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好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五十八章 好

第2158章 杨凡之所以注意到了银针的尾部,是因为那银针的尾部有一个很明显的小红点,在红点上刻着一个字,一个杨字。 也正是因为这个杨字,所以杨凡才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师傅当初送给杨凡第一枚银针,也是唯一的一枚银针上面也刻着一个小小的杨字。 杨凡不敢相信这只是巧合。 可是杨凡又不出自己更好的答案。 但这不是关键,当务之急是赶紧从这个地方出去,杨凡可不想被困在这里边一辈子。 杨凡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手机,本想打个电话,可是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了车里边。 于是乎,杨凡又试探了一番。 但,跟刚才的情况一样,刚开门,漫天的银针就飞了进来,那叫一个凶悍。 杨凡不得意再次退了回来。 “别试了,刚才那两次不过是两次前戏,你要在敢乱来的话,我不介意直接送你上西天。”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不是杨龙的声音。 杨凡问道:“你是谁?” “与你无关,自然也就不会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你到死都不可能出来的,这就足够了。” “好,我不出去了,那我问你,般若与上官小宗呢?” “想知道啊?那你自己出来看看啊,哦,你出不来了啊,哈哈哈哈,可真是可悲啊。”那声音无情的嘲讽道。 杨凡似乎也不生气,他笑咪咪地说道:“可悲吗?我倒是觉得你才可悲呢?连个面儿都不敢露不说,问你是谁也不敢说,难道你只是别人的傀儡吗?亦或者不过是个小跑腿?” “小子,闭嘴!”对方喝道。 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怨怒之色。 似乎杨凡刚才的话,刺中了他的神经。 杨凡自然不会闭嘴,他笑了笑说道:“原来被我说中了,看样子你就是个傀儡。” 漫天的银针宛若下雨一般从门外打了进来,杨凡笑着躲闪到了墙壁的后面,哈哈大笑着说道:“外面的傀儡,有种你进来啊。” 对方也不回话,更多的银针被打了进来。 杨凡见状,心中那叫一个欢喜。 如此这般的折磨了对方好几次之后,任凭杨凡怎么嘲讽对方都没有了脾气,也没有了反应,杨凡懒得理会他,他开始迅速的收集那些银针。 偌大的房间内,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最少上万枚。 这可真是瞌睡了有人就来送枕头啊。 杨凡的银针上次已经用完了,这次出来的着急没有带上,所以刚才没有跟杨龙动手,可现在好了,对方竟然送了这么多的银针进来。 可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情啊。 等到将银针收集的差不多了,杨凡便反扣在手中一些,朝着门口走去。 “外面的傀儡听着,你爷爷我要出去了,你不是拦着我吗?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阻挡我的步伐的。” 说着,杨凡的脚已经伸到了外面。 但,就在这个时候,银针再次袭来。 杨凡躲闪的同时,细看了一下,这银针的数量明显是好了很多,只有寥寥几支,这说明对方的银针似乎快要用完了。 可真是个好消息。 杨凡故技重施,脚又迈出了门外。 这一次,对方没有银针袭来。 杨凡无声一笑,迅速闪身出了外面。 只是,刚出了门口,杨凡就怔住了。 在杨凡的面前站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让杨凡怔住的原因当然不是对方带着面具的原因,而是因为对方手中的那把枪。 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枪。 “滚回去。”对方杀气腾腾的怒喝道。 杨凡却没有理会他。 吃惊归吃惊,但是,杨凡出来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所以,就在杨凡看到了对方的那一瞬间,对方说出了滚字的那一瞬间,杨凡反扣在手中的银针便悉数打了出去,真是漫天的银针宛若下雨似得,将眼前这个人死死的包裹了起来。 嘭的一声闷响,对方开枪了。 开枪的瞬间,他的身子突然好像是下锅的面条似得,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然后用驴打滚的方式来躲避这致命的袭击。 可惜,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整个人被杨凡打出去的银针扎成了刺猬一般的模样。 其实并不疼,但这家伙明显知道,这些银针是怎么回事儿,所以,他躺在地上开始驴打滚一样惨叫不已。 杨凡冷眼看着他问道:“怎么样,舒服吗?你知道什么叫自食其果吗?” “杨凡,你个畜生,你害的老子家破人亡了不说,你还要害死老子是吗?”对方的声音无比尖锐且充满了怨毒之色。 杨凡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对方似乎认识自己,便问道:“你是谁?” “老子叫沈飞。” 杨凡斌不认识他,但是,从他的名字便能够知道他的身份了。 看样子是沈家的人。 “原来是沈家的人,好,很好。”杨凡冷笑着是说道。 “好尼玛,你能弄死老子,但是你给老子等着,我们沈家有的是人收拾你,你以为把我们沈家逼的家破人亡这事儿就完了?我告诉你,没门!” 杨凡一声冷笑,说道:“好啊,想报仇是吧,尽管来找我,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来报仇的,还是来送死的,至于你,抱歉,我得先送你一程了!” 说着,杨凡大手一挥,将手中的银针再次打了出去。 那沈飞惨叫了几声之后,便再也没有了生息。 杨凡走过去看了他一眼,却是见他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杨凡突然有些后悔,这么早弄死他做什么,至少也应该先从他的口中打探出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消息来。 可转念一想,这种傀儡想必也没什么资格知道更多的消息,弄死就弄死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般若跟上官小宗。 打定了注意之后,杨凡便迅速的朝着外面走去。 偌大的秦家依然街道空旷,静的可怕。 杨凡喊了几声般若与上官小宗的名字俱都没有得到回应,杨凡便没有在喊他们,他加快了步伐,很快,杨凡便出了秦家。 原来来时开的车竟然也不在了。 整个秦家瞬间好像是一座死城似得,没有了生息。 杨凡突然觉得事情很是不对劲。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突然听到从里边秦家大门里边传来了阵阵奔跑的脚步声。 杨凡迅速转身。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