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干不干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零七章 干不干

刘伟终究是上位者。 从他眼神中迸射出来的那股气息着实骇人,但,也就吓唬一下一般人。 杨凡可不是一般人。 直视刘伟的目光,杨凡笑了笑说道:“褚先生,这位是?” 杨凡当然知道他是刘伟,刘大正的父亲。 所以,故意这么问的。 “哦,刘书记,临安市一把手!”褚熊淡淡说道。 看样子,俩人聊的很是不愉快。 “原来是刘书记啊,失敬失敬!”杨凡笑着说道。 刘伟却没有理会杨凡,扭头冲着褚熊说道:“褚老弟,这件事情你最好认真的考虑一下,我先走了,回见!” “慢走不送!”杨凡笑道。 刘伟的眼神阴狠的扫了杨凡一眼,迅速转身离去。 直到他走了之后,杨凡笑道:“来要钱?” 褚熊点了点头,无奈说道:“是啊,真是越来越没底线了!” “你答应了?” “当然没有!” “不着急,我看他是撑不了多久了,对了,你证据收集的如何了?” “举步维艰啊,这刘伟就是只老狐狸,做事儿滴水不漏啊,实在费神!” “先不管这事儿了,我去给褚正清看病,你继续努力!” 褚熊重重点头。 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褚熊叹了口气。 治疗很是顺利,褚正清的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他甚至已经能做了起来,当然,距离下地走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不过,这已经很是不错了。 褚正清相当感激杨凡。 治疗完毕之后,杨凡便要闪人。 但,褚正清却突然说道:“杨先生,可以聊几句吗?” “你想聊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 “下次吧,明天我还有事儿,得早点休息!” “那好吧,不过,杨先生,我给你提个醒,这几天有人想要对付你,务必小心!”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说的是刘伟吧!” 褚正清一惊。 “你怎么知道?” “我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利益,他自然想要对我下狠手,不奇怪。” 说着,杨凡打了个招呼起身离去。 回别墅的路上,杨凡的脑袋中一个劲儿的思索着刘伟的事情。 奔行了片刻之后,杨凡将电话给白少宗打了过去,许久没有同这家伙联系了,而他也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 很快,白少宗接起了电话。 “杨老弟,有什么事儿?” “明天下午我去省城,有没有时间见一面!” “哦?来省城有事儿?” “给周三治病!” 白少宗略显吃惊地说道:“据我所知,那周三得的可是癌症,你能治得了?” “李天为了让我给周三治病,使出了浑身解数,我不去也不行,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儿?” “见面细谈。” “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下午两点左右!” “好,来了给我打电话!”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回到了别墅之后,杨凡便投入了修炼当中。 随着局势的越来越复杂,杨凡越发清楚的意识到,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在彪悍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一夜无语。 第二天大清早陪着苏白墨晨跑完毕之后,这妞要上楼,杨凡强行的将她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苏白墨冷冷问道。 杨凡笑道:“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件事儿!” “说!” “上午给你治疗完之后,我就得去趟省城,所以,下午你最好别去公司了,我怕出个什么意外!” “你去省城做什么?” 杨凡笑道:“给人看病!” “知道了!” 说着,苏白墨绕过杨凡朝着楼上走去。 杨凡扫了一眼这妞上楼的姿势,雪臀扭来扭去,那叫一个销魂。 吃罢了饭之后,便开始了给苏白墨的治疗。 “你什么时候回来?”刚开始治疗没多久,苏白墨突然问道。 “晚上吧,怎么,你会想我?”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这话刺激的苏白墨的身子抖动了一下。 杨凡收敛起了自己的轻浮,说道:“忍着点,我要发功了!” 说着,猛地催动着体内的气息朝着苏白墨的体内涌去。 苏白墨轻轻的哼了一声。 一番治疗完毕之后,杨凡简单的休息了一下,便起身出了苏白墨的房间。 不过,临走的时候,不放心的又叮嘱了几句。 很快,杨凡便驾车上了高速,朝着省城狂奔而去。 同一时间,正在开会的刘伟手机突然响起。 是条短信。 “老板,那杂种去省城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干不干?” “干!”刘伟给回复道。 临安市距离省城并不远,杨凡的车技不俗,开的又特别的快,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便已经到了省城。 正好是饭点,杨凡给白少宗打了一个电话。 白少宗给了杨凡一个酒店的名字,杨凡迅速的驾车过去。 酒店很是气派,白少宗已经等候在酒店的门口。 能让白少宗这般等候的人可真不多。 杨凡也算是颇有面子。 见着了杨凡的时候,白少宗快步上前,笑着说道:“杨老弟,你来啦!” 杨凡笑了笑说道:“久等了!” “我也是刚到,走吧,里边请!” 杨凡也不客气,同白少宗并肩朝着酒店里边走去。 进了包厢之后,刚刚坐下,白少宗便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儿!” 杨凡并不着急,因为还有服务生在场。 他拿着菜单点了五六个菜,又要了两瓶酒,打发走了服务生之后,杨凡这才说道:“想让白大少帮忙收拾一个人!” “什么人?” “临安市的一把手!” 白少宗并没有吃惊,他缓缓问道:“可是叫刘伟?” 杨凡点头说道:“看样子白大少知道他。” “当然知道,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为何?” “因为那刘伟背后有座大山,你我都搬不动的大山!” “是谁?” “二把手!” “这我知道,有人跟我说过,这刘伟背靠大树,但,我必须得收拾他。” “他惹着你了?” “他已经三番五次的想要灭我的口!” 这话让白少宗不能不吃惊。 略微沉默了一会儿,白少宗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给你出个主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