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一章 谁先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七十一章 谁先死

第2171章 杨龙宛若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疯狂的嘲笑了起来。 杨凡二话不说,扑了上去。 事情到了这一步,这已经是关乎杨凡的生死,杨凡自然不敢大意。 那杨龙见状,却凌空一跃,朝着外面迅速奔袭而去。 杨凡紧随不舍,但没过多久,那杨龙便的消失不见,杨凡愤怒的一脚狠踹在了一旁的墙上。 坚硬的墙体顿时被踹出了一个大洞来。 杨凡没有在追出去,而是在原地待了一会儿,确定杨龙已经不在了之后,重新返回了车内。 上了车之后,这一次,杨凡率先将车门反锁,然后伸手在桌椅下又拿出了两枚戒指来。 是的,杨凡被抢走的依然是假的。 杨凡本来是想拿真的,但是,就在他打算拿真的的那一瞬间,杨凡从后视镜上看到了尾随而来的杨龙,所以杨凡改变了主意。 其实如果把时间在往前调二十多分钟,也就是杨龙倒下去的那一刻,尽管当时杨龙表现的很是真实,脑袋也确实与地面来一个最亲密的接触,但是杨凡却清楚的知道,他是在演戏,至于为什么后来杨凡还踢了踢杨龙,佯装在确认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昏睡了过去,其实,这一切杨凡就是在演戏,演给杨龙看的,不过,杨凡没想到杨龙追上去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彼此二人谁都不相信对方,所以,这场戏一开始就是相互试探。 可惜,杨龙还是没能算计过杨凡。 拿到了戒指之后,杨凡迅速的将戒指戴在了手上,二话不说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在秦家的时候,杨凡就预感到自己的身体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尽管那个时候,他还没感受到任何的毒发迹象,但杨凡隐约觉得事情要远比自己想更加复杂。 可惜,那个时候没有戒指,什么都做不了。 回到京城之后,杨凡那叫一个心急如焚,却也只能慢悠悠的演了俩天的戏。 很快,自我检查的结果出来了。 确实中毒了。 而且,是一种杨凡自己从未见过,更别说是听说过的毒。 这种毒看上去很无害,它们安安静静的缩在杨凡的心脏之上,可是杨凡却知道,这是致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爆发了,到时候就连救命的时间都没有。 所以,杨凡知道,自己必须得尽快解毒。 杨凡试探性的用自己体内修炼出来的气息去轻轻的碰触了一下那毒素,下一秒,便疼的他瞬间冷汗淋漓,半躺在了座椅上。 杨凡再也不敢轻易试探,他迅速的将自己修炼出来的那股气召唤了回来,然后大口的喘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才逐渐的消失不见。 杨凡重新坐了起来。 简单的试探了一番自己的丹田之处,发现没什么大碍之后,杨凡迅速的起身上了楼。 但杨凡没有回酒店为他长期保留的那间总统套房,而是进了一间极其普通的客厅内。 然后盘膝而坐,再次试探起了盘踞在心脏上的毒素。 这注定是一场硬仗。 杨凡深吸了一口气,他更加小心翼翼的去触碰了一下那毒素,这一次的痛简直是排山倒海一般袭来,痛的杨凡瞬间趴在了地上,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用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了,而且,还不断的用力揉捏着,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因为剧痛都要出窍了。 杨凡再也不敢乱来了。 他躺在地上大口喘息。 初升的阳光从窗户照射了出来,直接照射在了杨凡的脸上,久违的温暖让杨凡逐渐恢复了过来。 他慢慢的坐了起来,依靠在窗户边缘看着刺眼的阳光沉默不语。 是的,杨凡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本以为拿到了戒指之后,自己就会安然无恙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告诉他,就算是拿到了戒指,他依然束手无策,他救了那么多人,但是却救不了自己。 这可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啊! 一种绝望的感觉慢慢的滋生了出来。 但,另外一种不服输的情绪迅速的跑了出来。 两股势力开始对抗。 杨凡懒得理会,他依然在看那刺眼的阳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凡突然想到了师傅。 想到了师傅的时候,原来已经绝望的心情顿时有了一丝丝的希望。 没准师傅可以救自己呢。 想到了这儿的时候,杨凡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他迅速的拿出手机开始给师傅拨打电话。 但是,得到的结果却跟之前没什么俩样。 是的,师傅的手机关机了。 杨凡没有想往常一样放弃,他继续拨打。 但,结果一样。 终于在拨打了几十个电话没什么结果之后,杨凡彻底的放弃了。 但是在放弃的时候,杨凡又忍不住给师傅发了一条短信,在短信中杨凡将自己目前的情况告诉了师傅,并且希望师傅前来救自己。 正发呆着,手机突然响起。 杨凡以为是师傅的电话,便迅速的接了起来。 “师......” 话刚出口,便听的电话那头传来了唐雨诗的声音。 “杨凡,我要出发了,给你打电话告个别,没打搅到你的休息吧。” 唐雨诗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伤感。 杨凡勉强笑了笑说道:“没有啊,我正好也醒来了,怎么,你现在就要出发了?” “是啊,第一班飞机赶过去,那边今天中午就要举行开机仪式了,我可不敢迟到。” “嗯,勤奋一点是对的,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一切顺利。” “谢谢,但我其实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些。” “那是什么?” “记得来看我。”唐雨诗犹豫了一下,最终鼓起勇气说道。 杨凡笑道:“这点你放心,我肯定会去看你的,要不是我这俩天事情多的话,今天就去送你了。” “别别别,还是别送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怕的就是离别了,好了,不说了,我要开始登机了,落地之后,我会给你发消息保平安的。” 杨凡应了一声,又叮嘱了几句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跟唐雨诗通完了这个电话之后,杨凡却又没有那么郁闷了。 他的斗志再次被点燃了。 杨凡站了起来,充满了勇气地说道:“不就是死吗?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先死,还是我先死!” 说着,杨凡起身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