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知道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知道了

在财神爷家休息了一宿之后的杨凡觉得自己实在是可怜。 空有那么多钱,可是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一怒之下,杨凡让财神爷给他也买栋别墅,财神爷可不敢大意,第一时间便让人开始行动起来。 等到杨凡驾车离去的时候,财神爷已经将别墅的地址发到了杨凡的手机上。 这效率快的让人瞠目结舌。 驾车奔行在去别墅的路上,杨凡给上官轻舞打了一个电话。 可惜,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 杨凡的心里边隐约有一个不好的念头滋生了出来。 这上官轻舞怕不是已经出事儿了。 但,这只是杨凡的猜测。 不过,杨凡懒得去管。 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路是上官轻舞自己选择的,这怨不得杨凡。 快到别墅的时候,般若将电话给杨凡打了过来。 “怎么了?”杨凡问道。 “秦家父子可真够龌蹉的,名义上说是为了我父母的身体好,所以特意给我父母换了新的住所,可实际上却是让人将我父母监视了起来,他这是在逼着我回去。”般若怒气冲天的说道。 “所以那?你回去吗?” “不,暂时还不回去!” “这是为何?” “因为回去还得看那对儿父子的恶心表演,实在是难受的很,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带我回去!”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这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回去了吧!” “当然,我还指着你给我拿下秦家呢。” “秦家已经是囊中之物,无需担心!” 并非是杨凡口气大,而是杨凡已经有了至少七八成拿下秦家的把握。 所以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可真是太好了!”般若笑咪咪的说道。 “所以你踏踏实实的待着,等我把眼前的事情处理我了,就带着你杀回秦家去!” “好的,好的!”般若笑的无比开心的说道。 “那就这么着,我先挂了!” 般若应了一声,杨凡挂了电话。 别墅在二环内,占地面积不小。 这样的地段,这样的规模,没有一定的实力可真拿不下,而且,还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 财神爷的做事儿手段相当不俗。 不过,对于杨凡来说,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了,毕竟,最坏的环境杨凡都呆过。 别墅内部装修很是奢华,不是土豪的那种奢华,而是低调的奢华,不管是摆放的东西,还是别的方面俱都不俗。 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这装修竟然是全新的,似乎还没人住过。 这就看出财神爷的用心了。 杨凡颇为满意。 休息了一会儿,杨凡正准备修炼的时候,手机响起。 电话是上官云翔打来的。 杨凡知道他会把电话打过来的。 因为,接二连三的折了两名死士,这个代价实在不小。 上官云翔要是不反击一下的话,可就真不是他了。 杨凡接起了电话。 “我的人呢?”上官云翔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说呢?”杨凡笑咪咪的反问道。 “你特么的是不是太嚣张了!”上官云翔怒道。 杨凡耸了耸肩,道了句:“嚣张吗?在怎么嚣张我也不会派人去狙杀你啊,这么说起来的话,还是你嚣张,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中,现在来跟我要人?早干嘛去了!” 上官云翔被怼的哑口无言。 杨凡又说道:“上官轻舞呢?已经被你拿下了?” “当然,对于这种敢觊觎掌舵人职位的人,我一向不会心慈手软!”上官云翔冷冷的说道。 杨凡却笑了笑说道:“那你得赶紧弄死她,不然的话,这次的事情会让她对你彻底的绝望,你这个妹妹的个性我相信你比我了解,这么说吧,你要不弄死她,等到她喘过气来,第一个弄死的人绝对是你!” 上官云翔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坦白的说,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弄死上官轻舞,可,犹豫了好久却还是下不去手。 毕竟,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毕竟,身上流淌的血是一样的。 现在听杨凡这么一说,上官云翔又有了想要弄死上官轻舞的念头。 杨凡说的对,一旦上官轻舞喘过气的话,第一个要弄死自己的人肯定是自己。 但,上官云翔却又怀疑杨凡怂恿自己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按说,杨凡跟自己的妹妹关系还算不错,俩人合作的也很是融洽,杨凡应该是最想救出自己妹妹的人,可现在怎么会怂恿自己弄死上官轻舞。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上官云翔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小子,你让我弄死谁我就弄死谁?你以为你是谁?” “得,你想怎么着,那就怎么着呗,我可没功夫跟你扯淡。” 说着,杨凡便挂了电话。 可没一会儿,那上官云翔又打了过来。 这一次,杨凡可没给他面子,直接挂了电话。 上官云翔不甘心的又打了几次,杨凡俱都没有接。 后来,上官云翔放弃了。 但坦白的说,他的这个电话彻底的打乱了杨凡想要修炼的心思。 杨凡开始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到底要不要救上官轻舞。 杨凡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利弊。 救人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困难的是,值不值得救。 杨凡到现在都怀疑上官轻舞跟本就不想跟自己实实在在的合作,所以,值不值得救她是杨凡最纠结的事情。 可杨凡还没想清楚这件事情的时候,杨麒麟的电话打了进来。 杨麒麟年前可是放过话,若是杨凡不肯跟他合作一起开发,就要弄死杨凡。 只是到现在了,也没见他有所行动。 现在打来了电话,难不成又想威胁杨凡一下? 带着这种疑问,杨凡接起了电话。 “中午有没有时间?”杨麒麟开门见山的问道。 “怎么了?” “想请你吃顿饭!” 杨凡笑了笑问道:“鸿门宴吗?” “嗯,鸿门宴,敢来吗?” “去啊,蹭吃蹭喝可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什么地方?” “我的会所!” “好,知道了!”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很显然,杨麒麟可不是那种闲的蛋疼专门请杨凡吃饭之人,也就是说,他请杨凡吃饭不过是个幌子,最终的目的肯定是有事情要说。 对此杨凡一点儿也不期待。 之所以去赴宴,是因为想杨凡弄清楚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