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做个交易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做个交易

同秦逆天谈好了之后,杨凡让他们先打车去机场,然后他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别墅。 三个老头还在喝酒。 地上全部都是酒瓶,这些人的酒量可真不是吹的。 杨凡进来了之后,三个人看了杨凡一眼,便继续说自己的话。 完全没有理会杨凡的存在。 杨凡笑了笑说道:“三位前辈,那啥,我有事儿得出去一趟,会有人一天三顿饭给你们按时送过来,有什么需要了,给我打电话,我会让人在第一时间给你们准备好送过来!” 听了这话,三个人这才暂停了下来。 “你有什么事儿?”杨昭问道。 杨凡说道:“去救个朋友。” “去哪儿救?什么朋友?”杨毅兴趣缺缺的问道。 “普通朋友,去上官家族救。” “怎么,她被上官家族的人拿下了?她犯什么错了?” “争夺准接班人。”杨凡笑道。 杨毅哦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是上官轻舞吧!” “对!” “祝你旗开得胜。”杨昭说道。 丝毫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 杨凡笑着说道:“谢谢,我信得过诸位不会通风报信,所以才告诉了你们,还往三位前辈不要通风报信!” “知道了。”杨毅说道。 “谢谢。”杨凡说道:“那就这么着,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三个老头也不客气,扭头便继续喝起说话。 杨凡驾车闪人。 三个老头却停了下来。 “你们跟上官家族的关系如何?”杨凤突然问道。 “三哥,没什么关系。”杨昭说道。 杨毅点头说道:“不认识上官家族的任何一个人。” “那就是说,就算我们帮杨凡你们也不会介意,对不对?” 这话一出,杨昭跟杨毅俱都一怔。 很显然,都没想到这杨凤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很快,杨昭便点头说道:“三哥,我不介意,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我也没意见。”杨毅说道。 杨凤点头说道:“是这样的,我总觉得欠杨凡一个人情,你们也知道我是一个不喜欢亏欠别人的人,所以,现在正好有机会还了,那为什么不还呢?所以啊,我决定去趟上官家族,他若是有需要了,我们帮一下,没需要了,也就算了,你们觉得呢?” “好啊,正好这京城无趣的很,而且,听说二哥也在上官家族,去跟他见一面倒也件快乐的事情。” “那还愣着做什么,走着。” 说话间,三个老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直奔火车站。 杨凡抵达了机场的时候,秦逆天等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好歹也是秦家名人堂的人,还真没等谁等过两个小时左右。 不过,一想到回来之后,就可以得到一笔巨款,想想也就没什么火气了。 “久等了,诸位!”杨凡说道。 “没事儿。”秦逆天说道。 “你都跟他们说了吧?”杨凡问道。 “什么?” “价格。” “哦,说了,每人五百万。”秦逆天说道。 杨凡点了点头。 虽然这秦逆天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可在这方面却没有骗自己的兄弟,这一点,还算不错。 杨凡见过心黑的,明明某个任务兄弟们每人可以拿到十几万美金,可,领头的却说只有几万。 那可是随时要掉脑袋的任务。 所以,就冲这一点,杨凡倒也觉得这秦逆天还算有点节操。 “那就上飞机吧!”杨凡说道。 秦逆天应了一声,随着杨凡上了飞机。 很快,飞机便开始起飞。 等到飞机逐渐飞的平稳了之后,秦逆天坐到了杨凡的对面。 “怎么了?”杨凡问道。 秦逆天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聊一聊,反正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抵达金陵城。” 杨凡问道:“想聊什么?” 秦逆天耸了耸肩说道:“随便啊,都可以。” “那你找个话题。” 秦逆天无语。 郁闷了一会儿,秦逆天突然说道:“我其实不像你看到的那样。” “什么意思?” 秦逆天没有直接回答杨凡,而是继续说道:“我知道这几天我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让你有些厌恶,虽然你没有流露出来,但我知道,好歹我也是秦家名人堂的队长,却如此的贪财,我要是你的话,我也瞧不起我。” “你错了,我没有瞧不起你,你凭自己的本事赚钱,这没什么。” “不不不,我不需要你的谅解,其实我想说的是,你没有经历过那种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日子,所以你永远都体会不到钱对于我们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可能你觉得我是秦家名人堂的队长,这样的身份下怎么可能缺钱,但我想给你说个故事!” 杨凡本来正在玩儿手机,听了这话之后,杨凡收起了自己的手机,说道:“行,你说吧!” “我十岁的时候,母亲跟沈家的人比武的时候,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这本是很寻常的事情,去医院接骨的时候,却查出了别的病,年代久远我忘记是什么病了,想要治好需要一千块钱,我父亲去找当时的掌舵人要钱,可惜,对方却给了一句没钱,那个年代的一千块真是巨款啊,我父亲很爱我的母亲,但是他用尽了全部的办法都没能筹到这一千块,无奈之下我父亲只能去抢劫,你能想到吗?就为了这一千块,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所以从小我就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来一定要赚很多的钱,很多很多的钱,可惜,我这个理想直到遇见你之前都没有实现,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就是爱钱,至少有钱了之后,我可以在生病的时候,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秦逆天的两行热泪渗了出来。 但他却依然在笑着。 “秦家虽然贵为十大古武世家的前三名,可惜,真的很穷,或者说,下面的人过的很苦,你知道我们每一个月的薪水是多少吗?只有四千块,可你知道其他秦家的人的工资是多少吗?不到两千块,在这样的时代,这么点钱能做什么?” 杨凡还真有些吃惊。 “说这些,我不是想替自己辩驳什么,也没有这个必要,活到现在,我也不是三岁的孩子了,什么狗屁尊严,面子,统统去死,无忧无虑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说呢?” 杨凡一边点头,一边说道:“那,我们不如做个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