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谢谢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谢谢你

上官轻舞最不想看到人的除了上官云翔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是的,出现在狱室内的就是上官云翔。 此时的他红光满面一脸的得意。 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个实力不俗的死士。 雪白的灯光狠狠的刺痛了上官轻舞的眼睛,这妞迅速的闭上了眼睛。 上官云翔没有发现这一幕。 他就像是帝王在巡视自己的江山似得,踱着方步得意洋洋的在狱室内走来走去。 走了一会儿之后,他站在了杨凡的面前。 上官云翔踹了杨凡一脚,不屑的说道:“你不是很牛鼻嘛,你不是想要拿下我们上官家族吗?怎么现在跟条死狗似得躺在这儿,有种你起来呀!” 杨凡没有反应。 给上官轻舞的治疗耗费完了他全部的精力,此时此刻的他正在疯狂的休息,恢复自己的体力。 上官云翔当然知道杨凡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因为他知道杨凡中毒了,若不及时解毒的话,所剩的时日也不多了。 本以为杨凡还会撑着,可不曾想,他竟然已经昏死了过去,上官云翔本来想跟杨凡继续谈一谈沈家宝藏的事情,可没想到白跑了一趟,所以,这让上官云翔很是不爽。 所以他踹了杨凡一脚。 “真是个垃圾!” 说着,上官云翔迅速闪人。 很快,偌大的狱室内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上官轻舞开始朝着杨凡的方向爬去,这妞的命虽然抱住了半条,可是却依然孱弱的很,所以,爬行的速度很是缓慢。 而且,没往前一步对于上官轻舞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好在这种折磨是来自身体的,所以,上官轻舞撑得住。 艰难的爬行了十多分钟之后,不到两米的距离总算是爬完了。 上官轻舞总算是躺在了杨凡的身边。 但她也没有力气了。 此时的上官轻舞是多么想拥抱一下杨凡,拥抱一下这个为了救自己,却将自己也搭进来的男人。 是的,此时此刻的上官轻舞心中充满了感激。 她甚至愿意为杨凡付出自己的一切。 只要杨凡能够平安无事。 这是上官轻舞现在最真实的想法。 可惜,她自身难保,更别说为杨凡付出自己的一切了。 上官轻舞越来越急。 她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轻轻的推了一下杨凡,可惜,没有任何的结果。 急火攻心,上官轻舞自己也昏厥了过去。 杨凡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又过多久。 狱室内依然是漆黑一片。 但杨凡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边有人。 杨凡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自己的身子,就好像是熟睡中的人翻了个身似得,他试探了一下。 果不其然,自己的身边有人。 而且,还是一个躯体娇弱之人。 上官轻舞? 这个名字突然在杨凡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于是乎,杨凡一点点的抓住了这妞的命脉,然后慢慢的度了一丝丝的气息进去。 当他的气息监测到了熟悉的一切时,杨凡终于敢断定,躺在自己身边的人,确实是上官轻舞。 杨凡本就想给他继续治疗,得知这妞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倒也觉得省心了不少,于是乎,杨凡又开始了治疗。 但,这刚刚开始治疗的时候,杨凡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首先,自己体内的毒已经彻底的被解掉了,其次,自己的修为不知道被昏迷之前强大了多少。 虽然还比不上自己最巅峰的时候,可是比上次昏迷之前强了太多太多了。 杨凡的心情自然是无比的惊喜。 因为,照这么下去的话,自己很快就能够恢复自己的修为不说,而且也能够将上官轻舞治好,甚至带着这妞逃出去。 杨凡当然知道,自己一个人逃出去的胜率要远比带着这妞逃出去的胜利大的多,但,不知道为什么,杨凡就是愿意带着她一起走。 或许是因为俩人也算是共患难了。 今日的治疗更加的顺利。 上官轻舞体内的伤正在被迅速的治疗,这妞的修为也在慢慢的恢复。 杨凡能够感受的到这一切。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今日给上官轻舞治疗完毕之后,杨凡没有昏迷过去。 杨凡暂停了修炼之后,便又开始疯狂的修炼了起来。 没有一刻能比的上现在更加的让杨凡渴望实力了。 他发誓,若是自己能够活着出去的话,一定会疯狂的报复上官云翔,报复那个给自己下毒的家伙。 上官轻舞的身体在杨凡的治疗下,已经明显好了很多。 她再也不用耗费十多分钟爬两米的距离了,她甚至已经可以慢慢的站起来,然后慢慢的走路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这妞知道,自己总算是从死亡的边缘回来了。 与此同时,上官轻舞发下了生平最狠毒的一个誓言,那就是出去之后,要不惜一切代价对付自己的哥哥。 既然他都能够做出如此无情无义之人,那自己还顾及兄妹之情做什么。 又是一日很快过去。 杨凡停止修炼,她又开始给上官轻舞治疗。 这一切,上官轻舞也没有昏迷,她很清醒的接受着杨凡的治疗。 “杨凡,谢谢你!”上官轻舞说道。 声音很小,但杨凡却听的清清楚楚。 “你我之间,无需说这些!”杨凡回应道。 “我知道你对我的恩情不是说这两句话就能够抵消的,但杨凡,我想说的是,我再也不跟你任性,耍心眼了,我会跟你好好的合作,甚至是全力辅佐你,请你相信我,从今往后我就是最有利的助手之一!” “现在说这些还早,我们能不能出都是个未知数,被困在这里边这么久了,要是在这么耗下去的话,恐怕就算能治好你的身体却也要被活生生的饿死,所以,什么都别说,保存体力,其他的事情,等到我们出去之后在说!” 上官轻舞不在说话,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杨凡开始治疗。 疯狂的治疗。 但,该来的还是要来。 就在杨凡给上官轻舞又治疗了一天之后,监狱的门缓缓打开。 雪白的灯光再次亮起。 这一次来的,不仅仅有上官云翔还有给杨凡下毒的那个老东西。 看到了他的时候,杨凡的心中冷笑着。 他知道,自己胸口中的那口恶气终于有机会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