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章 这是命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四十章 这是命

第2140章 不管是叶雪禅还是般若对于杨凡的平安归来显得特别的开心,尤其是叶雪禅,她在看到杨凡的那一瞬间,眼眶都有些红了。 没办法,只有这妞知道杨凡能够平安归来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说到底,要不是为了救自己的父亲,杨凡又怎么会遭遇这么多的凶险呢? 所以,叶雪禅很是感动。 与这俩妞简单的拥抱过后,杨凡冲着叶雪禅说道:“雪禅,现在当务之急我需要你帮忙我个忙。” “什么忙你说。” “给我调查一下陈惊风这个人,资料越详细越好。” 叶雪禅一怔,说道:“杨凡你忘记了?我们讨论过这个人,此人就好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似得,根本就无迹可寻。” 杨凡一拍脑袋道了句:“瞧我这记性,之前还是你告诉我关于陈惊风的事情呢。” “陈惊风怎么了?” “我不是答应端木坤要对付他吗?现在有时间了,所以想调查一下他的资料,这样对付起来,容易一些。” “我也继续在收集他的资料当中,一旦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杨凡点了点头问道:“对了,你父亲呢?” “在楼上休息,昨天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可真是不小。” “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少,可以让他暂时放下仇恨,其实雪禅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叶雪禅说道。 “我不是很赞同你父亲报仇,这并不是因为现在上官家族的掌舵人是上官樱舞,而是我觉得,第一,人不可能永远活在仇恨当中,你父亲被仇恨折磨了一辈子,过的一只郁郁寡欢,好不容易你们父女相认了,我还是希望他接下来的日子当中可以过的开心一些,第二,以你父亲现在的修为,想要复仇说句不是很好听的话,完全是以卵击石啊,若是强行去报仇的话,恐怕伤的还是他,还是你们唐家仅剩不多的成员,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些建议,听不听在于你。” 叶雪禅当然明白杨凡的一番苦心,这妞眼泪汪汪的点头说道:“杨凡,谢谢你,其实,我也劝说过我的父亲放下仇恨吧,把往后的日子过好就行了,再说,当年杀害唐家的那些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也基本上没多少了,真要想报仇的话,又该去找谁报仇呢?可我父亲之前一直都不听,但经过了昨天的那件事情之后,我相信他会有所感悟的。” 般若感慨道:“当年据说我们秦家也参与了,说起来我真心觉得羞愧不已,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愿意向叶老道歉,向唐家的那些无辜的英灵道歉。” “般若,这与你无关。”叶雪禅说道。 一向不怎么对付的俩人似乎已经逐渐放弃成见,关系变得越来越好了。 这是好事儿。 杨凡说道:“般若说的这事儿未必不能行,但是等你当上掌舵人再说吧,其实不仅是般若,我觉得上官家族也可以道个歉,做点什么,你们放心,我回头会去找上官樱舞谈一谈的。” 叶雪禅感激的看着杨凡说道:“杨凡,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们做的这一切。” “客气了,这样吧,你们先聊着,我去找你父亲谈一谈吧,我觉得是时候让他放下仇恨,从仇恨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叶雪禅重重点头,越发感激的看着杨凡。 杨凡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叶雪禅的父亲正在跟秦大山先聊着。 虽然秦家当年也参与了对付唐家的事情,但是叶雪禅的父亲似乎并不厌恶秦大山,俩人聊的还算不错。 杨凡出现之后,叶雪禅的父亲那叫一个激动,连说了几句谢谢。 杨凡连连摆手说道:“前辈,您客气了,叔,我跟老爷子聊几句可好?” 后面的话是说给秦大山听的。 秦大山连连点头。 起身离去。 秦大山比叶雪禅的父亲年轻十多岁,所以杨凡叫他叔。 “老爷子,今天怎么样?”杨凡问道。 叶雪禅的父亲点头说道:“还不错,若不是你的话,我这把老骨头恐怕就要交代在那个地方了,杨凡,我是打心眼里边感谢你啊!” 杨凡赶紧说道:“老爷子,您这话就见外了不是,我跟雪禅的关系,不管怎么着都得出手帮忙啊,只是,老爷子,我也有两句冒犯的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 “我知道您老的心中一直被仇恨占据了长达五十年之久,我也知道这些年您被仇恨折磨的生不如死,我更加知道您无时不刻都想着要报仇,老爷子我一开始是支持您报仇的,但,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支持或许是错误的。” 刚刚还对杨凡颇为感激的叶雪禅父亲顿时变脸了。 “杨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嘲笑我技不如人吗?” 杨凡说道:“老爷子,您这话可着实让我难受啊,我当然不可能嘲笑您技不如人。” “那你是什么意思?” 杨凡迟疑了一会儿,正式说道:“我真正的意思是,劝你放下仇恨。” 叶雪禅的父亲瞬间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当中充满了愤怒与悲凉。 “你看,你还是在嘲笑我技不如人,你是不是嫌弃我给你添麻烦了?不错,我昨天确实给你添麻烦了,杨凡我向你道歉,但是你想让我放弃仇恨,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不然的话,我是不可能放弃仇恨的,我一天报不了仇,那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我若是不行,还有雪禅,还有宝宝,将来还有他们的孩子,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替我报仇的。”叶雪禅的父亲咬着牙说道。 可见他心中的恨意是多么的浓烈。 杨凡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仇恨已经彻底的将叶雪禅的父亲淹没了。 他现在心心念念的想着报仇,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这就给杨凡的劝说增添了难度。 想要说服他,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老爷子,您何必把雪禅跟宝宝的未来也赌上呢?她们本可以过的无比快乐的。” “赌?你错了,这不是赌,这是命,身为唐家人的命,我又何尝不知道这对于她们姐妹俩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但只要能报仇,只要能看着上官家族倒下去,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杨凡沉默了。 叶雪禅的父亲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又说道:“哦,对了,杨凡我跟你商量个事情吧!” “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