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五章 不容乐观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六十五章 不容乐观

第2165章 竟然是唐雨诗。 能在医院见到唐雨诗可真是奇迹啊。 要知道这妞现在也算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小星星,粉丝也不在少数。 而她竟然只是戴了一个口罩就出来了。 真是够厉害的。 不过,唐雨诗并非一个人来医院,同行的还有她的父亲,想必她此番是陪她父亲来医院的。 唐雨诗看到了杨凡的时候自然也是无比的欢喜,漂亮的眼睛当中几乎已经开始闪着光芒了。 杨凡就算是在傻也能分辨的出,唐雨诗眼中的这种目光明显是看到了喜欢之人才会流露出来的。 于是乎,杨凡也笑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杨凡问道:“你们也是来看叶雪禅父亲的吗?” 唐雨诗点头。 唐雨诗的父亲作为唐家仅存的几个人之一,而叶雪禅的父亲曾经是唐家的少主,少主住院了,唐雨诗的父亲岂能有不来探望一番的道理。 “你也是来看望唐叔叔的吗?” 杨凡笑道:“是啊,我还真想给雪禅打电话询问一下具体是在那个病房呢,你们来了可真是太好了。” “那走吧,我带你进去。” 杨凡点头。 前往病房的路上,杨凡说道:“雨诗,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的,竟然只是戴了一个口罩就出来了,就不怕粉丝认出来?” “还好啊,其实这里是医院,大家不是来看病的,就是来看望病人的,基本上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的。” 杨凡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 “对了杨凡,你中午有时间吗?” “怎么了?” “我明天就要进组了,你今天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吃顿饭。” “可以啊。”杨凡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尽管跟这妞吃过无数顿的饭了,但是杨凡对于今天中午这顿饭却是最期待的。 原因是什么,杨凡也不知道。 总之,他很期待。 说话间病房到了。 三个人还没进了病房,便听的里边传来了一阵阵爆喝的声音。 却是听的这个声音喝道:“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按的是什么心,我不就是断了几根肋骨吗?你们凭什么说我伤到了五脏六腑,再敢这么胡说八道的话,小心老子弄死你们。”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用问也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叶雪禅的父亲。 时至今日杨凡依然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叶雪禅父亲的时候,他是那样的干扁瘦弱,整个人的气质是苍老且颓废的。 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了几个月,老头竟然变得嚣张跋扈且不讲理。 真不知道是仇恨彻底的蒙蔽了他的理智,还是说,他本来的个性就是这样,之前压制着是因为没有宣泄的机会。 但,杨凡不在乎这些,因为这些跟他没什么关系。 与唐雨诗相视一笑,然后杨凡推门而入。 率先映入眼帘的自然就是叶雪禅父亲的那张通红的老脸,他显得很是激动,眼珠子更是瞪得宛若铜铃一般。 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大夫站在他的跟前,一言不发。 看看的出来,为首的那个白大褂的脸色极其的难堪。 见着了杨凡跟唐雨诗以及唐父的时候,叶雪禅父亲的面孔瞬间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他咧嘴笑了笑说道:“杨凡,雨诗,老唐,你们来了啊!” 杨凡点头,问道:“叔,感觉如何了?” “没事儿,没事儿,不信你给我检查一下。” 说着就把手掌递到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本不想使用医术,他只是来探望唐父的,可是唐父都主动伸出了手掌,杨凡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便只好说道:“行啊!” 几个大夫见杨凡答应了下来,俱都有些意外。 “你也是大夫?”为首的白大褂面色诧异地问道。 杨凡笑道:“学过一点皮毛。” “喂,杨凡,你谦虚什么,叫我说,你才是真正的医生,你的医术不知道比这些人强大多少倍。” “他医术你让他看给你看呀。”一个不爽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杨凡还没说什么,叶雪禅的父亲便彻底炸锅了,他几乎就要从床上蹦起来了。 杨凡见状这才了得,便迅速的捏住了叶雪禅父亲的手腕,稍微用一力,老头的身子便宛若下了锅的面条似得,软绵绵的躺在了床上。 “让你们见笑了,我这位叔叔人生中经历了太多的起起落落,所以情绪上难免有些与众不同,好了,这儿交给我了,你们可以各自散去了。”杨凡笑着说道。 杨凡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中却有着让众人无法反驳的命令感。 几个白大褂听了这话之后,也没多犹豫,为首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余下的几个白大褂迅速的跟随着他的脚步出了病房。 “真是一帮庸医,杨凡,你给我瞧瞧,看看我是不是真的伤及了内脏。” 杨凡其实已经检查过了,叶雪禅父亲的身体确实有点内伤,但并不严重,稍微调理一下指日可好,但是杨凡见他的火气如此之大,生怕告诉了他实情之后,有叫嚷着要去报仇,还不如说点假话让他消停一段时间。 于是乎,杨凡打定主意吓唬他一番。 杨凡故意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变得很是凝重,他的表情变得很是阴沉。 “怎么了?”叶雪禅的父亲瞧出了杨凡的不对劲,便问道。 杨凡摇头说道:“没什么,挺好的。” 只是这话,就算是傻子都能听的出来是有问题的。 “杨凡,你说实话,我到底怎么了?”果然,叶雪禅的父亲也听出来了, 老头不死心的又问道。 “叔,真挺好的,就是稍微有点伤,不碍事儿,不碍事儿。”杨凡的声音越发低沉地说道。 “杨凡,你说实话,到底怎么了?可不许糊弄我啊。” 叶雪禅父亲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的表情变得无比的着急。 杨凡深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只需要给叶雪禅的父亲致命一击,相信他从今往后就不会轻易叫嚷着要复仇了。 念及如此,杨凡叹了口气说道:“叔,我本不想说实话的,但是你非要让我说,看在雪禅的份儿上,那我就说了实话吧!” “快说。”叶雪禅的父亲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 但他的表情中又有几分恐惧之色的。 “情况不容乐观。”杨凡的声音愈发低沉地说道。 这话一出,叶雪禅父亲的面色瞬间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