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有道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有道理

第2045章 “上官轻舞,我不想记仇,也不想活在仇恨中,可是你们之前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坦白的说,要不是在看杨凡的面子上的话,我今天不可能站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话,至于其他的事情,尤其是和好,补偿这种话,更是希望你再也不要提起,因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继续做你的大小姐,而我也有自己的人生,所以,请你不要在来打搅我了。”上官樱舞特别生气的说道。 “妹妹,我知道我们之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你不可能轻易的原谅我们,但现在不是以前了,我现在愿意用我往后的人生来赎罪,我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不用,我不用你来赎罪,我也不想跟你产生太多的交集,你走你的阳关道好不好?让我走我的独木桥吧,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上官轻舞沉默了,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没一会儿,杨凡便听到了无比低沉的抽泣声。 这是上官轻舞的声音,杨凡熟悉的很。 只是听到了这儿的时候,杨凡不禁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俩姐妹之间的芥蒂很深,想要缓解,可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 杨凡正要敲门,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听的上官轻舞突然带着哭腔说道:“妹妹,难道我想表达一下我对你的感激之情都不行吗?我知道这次要不是你的话,我肯定不要活到现在的。” “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对你产生了一些有用的帮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这样吧,我也不需要你的感激之情!” “你怎么能够不懂呢?明明就是你解了我体内的毒,别人不知道,但是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解毒?我想你真的对我产生误会了,我不是医生,我也没有杨凡那样的本事,如果我有这样的本事的话,我早就不用在上官家族受罪了,我早就带着我的母亲离开了。” 杨凡隐约觉得这上官轻舞似乎是想从上官樱舞的口中打探出什么消息。 因为她这一番话看似在感激上官樱舞,可实际上却是用这样的方式在套上官樱舞的话。 这让杨凡有些不悦。 难道说,这上官轻舞所谓的改变只是在自己面前伪装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听的上官樱舞又说道:“你如果真的要感激的话,那你应该去感激杨凡,因为你不知道在你中毒期间,杨凡为你付出了多少,你也不可能杨凡当时是有多么的担心你!” “我自然会感谢杨凡的,但是妹妹,我也会感激你的,你说到做到,我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但是我必须得感激你,我会做给你看的,今天晚上打搅了,我先走了!” 说着,杨凡便听到了脚步声。 看样子是谈话结束了。 杨凡迅速的后退了几步,悄声无息的回到了客厅。 上官轻舞的话虽然让杨凡怀疑不已,但是她最后说的那一番话看上去还算是发自肺腑。 不过,杨凡觉得好好的观察一下上官轻舞。 没一会儿,上官轻舞跟上官樱舞俱都下来了。 “杨凡,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上官樱舞惊喜的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刚回来没多久,怎么,你们谈完了?” “嗯,聊完了,我们回去吧!”上官轻舞笑了笑说道。 “也好,那就回去吧,樱舞,你早点休息。” “嗯。”上官樱舞犹豫了一下说道。 从她的表情来看,似乎不想让杨凡走。 因为杨凡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不舍。 “哦,对了,你母亲呢?”杨凡随口问道。 “出去游玩去了,她自己委屈了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解放了,就约了几个姐妹出去玩儿去了。”上官樱舞笑了笑说道。 “那感情不错。”杨凡笑道。 上官樱舞点头。 又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彼此作别。 回去的路上杨凡一言不发,似乎在想事情。 上官轻舞觉得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便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哦,没什么,在想事情。” “想什么呢?” “我过俩天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 “干什么去?去哪儿?”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查户口啊!”杨凡笑道。 上官轻舞说道:“我只是有些担心你,毕竟,在上官家族的地牢中关了那么久之后,我现在特别的小心胆小。” “我还以为你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早就看透了,无所谓了。” “怎么可能无所谓嘛,我们那么危险的情况下还一个劲儿的想要活下来,现在活下来了,自然要对得起当初的求生欲望!” “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这次出去可没什么危险,不过是去见几个老朋友。” “我认不认识啊?我也想跟你一起去。” “上官轻舞,其实我不大喜欢你这么刨根问底,而且,我们现在只是朋友,你这么问,让我有些尴尬!” 上官轻舞顿时一怔。 笑容在这妞的脸上凝固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暗淡的说道:“对不起,我以为我们一起经历了生死,关系就会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的关系确实跟以前不大一样了,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关系,都得给彼此留一些空间,你觉得呢?” 上官轻舞使劲点头。 杨凡笑道:“我也没有怪你,我只是觉得有些尴尬,你也别多想,待会儿回去之后好好的休息,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我请你吃饭。” “怎么,你不在我的别墅内休息?” “怕是不行,我另外约了别的朋友,你也知道我的朋友多,好不容易回来了,总有一些人想要跟我见个面儿,所以就约到这个时候了。” 上官轻舞无比郁闷的道了句:“我还以为你会跟我一起睡觉呢,看样子是我想多了,也对,我们只是朋友,又不是恋人!” 这妞的神色无比暗淡。 杨凡却没有安慰一句话。 因为上官轻舞的话让他实在是尴尬,除了尴尬之外还有些压抑。 杨凡生性洒脱,不习惯被束缚,可偏偏上官轻舞现在却处处束缚他,这让杨凡实在是不舒服。 本来打算修炼的杨凡只能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很快,上官轻舞的别墅到了。 杨凡跟这妞道了声晚安之后,便驾车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