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师傅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师傅

第2018章 杨凡不能不吃惊,不能不意外。 眼前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杨凡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几乎够用了。 “你感觉如何?”杨凡问道。 上官轻舞说道:“累。” 她的声音绵软无力。 “除了累呢?” 上官轻舞摇头,随后问道:“这是哪儿?” “京城!” “我怎么来这儿了?杨凡你救了我?” “算是吧!”杨凡说道。 “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上官轻舞又说道。 “不说这些,你先躺下,我给你诊断一番,看看你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 说着,上官轻舞躺了下去。 杨凡捏住了她的命脉,仔仔细细的诊断了起来。 这妞的脉象平稳有力,不像刚才犯病时紊乱。 而且,她体内似乎有了一股别样的气息正在帮助她化解有伤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儿? 杨凡搞不明白。 但,似乎这妞的身体真的好了。 体内的毒也解了。 杨凡解释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但,他的心情是高兴的。 “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等你彻底的睡醒了,我们在聊。”杨凡冲着上官轻舞说道。 这妞点了点头,随后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杨凡带着众人出了房间。 “看样子樱舞你可真是你姐的福星啊!”杨凡说道。 上官樱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应该早点让你过来了。” “杨凡,你别这么说,她可能命不该绝吧。” “不管怎么说,我得谢谢你!”杨凡笑道。 上官樱舞道了句:“谢我干什么,千万别说这种话,你告诉我的!” 杨凡笑道:“得,我不说。” 上官樱舞点了点头,问道:“你这段事件去哪儿了?” “别提了,被你的那个哥哥关在了地牢中!” “啊?地牢中?真是可恶!” “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嘛!” “嗯,不说这些了,既然我姐已经醒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这么着急?” “当然啊,我现在上班了啊,请假这种事情是要扣钱的!” 杨凡大笑了起来。 因为他觉得实在是太搞笑了。 “你笑什么啊,瞧不起我们上班一族啊!” “不敢不敢,那你赶紧回去上班吧,等你休息的时候咱俩再聊吧!” 上官樱舞点了点头,跟杨凡打了个招呼,又看了看般若,这才转身离去。 “好邪门啊!”般若看着上官樱舞离去的背影说道。 杨凡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兴许真如她说的,上官轻舞命不该绝!” “喂,这种话你也相信啊,那可是幽兰啊,沈家最致命的毒药啊,你都束手无策啊。”般若说道。 很显然,般若不相信上官樱舞说的话。 杨凡却笑了笑说道:“般若,你有点敏感了,上官樱舞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我很清楚,而且,我蛰伏的时候跟她相处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于她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 “我倒不是怀疑她的人品,而是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什么事情?” “我也说不来,但我总觉得她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另外,你真的觉得,幽兰这种超级剧毒是上官轻舞自己解掉的?” “不然呢?”杨凡反问道。 别人不知道上官樱舞,可是杨凡却清楚的很。 这妞要是真有什么厉害手段的话,也就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下场了。 所以,对于她,杨凡自然是愿意相信的。 “得,当我没说,但愿你的坚持的对的。”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了,别生气,我当然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但我做事有分寸,这点你无需担忧!” 般若妩媚一笑道了句:“我才没有生气呢,好了,时候不早了,你饿不饿?” “还好,要不你点外卖让人送来吧!” 般若应一声,忙活去了。 杨凡将一直守在别墅外面的白狼叫了进来。 “老大,有何吩咐?” “忙你的去吧,这事儿暂时不想要你了。” “得咧,老大,我去忙了!” 杨凡点头。 “哦,对了,你最近在忙什么?” “巩固地盘啊,赚钱啊。” “那个事情呢?” 白狼一听这话,顿时警觉的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老大,那个事情还在进行中,你无需担心,有什么情况会第一时间汇报给你的。” 杨凡说道:“要百分之一千的小心,明白吗?” “明白!” “好了,忙你的去吧!” 白狼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几辆车迅速驶离了别墅。 杨凡转身回了别墅。 坐在院落中的藤椅上,杨凡思考着眼前的这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起。 杨凡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心中顿时狂喜不已,他迅速的接了起来。 “师傅,好久不见,你终于联系我了。”杨凡说道。 “有事儿说事儿!”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无比冷漠的声音。 杨凡见怪不怪。 这老头打交道二十来年了,打记事起,这老头说话就是如此的冷漠。 不过,时间久了,杨凡倒也觉得这冷漠的声音中也有别样的温度。 只是寻常人感受不到罢了。 杨凡笑道:“本来想请您老人家出山,帮我解决一个麻烦的。” “什么麻烦?” “幽兰您知道吗?” “知道。” “能解开吗?” “不能!” 老头干脆利索,杨凡瞬间无语。 “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了!”杨凡说道。 刚说完,老头就挂了电话。 杨凡真真无语了。 本以为这么久没见,老头必定会跟自己好好的叙叙旧。 可不曾想,他还是老样子,不仅没有跟自己许久,反而还果断的挂了电话。 真是让人崩溃啊。 “谁的电话啊?”般若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我师父的。” “真的假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物?他怎么想起给你打电话了?” “我给他打过电话啊,他没接,这不给我回过来了嘛,可谁曾想,还是跟之前一样,就像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没说两句话就挂了电话!” 般若被杨凡的话逗笑了,咯咯的笑了起来。 笑了好一会儿之后,般若这才停了下来。 “杨凡,晚上吃了饭之后,你能不能陪我去见一个人?” “见谁?”杨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