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等等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等等

尽管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杨康对于杨凡的到来却是一点儿也不奇怪。 他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了。 杨康的眼神有些傲。 五十出头的年纪保养不错的缘故,让他显得就好像是四十来岁一样。 不管是气质,还是肤色俱都要比同龄人保养的好。 杨康的气质很是不凡,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样子。 杨凡相信他的医术不错。 因为,就在见到的那一刻,彼此的眼神曾经碰撞在了一起。 就那么一瞬间,杨凡便看的出来,杨康的医术不错。 当然,杨康也感觉的到杨凡的医术不凡。 “坐!”上官云翔说道。 杨凡也不客气,坐在了杨康的对面。 “杨康现在,这位便是给我爷爷下毒的高手,我刚才跟你说过的杨凡!”上官云翔介绍道。 杨康淡淡的说道:“我知道!” 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废话。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倒是对杨康先生仰慕的很,不管是杨昭,杨毅亦或者是杨凤俱都对杨康现在推崇的很,所以,一直都想见杨康先生一面,却不曾想竟然在上官家族见面了。” 杨凡一连说出了三个杨康熟悉的人名,而且,俱都是他的师弟。 这就让杨康淡定不了了。 “杨昭与杨毅现在还在你的手中了吧!”杨康不咸不淡的说道。 “不,不在,他们跟杨凤团聚了,恐怕过些日子会来上官家族找你。” “这么说来,我的三位师弟已经团聚了?” “对!”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这俩天的事情。” “杨昭身上的毒解了?” “你怎么知道杨昭中毒了?”杨凡好奇问道。 “当时杨毅找到了杨昭的时候,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可惜,我那个时候有事儿在身不能前去营救。”杨康很坦诚的说道。、 “原来如此。” “你的手段很是不俗,上官掌门体内的毒明明无比的霸道却没有自动发作,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似得,但,却又让上官掌门不敢乱来,稍微运气丹田之处便宛若刀绞一般,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抱歉,无可奉告!”杨凡说道。 “好,我便不在多问。” “你跟上官轻舞的关系也算不错吧!”杨凡突然问道。 “见过两三面,为她解过毒。” 杨凡笑道:“那你应该现在上官轻舞现在已经命悬一线的事情吧!” “与我何干?”杨康冷冷的说道。 杨凡说道:“你说的对,确实跟你没什么关系,行,喝酒吧!” 一句话便试探出了这杨康的人品 。 杨凡觉得他跟杨凤之间,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过,无所谓,他人品如何也跟杨凡没有什么关系。 此时此刻,喝酒才是王道。 上官云翔笑了笑说道:“杨凡,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杨先生是来给我爷爷解毒的,又不是来救我妹妹的,所以啊,你还是喝你的酒吧,在喝酒的时候,顺便想一想,待会儿怎么逃脱我的制裁。” “也对,我是得好好的想一想!”杨凡说道。 酒是好酒。 杨凡果然不在说一句废话,没过多久便干掉了两三瓶。 上官云翔见状说道:“怎么,就这么想去见我妹妹?不过,我成全你,来人啊,把杨公子带到我妹妹那儿去!” 话音刚落,便有人走了进来。 四个杀气腾腾的黑衣男子。 不用问也知道,全部都是死士。 “请吧,杨公子!”上官云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杨康突然说道:“等等!” “杨爷,还有何事?”上官云翔问道。 “让他吃了这东西,不然的话,你的地牢根本困不住他。” 说着,杨康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多了一个黑色小瓷瓶。 打开瓷瓶之后,倒出了一枚黑色小药丸。 杨康将药丸递给了上官云翔。 上官云翔交给了其中的一个死士。 对方正要出手,杨凡却不咸不淡的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吧!” 上官云翔耸了耸肩,把药丸递给了杨凡。 杨凡接过来之后,便丢入了口中。 上官云翔开始鼓掌。 很快,杨凡便被带走了。 关押上官轻舞的是在地牢的第八层。 这地牢明显修缮过,因为它看上去更加的坚固了。 杨凡被丢在了关押上官轻舞的牢房之内。 但,牢内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杨凡喊了几声上官轻舞的名字,俱都没有人应答。 杨凡打开了手机,接着手机的光芒这才看到了被丢在角落中的上官轻舞。 她整个人瘫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杨凡迅速的扑了上去。 将手捏住了她的命脉,简单的测试了一番。 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 看来,还活着。 只是,气若游丝,若不尽快得到救治的话,怕是活不久了。 杨凡便是医生,二话不说,便捏住了上官轻舞的命脉,度了一丝丝气息过去。 正要开始发力,可就在这个时候,丹田之处突然传来了一丝丝的疼痛。 杨凡对此异常的敏感。 他马上就觉得不对劲。 其实坦白的说,吃下了杨康给的药丸之后,杨凡也曾暗暗的试探过,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试探了半天,竟丝毫觉察不到那药丸的存在。 更别说是想要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了。 当然,没有检测出来,并不表示它不存在。 所以,杨凡格外的小心。 可没想到,现在刚要给上官轻舞开始治疗,丹田之处便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疼痛。 杨凡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他迅速的将上官轻舞的手撒开,然后运气开始检测自己的身体。 可为时已晚。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疼痛呼啸而来。 痛的杨凡瞬间要窒息。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那情形,就好像是整个人的灵魂都在痛。 杨凡顿时咬紧了牙关,死死的咬着,生怕一松开就会因为剧痛而咬自己的舌头。 但,情况越来越危险。 疼痛越来越激烈。 杨凡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在属于自己了,他感觉自己的皮肉正在跟骨头分离。 但更糟糕的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