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见外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见外了

叶雪禅见着了自己的父亲时还是很开心的。 一个简单的拥抱过后,叶雪禅略带歉意的语气说道:“爸,抱歉没有亲自去接你。” “没事儿,我知道你这段时间特别忙,再说了,杨凡接我也不错,我们一路上聊的很开心。” 叶雪禅冲着杨凡笑了笑说道:“杨凡,谢谢你。” 杨凡摆手道了句:“这话就太见外了。” 叶雪禅又笑了笑,没有言语。 说话间,进了酒店。 杨凡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等待三人落座之后,服务生便端着酒菜开始蜂拥而入。 趁着上菜的间隙,叶雪禅用眼神询问杨凡聊的如何。 杨凡无奈的摇头。 叶雪禅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诧异之色,显然这妞没想到杨凡都没能把父亲说服。 这可怎么办呢? 叶雪禅的心情有些着急了。 坦白的说,叶雪禅并不反对父亲报仇,在叶雪禅看来,当年的仇恨必须得报,但叶雪禅不赞同父亲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报仇。 因为,以父亲现在的实力去找上官家族寻仇,这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叶雪禅可不想父亲刚刚从上官家族的地牢中出来,就再次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中。 本以为杨凡会帮着自己说服他,可没想到,杨凡竟然失败了。 所以,叶雪禅有些着急了。 但,着急也没用。 主动权在自己父亲的手中,除非他将复仇的这个心思压制下来,不然的话,一般人真拿他没辙。 “老爷子,来,今天我陪你好好的喝一顿,年前就想着跟你好好的喝,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我们不醉不归。”杨凡一边倒酒,一边笑着说道。 叶雪禅的父亲笑道:“我也早就想跟你喝酒了,今天总算是如愿以偿了,来吧,我们好好的喝他一顿。” 杨凡点头说道:“不过老爷子,在喝酒之前我先得设定一个规矩。” “哦?什么规矩。” “那就是我们今天只喝酒,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聊,不聊认亲,不聊复仇,不聊国家大事,不聊儿女情长。” 叶雪禅的父亲疑惑的看着杨凡说道:“你前面说的我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这不聊儿女情长,那我们聊什么?” “江湖啊,我很想听一听您给我们讲述一下这些年的经历,我想,一定非常的精彩。” 叶雪禅的父亲一怔,随即笑道:“这简单,我今天就给你们说一说我这些年的遭遇,有一些事情还从未对别人说起过呢。” 杨凡连连点头。 但,却并不急着让叶雪禅的父亲开始讲,而是一个劲儿的劝酒。 结果,开席不到半个小时,叶雪禅的父亲就有些醉意了。 杨凡这时说道:“前辈,您可以开始讲了。” 叶雪禅不明白杨凡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叶雪禅相信杨凡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叶雪禅的父亲开始讲了起来。 老爷子从唐家被灭讲道了他初入江湖,说到了刚开始在江湖中的遭遇,老爷子不免有些伤心,他的情绪马上就变得无比低落。 杨凡很是配合的倒酒,劝酒。 结果,叶雪禅的父亲还没把自己的经历讲述到二十岁,便醉的一塌糊涂了。 杨凡早就给楼上开好了房间。 将叶雪禅的父亲扶回了房间没多久,老头便沉沉入睡。 叶雪禅站在床边看着已经年迈的父亲,沉声说道:“他这些年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所以心中一直有股抑郁之气无法从体内排出,但他心地善良,对我极好,杨凡,还希望你别瞧不上他。” “怎么会呢,且不说他是你的父亲,也不说他是唐家的接班人,单是他这些年遭遇了那么多却依然坚强的存活着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敬佩,你是不是在怪我灌醉了他?” “当然不是,我也从未有怪你的意思。” 杨凡笑道:“别担心,我让你父亲喝醉是想跟你商量个事情。” “什么事儿?” “我们暂时无法让他放下仇恨,我也不打算阻拦他去复仇,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上官家族的对手,若是他执意带着唐家残存的旧部去报仇的话,恐怕只会遭遇更大的打击。”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杨凡你要跟我说什么?” “让你父亲明白他现在的修为很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 “我说过,不止一次说过,可他不相信,或者说,他也不是不相信,而是对自己的实力存在错误的判断,他以为自己的实力可以与上官家族抗衡。” “这就是我想跟你商量的事情,我想跟你演一出戏。” “什么戏?” “让你父亲知难而退的戏,或者说,暂时放弃复仇计划的戏。” 叶雪禅何等的聪明,他迅速的明白了杨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被人绑架了,然后给你父亲打电话,就说跟你们唐家有世仇,让你父亲亲自去救你。” “倒时候你想让对方跟我父亲交手?” 杨凡说道:“不交手你父亲不可能相信自己的实力其实很差劲。” 叶雪禅想了想说道:“好,我愿意配合你。” 杨凡点头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行动吧。” 叶雪禅应了一声。 杨凡载着这妞出了酒店之后,将电话给秦大山打了过去,很快,秦大山接了起来。 如此这般的跟秦大山说了一番之后,秦大山眉头微皱的说道:“杨凡,我倒是愿意帮你这个忙,但就是怕实力不济,给你丢人。” 杨凡笑道:“老爷子,您这话可真是太谦虚了,放心吧,对方的实力也就比正常人厉害一些。” 秦大山听了这话,这才说道:“行,那我同意帮忙,我们在哪儿见面?” “等着,我去接你。” 秦大山连忙说不用,但杨凡执意要去接,秦大山无奈只好答应。 四个多小时之后,叶雪禅的父亲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头痛欲裂的他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打开了灯,然后将床头柜上的水一口气灌入了口中。 清醒了一会儿,正要给般若打电话,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却率先响了起来。 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叶雪禅的父亲迅速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