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六章 软硬不吃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五十六章 软硬不吃

第2156章 秦逆天很是狂妄。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此刻的他,已经进入了一种彻底癫狂的状态。 见杨凡不搭理他,秦逆天越发的嚣张了。 杨龙这时淡淡说道:“小心乐极生悲!” 这算是好意了。 但,秦逆天却无所谓地说道:“不怕,我今天倒要看看是谁先倒下去。” 杨龙不在说话。 杨凡看了看手机上的手机,笑道:“还有两分钟。” 秦逆天紧盯着杨凡,他的脸色突然开始变得不对劲,他的眼球开始凸起,他的表情开始变得很是狰狞。 突然,秦逆天一声惨叫,就这样倒在了地上,随后他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后开始哀嚎,惨叫。 “太好了,他毒发了。”般若突然欢呼道。 杨凡却没有欢喜,他的面色有些凝重。 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自己给秦逆天下的毒可不是这样的。 难道这家伙是在演戏? 心中滋生出了这个念头之后,杨凡的目光便迅速地落在了秦逆天的身上。 但他此刻在地上滚来滚去,不仅如此,而且,还一个劲儿的惨叫,仿佛真的遭遇了巨大的疼痛似得。 不过,杨凡却从他的惨叫声中寻找到了破绽。 是的,杨凡看出来了,这秦逆天就是在伪装。 因为,如果真的毒发的话,惨叫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与其说,秦逆天是在惨叫,倒不如说他是故意这么叫喊的。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杨凡便突然开始鼓掌。 般若好奇问道:“杨凡,你是在做什么?” “因为,杨凡知道秦逆天是伪装的。”一直沉默不语的上官小宗突然开口说道。 杨凡笑着说道:“还是小宗你了解我啊,我说秦逆天,你这戏演的实在是垃圾的很,竟然被我一眼识破了。” 这话一出。 刚刚还表现的痛不欲生的秦逆天突然停下来了,他坐在了地上,然后就开始哈哈大笑,笑的那叫一个狂妄,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拙劣的演技被识破而尴尬,相反,他觉得自己特别的得意。 杨凡又看了看时间,距离刚才又过了一分钟。 “有什么想说的吗?”杨凡笑咪咪地问道。 “叫爷爷,麻利的,不然的话,老子打到你叫为止。” “那你得失望了,因为,在过五十四秒钟,你会在眼前这些人的见证下,倒在地上的。” 秦逆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你是有多愚蠢啊,这种鬼话你以为我会相信?五十四秒是吧,行啊,我给你数,我倒要看看什么叫绝望。” 说着,秦逆天真的开始数数,他数的特别的认真,声音特别的洪亮。 很快,便倒数到了十。 般若等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秦逆天。 秦逆天却越发狂妄地喊道:“五,四,三,二,一,哈哈哈哈,杨凡,你输了,跪下叫” 叫字刚一出口。 秦逆天突然狂喷了一口鲜血,然后眼珠子瞪的宛若乒乓球,下一秒,他便直挺挺地倒在了杨凡的面前,真是应了杨凡的那句话死不瞑目。 是的,秦逆天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狂妄与嚣张之中。 死的简简单单,但是却注定会让人无比惊骇。 “跟我算计的时间还是有点出入,看样子医术最近退步不少,得回去好好的修炼一番啊!”杨凡叹了口气说道。 “你是故意让他激动的,因为,这样的话,血液会加快流动的速度。” 杨龙那苍凉的声音传入了杨凡的耳中。 杨凡笑道:“你是个聪明人,不错,我是故意在刺激他,让他激动。” 杨龙没有理会杨凡,他叹了口气说道:“秦逆天啊秦逆天,你本来可以活的很久的,可惜,你这个人最大的致命缺点就是太过于愚蠢了。” “他确实不聪明!”杨凡说道。 “那么,杨凡你呢?你就聪明了吗?你为何不看看你虎口处的那个红点呢?” 杨凡扫了一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本来在虎口中央的那个红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朝着手心的地方移动了至少半毫米。 “所以,明白什么了吗?”杨龙问道。 杨凡点头。 杨凡当然明白了。 说白了,自己所中之毒同样不能受刺激。 “般若,秦逆天现在已经死了,我相信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杨凡沉声说道。 般若重重点头说道:“杨凡,你放心,我知道我该怎么做,这一次我不会在让你失望了!” 说着,般若迅速闪人。 杨凡冲着上官小宗道了句:“跟着她,保护好她,这是你接下来几个小时的任务。” “可是你”上官小宗不放心地说道。 但,他的话没有说完。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事儿,我暂时死不了,别管我,做好我交代给你的任务。” 上官小宗不在废话,他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走去。 杨凡坐在了椅子上,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罢了之后,说道:“不远千里来秦家做这个局,我可不认为你只是简单的想弄死我,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惊天阙。”杨龙给出了答案。 杨凡说道:“东西早就给了秦逆天,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 “当然知道,你给他的不过是假的,我们要真的,事实上杨凡,局面到了现在的境地,你要面对的也不是秦逆天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人,而是不管是从实力还是智商都是轻松碾压你之人,说句不怕打击你的话,你根本就没有与我们战斗的资本,所以,别任性,也别找死了,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我保你不死。”杨龙的声音无比苍凉地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们就这么笃定真的在我手中?” “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不会大费周章,另外,也别跟我叫条件了,说真的,你连叫条件的资格都没有,话虽然难听了一些,可这是真话,你觉得?” 杨凡点头。 杨龙又说道:“所以,坦率一些,东西在那儿,只要你肯交出来,解药我马上就给你。” 说着,一个黑色小瓷瓶变戏法似得出现在了杨龙的手中。 杨凡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小瓷瓶。 杨凡当然不想死。 杨龙见此情形,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笑意,随后又迅速地将瓷瓶收了起来。 “说吧,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了?” 杨凡耸了耸肩,说道:“长了这么大,我确实经历过不少的挫折与危险,而且,都没有这一次危险,按说我该臣服的,毕竟,那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我这个人呢,有的时候就是有些冥顽不灵,软硬不吃,所以,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