云缓过神的时候,便感觉肚子之处好像是刀绞一般,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了。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眼神怜悯的看着杨凡,似乎在祈求杨凡帮他解毒。 “让你的人把上官樱舞带过来,你能否活命就取决于他将人送来的速度了,别跟我讨价还价,你还真没这个资格!” 上官风云那里还敢讨价还价。 他迅速的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在接通的那一刻,上官风云嘶吼着说道:“将人带过来,现在马上立刻!” 话音刚落地,那上官风云便瘫躺在了地上,过分痛苦的缘故,身子缩成了虾米。 杨凡视若无睹,要了壶酒继续喝自己的。 白狼这时走了进来。 看到了上官风云躺在地上的时候,白狼知道一切都已经解决了,笑了笑,白狼说道:“老大,这个怎么办?也那啥了吗?” 杨凡说道:“不着急,他的同伙马上过来!”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杨凡点头。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两个杀气腾腾的男子进来了。 一看就是跟上官风云一伙儿的。 “老大,你,你怎么了?”其中一个看到了瘫躺在地上的上官风云时顿时扑到了跟前慌张的说道。 “人,人呢?”上官风云咬着牙齿用最后的力气说道。 “在外面的车里边!” “带,带进来,快!”上官风云嘶吼道。 他在跟死神赛跑。 因为上官风云清楚的知道,上官樱舞是自己活命的最后希望。 只有把上官樱舞带到杨凡的面前,杨凡才会绕过自己。 “快,快去带人!”扑在上官风云跟前的男子喝道。 站在门口的那个男子迅速的朝着外面扑去。 可,没过多久他又返了回来。 只不过,却只有他一个人返了回来。 “人,人呢?”上官风云怒喝道。 虽然是怒喝,但,其实声音已经弱了不少。 疼痛将他的声音吞没了。 “老,老大,车,车也不见了,更别,别说是人!”返回来的男子磕磕绊绊的说道。 他的表情那叫一个慌张。 听了这话,杨凡便知道车已经被白狼弄走了。 以白狼的手段,弄走一辆车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儿。 上官风云的目光看向了杨凡。 杨凡喝完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之后,站了起来。 笑咪咪的看着上官风云。 上官风云眼神中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杨凡。 但杨凡的眼神却没有一丁点儿的温度,那情形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可怜上官风云,就算是真的把上官樱舞带过来,却也没办法救了他自己的命。 因为,他惹到的人是杨凡。 因为,他是上官家族的死士。 杨凡可是铁了心要对付上官家族的。 现在能除掉一个死士当然要除掉了,指着杨凡救他?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啊。 “带走!”杨凡突然喝道。 话音刚落,白狼便带着人好像是从地低下冒出来的似得,强行的将上官风云拖着往外走。 余下的那两个跟班见状顿时懵了。 严格的说,这俩人其实并不能算是死士。 他们只是上官风云口中的替死鬼用来挡子弹的。 其实想想也是,若真是上官家族的死士的话,上官风云又怎么能使唤的动这俩人。 杨凡见状,懒得废话,大手一样,两枚银针打了出去。 没过多久,这俩人便也晕乎乎的倒在了地上。 很快,白狼进来之后,将这俩人一起拖了出去。 很快,白狼便处理完了一切。 “上官樱舞呢?” “嫂子啊,就在旁边的车里边呢。”白狼笑咪咪的说道。 这小子可是猥琐的很,但凡是个跟杨凡走的近的女人他都叫人嫂子。 真是够可以的。 杨凡果然在旁边的车里边见着了上官樱舞。 这妞已经被松绑了。 而且,她的状态也不错,丝毫没有因为被绑架而恐惧。 “本来还想着好好的安慰安慰你呢,可现在看来根本用不着,你的状态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不少!” 上官樱舞笑了笑说道:“那是因为我知道绑架我的是上官家族的死士,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怕。”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走吧,我送你回去吧,你妈妈应该等的着急了!” “好啊!”上官樱舞笑道。 杨凡点了点头,发动车子,载着这妞朝着别墅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