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没有家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没有家了

“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到此了结了吧?”杨凡问道。 “可以!”杨毅点头。 “那好,我要说的事情是,我给你们把毒解了,把伤治好了之后,可否别在与做对?毕竟我们之间真的没仇没怨啊!” 很显然,这是杨凡在请求俩人给自己一条活路。 坦白的说,继续打也不是不行,反正,杨凡现在已经拿到了秦家名人堂的支持,而且,还有四个名人堂的高手伴在左右。 不过,想到了名人堂的时候,杨凡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干掉上官家族的死士时曾答应过秦逆天等人的话。 当时说好第二天去请他们吃饭,顺便给他们钱的,可杨凡竟然给忘记了。 按说杨凡的记忆力一向不错的,怎么会给忘记了呢? 就连杨凡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好在现在想了起来,所以杨凡打定主意,待会儿就去见秦逆天等人一面,把答应他们的钱,全部都给了他们。 回到正题。 虽然杨凡不怕打架,但,现在的问题是,杨凡不想在打下去了,或者说,杨凡想减少无异于的争斗。 比如说,跟杨昭等人斗争,对于杨凡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 所以,想阻止。 “所以,这是在求我们?”杨昭冷笑着问道。 杨凡点头。 男子汉能屈能伸,杨凡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如果动一动嘴皮子就可以替自己化解这么多的敌人的话,那这笔买卖就不亏。 “杨凡,我很想答应你,但抱歉,这件事情我们做不了住,你明白的!”杨毅很是为难说道。 这老头也是个实在人。 杨凡苦笑了几声,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无所谓了。 杨凡开始给俩人治疗。 他先给杨昭解毒。 杨凡的医术早就非同一般,区区小毒,对于杨凡来说自然是容易的很。 不到半个小时便给杨昭解了毒。 杨昭不敢相信的问道:“完了?” “完了!” “小子,你不是在糊弄我吧!” “你们二师兄是医术高手,到时候让他给你诊断一下就知道了!” “哼,谅你也不敢糊弄我!”杨昭喝道。 杨凡笑了笑。 没有休息,杨凡马不停蹄的开始给杨毅治疗。 杨毅的伤要明显比杨昭的毒难治疗。 但好在杨凡的修为不俗,医术不俗。 耗费了两个小时左右,治疗完毕。 不过,并没有彻底的治好杨毅的内伤。 “前辈,今天就到这儿了,下午我会来接你们去见杨凤前辈的!” “谢谢!”杨毅说道。 “您客气!”杨凡笑着说道。 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 杨凡猛地想起了跟鸢鸢的约定,便匆匆忙忙的打了个招呼,驾车赶紧去赴约。 不过,临走的时候,杨凡让白派人去给杨凤送了午饭。 见着了鸢鸢的时候,鸢鸢已经等了个把小时。 但,这妞并没有离去。 一身休闲装的她虽然不及军装让她英气逼人,但却显得很是出类拔萃。 杨凡故意张开了双臂,想要跟这妞来一个拥抱。 鸢鸢却拒绝了。 她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看着杨凡。 杨凡咧嘴笑了笑说道:“好尴尬,还以为你会让我拥抱一下呢,我记得之前你巴不得让我拥抱呢。” 这可是鸢鸢的伤疤啊。 在她还没有回到沈家之前,跟杨凡的关系很是不错。 那个时候,确实很想让杨凡拥抱一下。 但,这一切自从她回到沈家之后就变了。 尤其是经历了沈家的事情之后,就更加的不可能让杨凡拥抱了。 “你迟到了!”鸢鸢没有回答杨凡的话,而是不咸不淡的说道。 杨凡说道:“真的很抱歉,今天上午出了点意外,本来我很快就能到的。” “喝什么?” “都行!” “白酒怎么样?” “可以啊,只是,你能行吗?”杨凡问道。 鸢鸢却懒得跟杨凡废话,直接将服务生叫了进来,点了两瓶烈酒。 “你疯了?”杨凡问道。 “我想任性一次,以前活的太循规蹈矩了,以后不想这么活着了。” 杨凡一怔。 “不过,说句很题外的话,我从未怨恨过你,我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边的那个关卡!” 对于鸢鸢来说,杨凡也算的上是仇人了。 没有直接动手已经算是很有修养了。 “我知道你不恨我,但我得跟你诚心实意的道个歉,另外,你想约我吃饭怎么要让叶雪禅来通知我,咱俩之间就连个电话都不能打了?” “不是,我手机丢了,也懒得去买手机办卡,反正以后也用不着了!” “什么意思?你不是要回部队了吗?” “对,是要回部队了,但不是一般的部队,或许会消失好几年,再多的话就不能说了,你也无需过问。” 杨凡明白了,这妮子是要进国家的一些最顶尖的特种部队。 是那种很神秘很神秘的部队。 杨凡没有在问下去。 因为,酒来了。 开始喝酒。 鸢鸢喝的比杨凡更加的凶残。 杨凡想阻拦,可鸢鸢却说:“你要是够意思的话,还当我是个朋友的话,就陪我好好的喝一次,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让你跟我喝酒!” 说着,鸢鸢的一眼眶就红了。 杨凡怒道:“放屁,我们有的是喝酒的机会,你说你要消失几年,那老子就等你几年,你不联系我,那我联系你,总之,你记住了,我杨凡永远都拿你当我的朋友,你有任何的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鸢鸢听了这话,端起了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那可是三两的大杯子。 杨凡果然没有在阻拦,而是开始陪着鸢鸢喝。 这深一杯浅一杯的,不知不觉中已经喝掉了两瓶酒。 鸢鸢似乎醉了,可还要酒。 杨凡看不下去了,起身走到了鸢鸢的跟前,一把夺走了她手中的酒杯。 “你给我。”鸢鸢嘶吼着说道。 “休想在喝。”杨凡说道。 语气坚决的实在是让人不能反驳。 可鸢鸢不管,她喝多了。 要了几次,见杨凡不给她。 鸢鸢的眼泪瞬间爆发了。 她早就想哭了。 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现在,终于抓到机会了。 这妞哭的是那么的伤心。 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似得。 杨凡听的那叫一个心疼。 他抱住了鸢鸢。 鸢鸢开始挣扎,但杨凡抱的更紧了。 终于,鸢鸢不在挣扎了,她放弃了。 任由杨凡抱着自己。 这个时候,只有拥抱才能给她安慰。 又过了许久之后,鸢鸢开始哽咽,她哽咽着说道:“杨凡,你知道吗?我没有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