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洗耳恭听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洗耳恭听

第2144章 干掉陈惊风对于杨凡来说一点儿也不难,不管他跟师傅是什么关系,但,杨凡想要弄死他,肯定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可干掉他之后呢?那些被他收买的极道盟的人就能重新归顺于端木坤吗? 杨凡觉得不一定。 所以,必须得把背后的一些原因弄清楚。 这才是杨凡想要见一见萧雄的原因。 萧雄公司的地址坐落在西四环跟五环的边缘。 公司很小,一点儿也不气派。 但这些对于杨凡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知道萧雄为什么打死都不愿意在见端木坤。 进了公司之后,杨凡被前台的小妹妹拦了下来。 对方询问杨凡找谁,杨凡报出了萧雄的名字。 对方可有预约? 杨凡摇头。 对方当即表示不能放行。 杨凡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让拦下他的小妹妹给萧雄通报一声。 那小妹妹心中不屑,甚至暗道了句:“你以为你是谁啊,想见我们老总就见我们老总?还牛叉哄哄的报出了你的名字,你以为你是谁呀。” 心中虽然是这般的想,可小妹妹还是打了电话。 萧雄听到了杨凡这个名字的时候,先是觉得有些熟悉,他觉得自己在那里听说过,可是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便问前台的小妹妹这个叫杨凡的长什么样子。 小妹妹狐疑的扫了杨凡一眼,简单的描述了一番,萧雄突然想起了来了。 他甚至显得有些激动的拍了一下眼前的桌子。 坚硬的桌子竟然瞬间碎裂。 “老板,见不见?”前台小妹疑惑的问道。 “请,有请。” 小妹从老板的语气中听出了这个自称是杨凡的年轻人身份相当不俗,便赶紧满脸堆笑地说道:“杨先生,我们老板让您进去。” “谢谢!”杨凡笑了笑说道。 说着,转身离去。 萧雄是在一场萧家的聚会上听到了杨凡的名字,那个时候家族内盛传萧家的顶梁柱萧老爷子被一个年轻的医生救活了,萧家上上下下对那个叫杨凡的医生感激不尽。 那个时候杨凡这个名字便好像是刻在了萧雄的脑海中似得。 萧雄一直都想亲眼见见这个传说中的神医,可一直都没有机会。 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找上了门。 萧老爷子虽然明确表示不让萧雄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但是,萧雄却一点儿也不怨恨这位老爷子,因为萧雄知道,即便自己不打着老爷子的旗号做生意,可是别人也得给自己几分薄面,因为老爷子还活着。 杨凡的年轻还是出乎萧雄的预料。 若不是亲耳听到过他的事迹的话,萧雄一定会以为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个骗子。 “你就是杨凡?”萧雄问道。 “是我。” “那个治好了我们家老爷子病的人?” “对!” “哦,你好。”萧雄说道。 “你好!” “找我什么事儿?” “你是极道盟的人吧?”杨凡开门见山地问道。 萧雄又起了自己第二次听到杨凡名字的时候已经距离自己第一次听到杨凡的名字过去了最少一年多的时间,那一次,他是从端木坤的口中听到了杨凡的名字,那个时候端木坤的儿子似乎惹下了这位神医,被对方折磨的*,后来,端木坤还给自己打过一次电话,想让自己帮忙跟萧老爷子求个情,让萧老爷子当说客,跟杨凡说一声,放他儿子一马。 端木坤在萧雄的眼中可是一位能人,别管现在俩人的关系如何,但,这并不能妨碍端木坤在萧雄眼中的地位。 可纵然是一个如此不凡之人,却被杨凡收拾的如此崩溃。 所以,对于杨凡此刻说出自己是极道盟人的这个身份萧雄一点儿也不奇怪。 “是。” “陈惊风给了你什么好处?以至于让你死活都不肯再见端木坤一面。” 萧雄猛地意识到,眼前今日是为极道盟而来的。 他警觉了起来。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极道盟现在是我的了,你说有关系吗?”杨凡笑咪咪地问道。 萧雄一怔。 “什么意思?” “怎么,是我说的不够明白,还是你的理解能力出了问题?” “杨凡,我的理解能力出现了问题,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极道盟现在是你的了?” “端木坤让位给我了,或者也可以说,我拿下了极道盟。” 萧雄沉默了。 他意识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沉默了一会儿,萧雄问道:“所以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不,我是来了解情况的,我很想知道,陈惊风给了你什么好处,或者是承诺了你什么,这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当然,我也可以来兴师问罪,因为极道盟的盟规你清楚,我就算兴师问罪也无可厚非,但我觉得兴师问罪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很有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你说的没错,但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萧雄说道。 他的语气无比的淡然,可是却异常的坚决。 杨凡来的时候就清楚的知道,事情要比自己想的复杂,可没想到,等到真正的见到了萧雄之后,杨凡才明白,事情何止比自己想的复杂,简直是太复杂了。 “萧雄,我看过你的一些资料,也从萧锋那儿了解过你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咱们完全可以好好的谈一谈,而不是彼此对立,毕竟,我跟你们萧家的关系也相当的不错。” “我说过了,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 “当真?” 萧雄点头。 干脆利索。 杨凡笑了笑说道:“行,既然你执意如此的话,那你应该想好了接下来要承受的后果是什么,我听说你们家在萧家这个庞大的家族中不是很得宠,而且,萧老爷子还亲自点名不让你在外面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我想,如果我跟萧老爷子说点什么的话,你们家肯定会变得更加的糟糕。” “你威胁我?”萧雄眯着眼睛冷冷的问道。 他就好像是一头饿及了的狼,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 “威胁?你这么认为?那好吧,我确实是在威胁你,我说过了,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先礼后兵,是你逼着我动用一些不好的手段。” 萧雄突然就笑了。 笑的很是阴森的说道:“行啊,既然你非要找死的话,那我何不成全你呢?想知道原因吗?行啊,我告诉你。” “我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