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什么叫刺激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什么叫刺激

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尤其是超级巨款。 所以,杨康在听到了上官云翔的话之后笑了。 “上官公子,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去休息了,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 上官云翔点了点头。 杨康转身离去。 上官云翔在监狱内待了一会儿,交代了属下一番之后,也起身离去。 时间是个好东西。 可以抚平伤痕,也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东西,也可以治愈一个人内心的伤痕。 当然,更重要的是,可以让杨凡活下去。 是的,杨凡活过来了。 当他再次睁开了眼睛的时候,眼前依然漆黑一片,但,杨凡知道,此时此刻已经是白天了。 这是他多年的职业生涯培养出来的敏感度。 兴许是已经适应了这漆黑环境的缘故,所以,此时此刻的杨凡已经可以看清楚这监狱内的一切了。 偌大的狱室内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上官轻舞。 狱室外面空无一人。 但,杨凡可以感觉的到,在狱室门外站着俩人个人。 杨凡感受到了他们的呼吸。 但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杨凡想起了自己此时此刻中毒的事情,他迅速的开始运气。 这不运气不要紧,一运气顿时被吓了一跳。 原本澎湃激荡的丹田之内此刻竟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是说,杨凡的一身修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彻底的废掉了。 这让杨凡瞬间有种想要崩溃的感觉。 坦白的说,杨凡现在的医术之所以不凡,完全是因为他修炼出来的气息,可现在他修炼出来的那些气息全部都消失不见了,也就意味着,杨凡的医术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所以杨凡才有了崩溃的感觉。 这种感觉极其的糟糕。 糟糕的让杨凡一下子傻坐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杨凡不是寻常人,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杨凡都是极其出色的。 所以,在崩溃了不到三分钟之后,杨凡便将自己沮丧的情绪收敛了起来。 因为杨凡知道,沮丧是不管用的,真正管用的是正做起来,好好的修炼,只有好好的修炼才有一线生机。 于是乎,杨凡开始修炼。 不过,修炼之前,杨凡还是走到了上官轻舞的跟前,检测了一番这妞的气息,发现,比昨天的更加虚弱了。 这对于杨凡来说可是一个极其糟糕的消息。 杨凡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修炼出一点点的内劲来,然后赶紧给上官轻舞解毒,不然的话,她很快就要去见阎罗王了。 没有时间耽搁了,杨凡开始修炼。 可更加让杨凡崩溃的事情还在后面。 修炼了一个小时,竟然没有聚集起一点点的内劲来。 这是杨凡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也是对于杨凡来说最为搞糟的事情。 杨凡完全懵了。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两枚戒指此时此刻也好像失效了。 杨凡就这样呆呆的坐着。 直到狱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杨凡这才回过神。 浴室内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起来,雪白的灯光有些刺眼。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上官云翔。 “中午好!”上官云翔笑咪咪的说道。 “中午好!”杨凡说道。 “怎么样,身体还疼吗?哦,不对,不是身体,是灵魂,你的灵魂还疼吗?”上官云翔得意洋洋的说道。 原本俊朗的面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无比的扭曲。 在杨凡看来,此时此刻的上官云翔可真难看。 他的那张面孔让杨凡觉得倒胃口。 “还好,我撑得住!”杨凡不咸不淡的说道。 在别人看来,杨凡此刻的情形完全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可坦白的说,杨凡自从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儿的痛。 上官云翔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吗?果然好骨气,不过,杨凡,坦白的说,你要不想继续遭罪的话,我倒是有个法子让你缓解一下!” “什么法子?”杨凡故意问道。 上官云翔本以为杨凡会很有骨气的不打理自己,可不曾想,他竟然会询问自己。 在上官云翔看来,杨凡嘴巴上说着能撑得住,可实际上上却早就溃败了,撑不住了。 “很简单,沈家藏宝库的地址告诉我,开启宝藏的钥匙交给我,我就给你一条生路,不然的话,不出三日,你体内的毒便会彻底的发作,到时候,你要比现在痛苦十倍百倍。” 杨凡沉默了。 上官云翔却说道:“当然,只要你肯把宝藏地址跟钥匙交出来的话,我甚至可以考虑给我妹妹一条生路,注意,不仅仅是上官轻舞,还有上官樱舞,我知道你跟樱舞的关系更好!” “你把她怎么了?”杨凡问道。 “你说呢?”上官云翔笑的着实凶残是反问道。 杨凡觉得此时的上官云翔完全是在扯淡。 自己的手机虽然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也接不到上官樱舞等人的电话,但杨凡知道,想要动上官樱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经历了上次被绑架的之后,杨凡可是给上官樱舞增派了不少的人手暗中保护着她们的安全。 “那我要是不把宝藏的地址跟钥匙交给你呢?” “那你就是在找死,哦,不对,那你就是在自寻苦恼,你放心,我也不会弄死你,但我会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痛不欲生的,你的那些女人想必都很爱你,你也很爱她们,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一个个的死在你的面前,当然,在死之前,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刺激的。” 说着,上官云翔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当中充满了邪恶。 杨凡觉得自己还真是有点低估这家伙了。 本以为他只是有些野心,可现在看来,他不仅仅是有野心,而且,还很邪恶。 “好了,今日的会面就到此结束,晚饭过后,我还会来的,到时候,我希望可以听到我想要的答案,要是你敢让我失望的话,我到时候会打一个电话,一个让你后悔终生的电话,至于是什么电话,你自己去想吧!” 说着,上官云翔挥了挥手,起身闪人。 狱室内的灯很快熄灭,整个狱室又变成了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