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劝说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劝说

第2129章 见着了叶雪禅的父亲时,已经是快中午时分了。 老爷子有些生气。 因为飞机比预计的时间晚点了十七分钟。 不过,在看到了杨凡之后,老爷子不生气了。 他甚至流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笑意。 叶雪禅的父亲对于杨凡当然是感激的。 要不是杨凡当初将他从上官家族的地牢中救出来的话,恐怕现在还不见天日呢,更别说过如此惬意痛快的生活了。 所以,老头是感激杨凡的。 “杨凡,好久不见。” 杨凡笑道:“老爷子,可不就是好久不见嘛,上次见面的还是年前呢。” 叶雪禅的父亲点头说道:“谁说不是呢,这么久没见了,你过的怎么样?” 杨凡笑了笑说道:“托您的福,过的不错!” 叶雪禅的父亲哈哈大笑了起来,边笑边用手指着杨凡说道:“你小子太会说话了,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跟你喝顿酒顺便聊聊天了。” “酒菜俱都已经备好,雪禅也已经在酒店等着您了。” “这孩子,自己不来,却让你来。”叶雪禅的父亲略显不悦的抱怨道。 杨凡笑道:“谁来都一样,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这话又把叶雪禅的父亲逗笑了。 随后便痛痛快快的上了车。 “杨凡,你最近在忙什么?”叶雪禅的父亲问道。 杨凡说道:“瞎忙。” “听说上官家族现在易主的事情,还是你在背后搞定的?” 杨凡略显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其实我也没那么大的本事,一切都是天意。” “你这小子会说话,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因为你有这个实力,其实我今天让雪禅约你,也是有件事儿想跟你商议一下。” 杨凡没想到这老头进入主题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杨凡笑了笑说道:“老爷子,要不咱们边吃边聊?” “反正回去的路上也没什么事儿,我就顺便说说,然后你随便听一听,看看我这个计划行不行?” 杨凡只好说道:“行,您说。” “宝宝是我的孩子,这点已经证实了,当年把她交给苏世雄实在是迫不得已,现在苏世雄也不在了,而我也出来了,所以我想把她认回来,你意下如何?” “我没意见,毕竟你们是父女,理应相认的。” “谢谢你的理解,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作为苏家现在的掌舵人苏白墨却不这么认为,她不仅不让我跟宝宝相认,还说什么,但凡敢私自去找宝宝,并且说出她真实身份的话,那她这辈子都让我见不着宝宝,杨凡,我知道你跟她的关系不错,其实我当初也是在看你的面子上才没有跟她生气的,所以我想让你帮帮忙,说服一下苏白墨,让我跟宝宝相认吧。” 杨凡没想到这叶雪禅的父亲上来就给自己安排了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情。 本以为他说要对付上官家族,杨凡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说辞,可没想到对付竟然是让自己帮忙去说服苏白墨。 坦白的说,杨凡有些为难。 因为说服苏白墨这件事情要比叶雪禅的父亲决定对付上官家族还要让杨凡为难。 第一,杨凡现在跟苏白墨正在冷战中,俩人的感情原本就有了裂痕,若是杨凡现在去跟苏白墨说这个事情的话,那真是要亲手毁掉俩人的感情,第二,就算杨凡厚着脸皮去找了苏白墨,而苏白墨也同意了,那么宝宝呢? 杨凡太了解她了,宝宝肯定会拒绝的,她拒绝的会比苏白墨更加的直接。 而且,到时候还会怨恨杨凡。 所以,杨凡觉得这事儿太难了。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杨凡为难地说道:“老爷子,我倒是非常愿意帮您促成这件事情,毕竟,父女相认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可恕我直言,我恐怕帮不了您这个忙!” “为何?” 叶雪禅父亲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生硬了。 虽然他在竭力的克制,但杨凡听的出来。 “我跟苏白墨正在冷战。” “可你们不是情侣吗?而只是冷战,又没有分手,没准你这次去找她你们还会和好呢。” 杨凡有些不爽了。 坦白的说,若不是眼前这老头是叶雪禅的父亲的话,杨凡早就生气了。 “老爷子,事情没您想的那么简单,我坦白的说,我跟苏白墨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也不是找她说一两句话就会解决的,您也别怀疑我在骗您,这事儿叶雪禅清楚的很,你可以去问她。” 一句话将叶雪禅父亲的话堵了回去,也将他想让杨凡帮忙的念头彻底的斩断了。 但老头生气了。 脸色变得堪比朱红,一双眼睛更是凶神恶煞的看着杨凡。 杨凡见状笑道:“老爷子,您出生名门世家,从小便接受着最顶尖的教育,虽然后来家中败落,可唐家先人的风范却是在的,您生气我很理解,可我却觉得这事儿您过于着急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想跟我的孩子相认也得看时间?” “当然得看时间,我且问您一句,您照顾过宝宝一天吗?” 一句话将叶雪禅的父亲说的愣住了。 但,很快便恼羞成怒的说道:“我当时的情况万分危急,实在没有办法照顾她。” 杨凡笑道:“前辈,您别误会,我可没有指责您没有照顾宝宝的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您从宝宝出生就将他托付给了他人,这些年来,别说是照顾宝宝,就连见都没有见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您突然想把宝宝认回来,我个人可以理解,可是您让苏白墨怎么理解,您让宝宝怎么理解?” 叶雪禅的父亲登时沉默了。 显然没想到杨凡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凡却又继续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您冒然前去揭穿宝宝的身份,以我对宝宝的理解,她不仅不会跟你相认,而且,还会记恨于你,甚至这辈子都不想搭理你。” 叶雪禅的父亲彻底的沉默了。 他呆呆的看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 许久之后,只听的他语气低沉地问道:“宝宝是我的孩子,我真的想把她认回来,然后好好的弥补一下这些年欠缺下的父爱,杨凡,你说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