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六十九章 愤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零六十九章 愤怒

第2069章 “云鼎会所的老板叫周云鼎,是国际上某个大牌化妆品的国内总代,家里边也有些背景,跟很多明星打过交道,昨天晚上跟我厮混的那妞还想让我介绍给她认识呢,出了名的色鬼,他比较怕我妹妹,可惜我妹妹不在,不然的话,我妹一个电话过去,他就得跪下来求饶!”上上官云翔跟着杨凡去云鼎会所的时候说道。 杨凡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你妹在金陵城很是厉害?” “那当然,不然的话,我们家的经济大权怎么会给到她的手中,她在金陵城的商界还是很有份量的。” 杨凡说道:“这话我信,你妹做生意确实不错,把你手机给我!” 上官云翔赶紧将手机递给了杨凡。 “算了,你来拨号吧!” 杨凡没接他的手机。 “给谁?” “你妹啊!” “哦!” 上官云翔赶紧拨号。 但,可惜的是,电话刚通了,对方就挂断了。 杨凡那叫一个无语。 “给个短信,告诉她是我!” 上官云翔赶紧发短信。 结果,短信刚出去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 杨凡接了起来。 “杨凡,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认识周云鼎吧!” “认识,怎么了?” “给他打电话,让他别特么的对唐雨诗下黑手,不然我剁了他!”杨凡怒道。 上官轻舞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你稍等,我这就打!”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等了一会儿,上官云翔的手机再次响起。 电话依然是上官轻舞打来的,杨凡接了起来。 “搞定了,杨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么的,我也不知道,般若告诉我,雨诗在云鼎会所,让我去救她,我估摸着是被周云鼎那孙子欺负了吧!” “雨诗确实在云鼎会所,我给周云鼎打了电话,他说没有欺负,但他的话可信度不高,你现在在哪儿?” “去的路上!” “那你快点,周云鼎真要喝多了,极有可能做出畜生不如的事情来,我虽然给他打了电话,他也表示自己肯定不会乱来,但,喝多了之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明白,你在哪儿?” “京城,我明天一早的航班回去,本来今天要回去呢,可结果临时有事儿耽搁了,明天见了面儿在细聊吧!”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车速已经飙到了一百五六,可杨凡还在加速。 大晚上的也没什么车辆,再加上杨凡找人心切,所以根本什么都不管了。 二十多分钟之后,云鼎会所到了。 杨凡直接开车将会所门口的护栏撞开冲了进去,几个保安见状,顿时手持利器追了进来。 “这些垃圾你来处理。” “这太容易了!”上官云翔说道。 说着下了车之后,上官云翔冲着怒气冲冲扑来的保安喝道:“一个个的都尼玛瞎眼了?知道老子是谁不?” 其中有个保安认识上官云翔,赶紧小心翼翼的说道:“原来是翔爷,您怎么来了?” “周云鼎呢?” “在最上面的包厢内!” “行了,你们修大门去吧,老子去找他了!” 说着,带着杨凡朝着里边走去。 这会所外面看没什么,可里边却是装修的无比奢华。 “那周云鼎一般宴请重要的人物就在最里边的那栋小楼中,其实那儿也是他养女人,玩儿女人的地方。” “那你就别特么的废话了,跑起来!”杨凡喝道。 他现在已经无比担心唐雨诗,一旦唐雨诗真的出点什么意外的话,那自己可真没办法跟她的父亲以及她的弟弟交代。 上官云翔不敢在说一句废话,带着杨凡迅速的朝着那小楼奔去。 到了小楼前面,杨凡问道:“在那一层?” “就在楼顶最上面的那个房间!” 话音刚落,杨凡凌空一跃,身子便跳到了小楼的三层,也是最高楼层上。 透过玻璃果然看到了里边的唐雨诗。 在唐雨诗的跟前坐这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想必他便是周云鼎,此时的他正在不断的劝唐雨诗喝酒,而唐雨诗正在使劲的挣扎着。 杨凡怒了。 一拳干掉了眼前的窗户,然后整个跳了进去。 杨凡的突然出现顿时吓了周云鼎一跳,当他看清楚杨凡时,瞬间怒喝道:“草拟吗的,哪儿来的沙比,找死了吧!” 杨凡懒得理会他,扑上去便是大嘴巴子左右开弓抽打了起来。 杨凡什么修为,周云鼎什么修为,两个巴掌下去那周云鼎的面孔便肿了起来,周云鼎不甘心的想要反击,杨凡直接一拳重击在了他的脑袋上。 只听的咔嚓一声脆响,那周云鼎的鼻梁骨便彻底的断裂了,而后触目惊心的血液便从鼻梁之处喷洒了出来。 下一秒,周云鼎发出了堪比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云翔杀到。 杨凡道了句:“交给你了,能处理的了吗?” 上官云翔眼看周云鼎已经不成人样了,知道杨凡是真的生气了,便赶紧点头如捣蒜一般说道:“能能能,我来处理就是了!” 杨凡不在废话,懒腰抱起了唐雨诗,转身出了包厢。 唐雨诗喝多了。 杨凡抱住这妞刚出了包厢,她便开始了疯狂的挣扎。 “是我,杨凡!”杨凡柔声说道。 唐雨诗虽然醉了,但意识是清醒的,听到了杨凡的声音之后,这妞认认真真的看了几眼,随后,眼泪便瞬间爆发了出来。 杨凡柔声说道:“别怕,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唐雨诗哭的更加的凄惨了。 杨凡抱着这妞上了车之后,迅速的捏住了她的命脉开始为她解酒。 这是最容易的事情了。 一股股源源不断的气息进入了唐雨诗的体内,迫使她血液中的酒精迅速的排出体外。 十多分钟之后,这妞便彻底的清醒了。 本来就哭的很是伤心的她,当她清清楚楚的认出眼前的人是杨凡的时候,这妞再也忍不住了,扑到杨凡的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 杨凡一惊,心中不禁暗道了句:“难不成那牲口已经把唐雨诗欺负了?” 念及如此,杨凡便问道:“雨诗,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还,还好,他只是灌我酒,幸亏你来的及时,不然的话,今天我肯定要被他欺负。”唐雨诗擦了擦眼泪说道。 “你的经纪人呢?” “已经被他灌醉了,不知道去了那里!” 杨凡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