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六章 形同虚设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二十六章 形同虚设

第2126章 直到这个时候,杨凡才真正明白上官樱舞的意图了。 但杨凡却有些无奈了,他要是在魂淡一些的话,也就不用如此的痛苦了。 “你醉了,我给你解酒吧!”杨凡说道。 上官樱舞却使劲摇头说道:“不,我要醉,我要彻底的醉一次,然后就不会痛苦了。” 说着,眼眶一红。 杨凡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第一次杨凡觉得自己笨得要死。 气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尴尬了起来。 杨凡将上官樱舞扶着回到了座椅上之后,说道:“樱舞,我扶你上去休息吧,房间已经安排好了。” 上官樱舞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好啊!” 这妞虽然说话清楚的很,可是眼神中却带着浓浓的醉意。 说话间,杨凡扶着这妞站了起来。 “我要你抱我!”上官樱舞任性说道。 杨凡迟疑了一下,只好懒腰抱起了这妞。 上官樱舞的眼神中有了笑意。 她反手勾住了杨凡的脖子。 “在落霞市的时候,我就想着,有一天你会这样抱着我,这个想法终于实现了!”上官樱舞说道。 她的舌头有些大,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用了很多的力气。 杨凡没说话,迅速的抱着这妞出了包厢。 电梯就在不远处,上了电梯之后,上官樱舞将杨凡抱得越发紧了。 电梯内空无一人,杨凡也没说什么。 很快,顶层的总统套房到了。 杨凡曾经带好几个女人来过这里,再次来到了这儿的时候,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 可这一次,杨凡的心情却是异常的沉重。 抱着上官樱舞来到了床边之后,上官樱舞却勾着杨凡的脖子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我想让你多抱一抱我,因为我知道,这一次抱完之后,在想让你抱的时候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杨凡,你真的以为我这次是来跟杨麒麟见面的?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你在京城的话,我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这是吃果果的在告诉杨凡,我就是为你而来。 杨凡当然知道。 可知道又能怎么样? 面对上官樱舞的时候,杨凡总是会忍不住想起了上官轻舞。 “我知道!”杨凡说道。 “那你干嘛还要如此的冷落人家,你可知道,我这次回去之后,在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因为接下来我要好好的治理一下我们家族了。” “我知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就不想给人家留下一点点美好的回忆吗?” 杨凡犹豫了一下,俯下了身子。 然后在这妞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道:“早点休息!” 上官樱舞愣住了。 杨凡分开了她的手。 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过了好一会儿,上官樱舞回过神之后,下一秒,便是放声大哭。 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杨凡终于走了。 走的义无反顾,走的那叫一个决绝。 抵达了苏白墨别墅的时候,杨凡迟迟没有下车。 眼前的这栋别墅让他有种恍若做梦的感觉。 曾几何时这里是自己随意出入的地方,可现在呢,却只能偷偷摸摸的暗中看一看。 杨凡又想到了今天的上官樱舞,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其实杨凡真的已经在尽力的说服自己了,既然人家那么喜欢自己,那收了就是了,毕竟,已经收了萧媚跟般若,多一个也不多。 可坦白的说,在跟般若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杨凡就纠结了好半天。 现在又要收上官樱舞,心里边的那个道坎儿实在是过不去啊! 想了好一会儿,杨凡将电话给萧媚打了过去。 很快,萧媚接了起来。 虽然之前通电话的时候杨凡叮嘱这妞去休息,可是从这妞房间亮着的灯光来看的话,她一定还没有休息。 果不其然。 “杨凡,你到了?”萧媚小声问道。 杨凡说道:“嗯,到了,抱歉来迟了,墨墨睡着了没有?” “睡着了,已经吃过药了,我去给你开门!” “不用,这道门对于我来说形同虚设。” 萧媚笑了笑说道:“忘记你的修为了,那我去给你开墨墨的房门。” 杨凡本想拒绝,然后直接走窗户,可是又怕动静太大吵醒苏白墨,便应许了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杨凡下了车,凌空一跃便进了别墅的院落当中。 一切照旧,跟杨凡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只是,初夏到来的缘故,开了很多花儿,这让庭院之中到处弥漫着一股花香,着实沁人心脾。 杨凡无心观赏这些。 因为萧媚已经打开了门。 杨凡走了进去。 里边的一切更是照旧,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杨凡的心中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慨。 但,现在真不是感慨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上了楼之后,萧媚已经在走廊中等着杨凡了。 见到了杨凡的时候,萧媚那叫一个欣喜,放佛是看到了救星似得,那叫一个开心。 杨凡没有言语,只是冲着她点了点头。 萧媚笑着回应。 杨凡指了指苏白墨的房间,然后又指了指萧媚。 这分明是在告诉萧媚,他先去看苏白墨。 萧媚回忆,使劲点了点头,然后回了房间。 房间内的一切依然是老样子,但似乎又不一样了。 只有杨凡知道,不一样的是心情,是感觉,是对眼前这个躺在床上女人的感情。 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变。 苏白墨就变了,变得有些消瘦,有些憔悴。 尽管还是那样的迷人,但往日的那种意气奋发的光彩却不知道去了那里。 分开了这么久之后,杨凡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靠近苏白墨。 老实说,杨凡有些激动,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了出来,他想摸一摸苏白墨,但是,手到了半空中的时候却又停止了。 因为,杨凡害怕吵醒了苏白墨。 杨凡就这样半蹲在苏白墨的床前,看着眼前的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孩子,心里边一阵阵的绞痛。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儿,杨凡的手终于轻轻的搭在了苏白墨的手腕之处。 杨凡这是想给苏白墨诊断一下,毕竟自己是来看病的。 可就在杨凡的手指刚刚搭在了苏白墨手腕上的时候,苏白墨的身子突然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便是翻身。 难道这妞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