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保重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保重

第2035章 “借钱!”秦逆天很是直接的说道。 杨凡愣了一下,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逆天,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秦逆天摇头说道:“我是认真的。” “那好,你告诉我,借钱做什么?” “改善秦家人的生活,我们秦家这些年过的如何想必你也知道,我很早就想改善秦家人的生活,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虽然只是暂代掌门人,可我却也想改变我们秦家人的生活!” 杨凡点头说道:“好啊,想法很好,借多少?” “一百亿!”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倒是敢狮子大开口啊。” 秦逆天说的这个数字并没有吓唬到杨凡,但是,他的野心却彻底的暴露在了杨凡的面前。 是的,杨凡意识到,这秦逆天根本就不是想暂代掌门人一职,很显然,他就是想当这个掌门人。 但,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既然有能力,而且那么多人支持,为什么不上? 反正,这事儿要是给了杨凡,杨凡肯定上位。 “所以,你个把小时之前说的暂代掌门人一职不过是为了试探你在秦家的群中基础?”杨凡笑咪咪的问道。 秦逆天说道:“你看出来了?”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所以,借不借?” “借啊!” “什么时候到位?” “随时啊!”杨凡笑道。 秦逆天却狐疑的看着杨凡。 “不对劲,你很不对劲。” “如何不对劲?” “你应该很是厌恶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却还把钱借给我,我有点看不透你的心思!”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逆天,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多疑!” “此一时彼一时,在秦上善没有出事儿之后,我只是名人堂的队长,为了钱给你卖命,但现在情况不同了,秦上善的出事儿给了我一个绝佳的机会,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我自己的定位。” “所以,野心也在这个时候蹦了出来?” “野心我一直就有,只是,一直都在压制,但,这一次我压制不住了,你是上位者,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我此刻的心思,但杨凡,有件事情我必须得跟你坦白。” “什么事儿?” “我对权利并不渴望,或者说,我上位的目的并非是为了高高在上的看着脚下的芸芸众生,我只是想为秦家做点事情,也紧紧是想让秦家的人过的好一些,仅此而已,我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我想要上位的初衷!” “嗯,般若在京城的时候也曾经跟我说过这些话!”杨凡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我相信你说的,你们都是想要为秦家做点事情,也都想让秦家的人过的好一些,我理解!” “般若挺好的,我也知道她的心思,可惜了,她终究是一介女流,而且,心不狠,她其实有机会干掉秦上善的,但她没有那么做!” “与其说是心不狠,还不如说是有自己的底线,你觉得呢?” 秦逆天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你说的。” 杨凡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也感谢你的坦白,你钱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给我账号!” 秦逆天将账号给了杨凡,但户名却不是秦逆天自己的。 “怎么,不是你的户名?” “我跟账房先生要的,应该是我们秦家的主账号,你把打在这个账号上就行了!” “好!” 杨凡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是打给财神爷的。 很快,财神爷接了起来。 “老大,有何指示?” “明天一早给这个账号打一百亿,账号我随后发给你!” “好!” 杨凡应了一声,叮嘱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钱,我会在十年之内还给你。”秦逆天说道:“如果在这十年之内我出点什么意外的话,那么,我们秦家也会将这笔钱还给你的。” “这话我信,那么现在可以喝酒了吗?”杨凡问道。 秦逆天说道:“好,但喝酒之前,我还是有个问题想问清楚!” “我为什么要借给你钱吗?” “你真的很聪明。”秦逆天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理由,只是想结个善缘罢了!” 秦逆天盯着杨凡看了一会儿,说道:“好,我给你一个承诺,在我欠你钱的这段时间内,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不违背天道与我的底线,我都会帮你。” “好啊!” 酒是好酒,杨凡喝的很是痛快。 酒过三巡,秦逆天有了醉意,他说道:“杨凡,你还记得下午我们见面的那个山洞吗?” 杨凡点头。 秦逆天说道:“你知道吗?我就是在哪里出生的,但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是被上一任的名人堂堂主捡到的,若不是他发现了我,那我恐怕也就活不到现在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逆天就好像是在讲述一个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故事。 但是杨凡却听从了对命运的愤怒与不甘。 “那咱俩还真有点像,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我是被我师父捡到的。” 这话让秦逆天有些诧异。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秦逆天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我一直以为你出生世家,背景深厚,因为你的气质卓尔不凡,可我没想到你竟然跟我一样,看样子咱俩还真是同病相怜,来,喝!” 杨凡点头,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将酒灌入了口中之后,杨凡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或许你说的对,没准我的亲生父母确实身份不凡呢。” 秦逆天不在废话,开始喝酒,深一杯浅一杯。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 杨凡也不在说话。 一大坛酒很快就被喝完了,秦逆天打开了第二坛,第三坛...... 杨凡离开名人堂居住的这栋小楼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 秦逆天没有醉,杨凡自然也没有醉。 离别的时候,彼此还拥抱了一下。 但杨凡知道,这大概是作为朋友的最后一个拥抱。 拥抱过后,就再也不是朋友了。 杨凡知道这一点,秦逆天更加的清楚。 “保重!”秦逆天说道。 杨凡笑道:“你也是。” 说着,放开了彼此。 杨凡大步离开了小楼。 出了小楼的别院之后,便看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站在了漆黑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