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不情之请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不情之请

“鸢鸢要回部队了。”叶雪禅说道。 “什么时候?” “就这俩天吧,所以,她让我通知你一声,明天中午想请你吃顿饭,顺便跟你了结一下这些年的恩怨!” “了结一下这些年的恩怨?怎么鸢鸢还在怪我逼迫的沈家归隐的事情?” “应该不是吧,其实我跟她也就这件事情聊过,鸢鸢说过,就算没有杨凡,也会有李凡,王凡冒出来的,言外之意是不怪你,沈家走到这一步也是注定的事情!” “那这顿饭我得去!”杨凡笑了笑说道。 “怎么,你怕鸢鸢跟你算账?” “是啊,我很怕的!” 叶雪禅咯咯的笑了起来。 “对了,明天中午什么地方?” “地址我会发给你的。” “行,那就这么着,你早点休息!” 叶雪禅应了一声,彼此挂了电话。 其实刚才的话是那么说的,但,杨凡却是清楚的知道,鸢鸢怕是要跟自己告别了。 这一次告别,这往后可能就再也不见了吧。 想到了这儿的时候,杨凡有些难过。 因为,这是杨凡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可惜,现在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一夜无语。 第二天当杨凡醒来的时候,便看到杨凤站在杨凡房间的门口,一言不发。 “前辈,你醒了?” “我昨天晚上怎么又睡着了?” “喝多了,你还吐了那!”杨凡信口扯淡。 杨凤挠了挠头歉意的说道:“抱歉,我以后会注意的,其实我的几个师兄弟也说过,让我少喝点,因为我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但我却非常喜欢喝酒!” “没事儿,男人嘛,不喝酒还是男人吗?” 杨凡说出了这么一句让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 “好,你不怪我就行,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找我的两个师弟?” “今天上午怕是不行,我有事儿,中午还有一个饭局,下吧,下午等我回来在去如何?” 杨凤本来很是着急,可是听杨凡这么一说,也就不好意思在催促了。 “那好吧,你先忙你的!” 杨凡点头说道:“前辈你也无需担心,你的师弟们现在都好着呢,昨天晚上我还给我的人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你的师弟们的情况,都好着呢,放心吧!” 杨凤应了一声。 闲扯了几句,杨凡怕在聊下去的话,就要露馅了,便说道:“那前辈,你在家里边待着,我会让人给你送饭过来的,下午等我回来咱们就去找你的师弟们!” “好!”杨凤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杨凡驾车闪人。 出了别墅之后,杨凡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很快,白狼接了起来。 “老大,有什么指示?” “你们转移到什么地方了,还有就是杨麒麟可曾去找过你们?” “杨麒麟没有来找我们,至于我们转移的地址,我现在给你发过去!” “好,我现在就去你们那边,哦,对了,那俩老头的情绪怎么样?” “还不错,也没说什么抱怨的话,也没有生气,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了!” “可不是嘛,好久好肉的伺候着,给我,我也愿意啊!” 白狼哈哈大笑了起来。 “行,就这么着,等着我!” 白狼应了一声,杨凡挂了电话。 杨凡必须得去找一下杨昭跟杨毅了,因为杨凤这边实在是不能在拖了。 在拖下去的话,傻子都知道杨凡是什么意思了。 之所以不让他们见面,是因为一旦见面的话,这杨昭跟杨毅势必会跟杨凤诉苦,到时候遭殃的可就是杨凡了。 但现在的情况是,不能在无限制的阻止他们见面了,所以必须得在见面之前,先达成一个协议,免得到时候见面之后杨凡遭殃。 白狼的地址很快便发了过来。 杨凡按照地址很快便抵达了白狼的住所。 依然是一栋别墅。 不过,这一次是在闹市区。 杨昭跟杨毅也没有被关在地下室,而是就在别墅的一个房间内。 见着了俩人的时候,俩人正在聊天,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看到了杨凡的时候,便顿时停了下来,这显然是不想让杨凡知道。 “两位前辈,近来可好?” “好的很!”杨昭说道。 只是语气不大好听。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就行,那啥其实今天是来跟你们商量点事儿的!”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那啥是这样的,你们认识杨凤吧!” “你把我们三师兄怎么了?”杨昭忽地站起来怒喝道。 这老头是个暴脾气。 杨凡摆了摆手说道:“前辈,稍安勿躁,我没把杨凤前辈怎么着,其实这就是我想跟你们商议的事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是这样的,杨凤前辈那,这几天正在我那儿小住,至于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这里边的话多了,我就不多了,杨凤前辈很是担心你们俩人,特意让我来找你们,我也答应他来找你们,只是,现在有个事情我必须得跟俩位前辈商议一下!” “你是想让我们在见着我们的三师兄的时候,不说你对我们做过的事情吧!”杨毅一针见血的说道。 杨凡咧嘴笑了笑,随后竖起了大拇指。 杨凡就是这个意思。 “可以!”杨毅无比痛快的说道。 “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这小子,三师兄收拾他易如反掌!”杨昭喝道。 杨凡听了这话,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杨昭前辈,坦白的说,咱俩有仇吗?没有吧,在没仇没怨的情况下来你刺杀我,你说,我能不反击吗?你落得今日的下场,真正该怪的人是我吗?” 一句话说的杨昭沉默了。 杨毅说道:“杨凡,坦白的说,你这孩子不错,不让我讨厌,若不是我们师傅的命令的话,我们也不可能来找你的麻烦。” “还是杨毅前辈通情达理,您放心,你的伤我待会儿就开始给你治疗。” “谢了!”杨毅抱拳说道。 杨凡摆手说道:“您客气了。” “杨昭,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虽然杨凡给你下了毒,也让我受了很重的内伤,可这段时间,他也没怎么亏待我们,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觉得差不多得了,杀人也不过头点地,更何况,他还如此诚心诚意的来与我们商议这件事情。” “那我的毒呢?”杨昭语气生硬的说道。 “解,不过,两位前辈,在给你们解毒治病之前,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吧!”杨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