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别怪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别怪我

第2130章 杨凡理解叶雪禅父亲的心情。 所以,听了他的话之后,杨凡认认真真的说道:“等。” “等什么?” “我刚才说过了,等时间。” “等多久?”叶雪禅的父亲急迫地问道。 杨凡正色说道:“老爷子,我说句负责任的话,您若是相信我的话,就把这事儿交给我,您也别问我要多久,因为我给不了您答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会尽快搞定这件事情,其实坦白的说,苏白墨一开始就知道宝宝是抱来的,后来雪禅也让人跟她说过想跟宝宝相认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苏白墨只是暂时想不通,她并不是不想让你们相认,她只是害怕你们把宝宝从她的身边抢走,你或许不知道,自从苏世雄离开之后,苏白墨现在变得异常脆弱。” 叶雪禅的父亲听了这话顿时叹了口气。 他的语气越发低沉地说道:“我知道她的情况,前俩天我还去看过她父亲,坦白的说,我觉得我有愧苏家,也欠苏家的,不应该这么咄咄逼人,但我一想到宝宝是我的女孩儿,可是现在却还没有跟我相认,我就着急,不过,杨凡,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就是了。” 杨凡见说服了叶雪禅的父亲,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气。 “老爷子,这就对了,就应该这样,您给我点时间,其实也是在给苏白墨一点时间,我相信她会想明白的,到时候宝宝不仅会跟您相认,而且,俩家还不伤和气,这岂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叶雪禅的父亲重重点头,看的出来他颇为赞同杨凡的话。 “其实老爷子,您现在虽然还不能跟宝宝相认,但是您可以去国外看她啊,也可以默默的照顾她,彼此最好可以认识一下,做个朋友也行啊,然后慢慢的相认。” 叶雪禅的父亲点头说道:“这也是个办法,或许我将来会这么做的,但是现在还不行,因为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这件事情不处理的话,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杨凡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但杨凡除了苦笑之外,再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是的,杨凡知道叶雪禅的父亲要说的就是上官家族的事情了。 “老爷子是什么事儿让您如此的记恨于心?”杨凡故意问道。 “怎么,雪禅没有跟你说吗?” 杨凡摇头。 盯着杨凡看了看,叶雪禅的父亲说道:“其实这事儿说起来跟你也有很大的关系?” 杨凡越发疑惑了。 “你可知道我们唐家是怎么被灭掉的?” “不是说一场大火吗?” “对,一场大火,而你知道放火的谁吗?我告诉你,就是上官家族,就是他们伙同沈家对我们唐家下的毒手,那一年我才十岁,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我眼睁睁的看着很大唐家的高手葬身火海,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父亲,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死在了火海之中,我甚至到现在为止,一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就是五十年前的那场大火,杨凡你说,如此的深仇大恨我该报吗?” “该!”杨凡利索的回应道。 他的眼前浮现出了叶雪禅的父亲所描述的那一幕。 坦白的说杨凡感觉到了痛,心痛! 那是多没悲惨的一幕! “所以,在这个仇没有报之前,我是绝对不可能离开国内的。” “那您打算怎么报仇?” “血债血偿,沈家已经躲起来了,我找不到,没办法,但上官家族别想逃脱,当年他们做的事情,我要让上官家族整个家族以死谢罪!!!” 杨凡猛地吃了一惊。 杨凡可以理解叶雪禅父亲心中的仇恨,对于他的报仇方式也不吃惊,毕竟,当年唐家几百口人是被上官家族的人弄死的,让杨凡吃惊的是叶雪禅父亲的怨气。 没想到这多年过去了,还是如此之深。 但杨凡为难了。 一方面,他赞同叶雪禅父亲报仇,这事儿给了杨凡他也会这么做的。 可另一方面,杨凡又想到了上官樱舞,这妞初登大宝,现在正值意气风发,若是她知道叶雪禅的父亲要报仇的话,那得多崩溃啊,毕竟,她是掌舵人,有责任要保护好整个上官家族。 正想着,叶雪禅的父亲继续说道:“杨凡,我知道你跟上官家族的掌舵人上官樱舞的关系相当不错,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放她们一家老小,毕竟当初是你把我从上官家族的地牢中救出来的,但是其他人,我肯定不会放过的。” 杨凡本来想好好的劝说他一番,而且,说辞都想好了,但是现在,杨凡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或者说,杨凡突然觉得,纵然自己费尽口舌去劝说他,也未必会劝说的让他放下仇恨。 杨凡为难了,彻彻底底的为难了。 “杨凡,你的脸色不大好看,怎么了?”这时,叶雪禅的父亲突然问道。 杨凡苦笑了几声说道:“没事儿,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帮忙的,毕竟,你跟上官樱舞的关系不错。” 杨凡不知道是该说谢谢,还是该说别的什么。 杨凡将头扭到了一旁,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他的脑袋迅速的运转着。 叶雪禅父亲的话音犹在耳。 杨凡理解他的仇恨,理解他的怨气,也理解他复仇的决心。 其实这事儿怨谁? 谁都怨不得。 叶雪禅的父亲有错吗? 没有,他作为唐家的人,亲眼目睹了唐家的毁灭,亲人的惨死,而且,颠沛流离了这么多年。 自然要报仇! 可是上官樱舞有错吗? 也没有。 因为当年的事情又不是她做的,凭什么现在让她来承担这一切,难道就因为她是上官家族的人吗? 杨凡没有想要为上官樱舞开脱的意思,可一个人的出生谁也没有办法去选择。 “但,你可不许私自将我要复仇的消息告诉上官樱舞,从而让她做好应对的准备,如果你真敢告诉她的话,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叶雪禅的父亲突然冷冷的说道。 杨凡说道:“嗯,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的。” 叶雪禅的父亲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杨凡将脑袋扭到了一旁,眉头紧锁的看着车外面的一切。 毫无疑问,这是杨凡这些年遭遇到的最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