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四章 我愿意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零六十四章 我愿意

第2064章 “你想多了吧!”那护宝人听了上官云翔的话之后突然说道。 上官云翔一愣。 有点不大明白这护宝人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前,前辈,您,您这话是,是什么意思?” “你真以为我相信你说的话?” “前辈,我,我不明白!” “不明白就对了,实话告诉你们,从你们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发现了你们,后来眼睁睁的看着你的人威胁着杨凡这小子进了山洞,可你却告诉我说,你是被威胁我,这不是骗我吗?所以我断定你肯定是坏人,只有坏人才会威胁他人,而且,你威胁着杨凡来了这个地方,那说明你对这些宝藏是有企图的,综上所述,我断定你是坏人,既然你是坏人的话,那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那护宝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似得看着上官云翔。 上官云翔傻眼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本以为自己翻盘了。 可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是在调戏自己。 “老东西,你找死?”上官云翔怒喝道。 那护宝人听了这话,那叫一个失望的看着上官云翔说道:“我刚才不过是试探了你一下,可你竟然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可惜,你如果能忍得住的话,我还真打算帮你对付杨凡的!” 上官云翔崩溃了。 “前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上官云翔赶紧说道。 没办法,这老头是自己的唯一的希望了。 如果不能说服他帮自己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结果必将是难以承受的结果。 那护宝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前俯后仰,那叫一个惨烈。 “你,你真够愚蠢的,你,你这样的人,是,是怎么当上掌门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老头笑的都要在地上打滚了。 杨凡也忍不住笑了。 着实没想到这老头竟有如此顽劣的一面。 上官云翔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彻底的崩溃了。 谁能想到这个看上去颇有仙风道骨的老头竟然如此的出尔反尔。 上官云翔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眼凑着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虚弱,上官云翔想死的都有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杨凡笑咪咪的看着自己,上官云翔知道,自己输了。 彻底的输了。 事到如今,自己只能求饶。 求杨凡给自己一条活路。 “杨凡,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了,看在我妹妹的份上给我解药吧,好不好,你放心,只要你给了我解药,我发誓再也不与你为敌。” “后悔了?”杨凡笑咪咪地问道。 上官云翔点头如捣蒜一般的说道:“后悔了,我真的错了,就是个蠢货,我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你把你自己的亲妹妹折磨的生不如死并且关在你们家的地牢时,你怎么不想想,她可是你的亲妹妹,现在你还有脸说看在她的面子上?” 上官云翔不吭气了。 杨凡继续说道:“你把我关在你们上官家族的地牢时,你怎么不想着总有一天你会落入我的手中?” 上官云翔面如死灰,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甚至觉得自己说句话都是错误的。 这是上官云翔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上官云翔一直以为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嫩了,跟杨凡斗起来简直幼稚的就好像是婴儿在跟一个智者斗。 “哟,把自己的亲妹妹都关在地牢里边,啧啧,上官家族的人就是够狠啊。”就在这个时候,那护宝人嘲讽道。 杨凡觉得这老头可真是个人才啊。 这种话也只有他才能够说的出来了。 上官云翔呆若木鸡的看着杨凡,眼神中尽是求饶之色,嘴巴蠕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一刻的上官云翔突然很想自己的爷爷,想自己的父母,甚至是想一起长大的妹妹。 他多想时光可以倒流,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可时光又怎么会倒流呢? 痛哭。 上官云翔突然开始抱头痛哭。 哭声凄厉,宛若遭遇了这辈子最大的伤心之事。 杨凡冷漠的看着他,没有同情。 因为,上官云翔不值得同情,杨凡对于他只有仇恨。 当初差点害的杨凡死在地牢中的时候,杨凡就发誓,这个仇这辈子一定要报,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 而如今,这个仇总算是报了。 杨凡觉得很爽。 像上官云翔这种人就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一个大老爷们,哭哭泣泣的像什么话,我要是你的话,就站起来,用自己的拳头去向敌人证明自己不是懦夫!”那护宝人掷地有声的说道。 只是杨凡却无语了。 很显然,这老头又犯病了。 但可惜,上官云翔已经没有了斗志。 他拥有的只是恐惧与绝望。 彻底的绝望。 六七个死士也已经倒在了地上,面色痛苦。 杨凡走到了上官云翔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漠的说道:“如果,我可以给你解药,但前提是你得付出一些代价,你可愿意?” 结果,这话刚一出口,上官云翔还没得及说什么,便听的那护宝人便迫不及待的说道:“杨凡,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你一旦给了他活命的机会,那他接下来肯定疯狂的报复你,到时候遭殃的必定是你啊!” 说着,老头身子一跳站在了另外一边说道:“他敢?解毒的是留一手不就行了?” 杨凡败给这老头了,真是个戏精啊! “我愿意!”上官云翔哭着说道。 “如果说这个代价是让你交出上官家族掌舵人一职,你可愿意?” 上官云翔使劲点头,他哭着说道:“你想要这个掌门人的职务,你拿走就是了,它不好玩儿,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杨凡说道:“那行,就这么定了,我们出去吧,沈前辈,劳烦你把这些人都运出去吧!” “呸,小子,我沈某人可不是你的佣人。” “我来的时候给你带了几箱茅台,就在山脚下。”杨凡说道。 “你看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可是喝过酒的,在我沈某人看来,喝过酒就是朋友,朋友帮朋友,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说着,便拎起上官云翔与一名死士,随后凌空一跃朝着那洞壁攀爬而去。 起起落落间便消失不见。 杨凡也不甘落后,拎起了两名死士朝着上面攀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