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七十三章 委托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七十三章 委托

第2173章 财神爷正忙的不可开交,杨凡的到来让他暂时可以休息一下了。 “老大,你这电话刚打完没多久,怎么又亲自过来了?”财神爷好奇问道。 杨凡说道:“有个比较重要的事情来跟你沟通一下。” “什么事儿?” “杨麒麟组建新的风投公司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对吧!” 财神爷点头说道:“我知道,一帮富二代被他捆绑在了一起,然后弄了一个新的公司出来,我这几天正在让人暗中调查到底是什么人支持他。”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 “老大,你别告诉我,你知道是什么人在支持他了?” 杨凡点头说道:“当然,不然的话,我来做什么?你稍等一下。” 财神爷狐疑的看着杨凡,杨凡也懒得解释,直接将陈峰发给自己的那份名单发给了财神爷。 财神爷收到之后,便问道:“老大,这是什么?” “这便是那份名单,还有几个顶尖富二代没有出现在名单当中,另外,国外还有两个财团也在暗中支持他,财神爷,这是一场硬仗啊!” 财神爷听了这话,眉头微皱,他盯着手机看了好半天之后,这才缓缓说道:“杨麒麟这次玩儿的有点大。” 杨凡说道:“确实有点大儿,我本以为他是闹着玩儿的,可谁曾想,他是来真的,从这份名单上就足以看的出来,他这次是铁了心要把我们干掉了。” “确实,我也看出了他的来势汹汹,老大,你下命令吧!”财神爷说道。 财神爷的态度让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且不管事情最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但最起码这样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 其实杨凡知道,自己只是动一动嘴皮子,然后全部的压力都会到财神爷的的肩上。 这些年财神爷为了杨凡可真是做了不少事情。 “老爷子,谢谢。”杨凡很是真诚地说道。 这是杨凡发自肺腑的感激。 财神爷却白了杨凡一眼,略显生气地说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虽然我的年龄当你爷爷都可以了!” “得,那就不说这些了,我给你这份名单的意思是,那些顶尖的纨绔子弟咱们现在还不能动他们,但是,那些普通一些的,我觉得还是可以动一动的,最起码给他们一个警告,你觉得呢?” “这是自然,这些人要是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的话,他们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还真以为我们是吃素的,老大你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开始行动的。” 杨凡点头说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哦,对了,那三个隐藏的顶尖纨绔你要顺便调查一下,另外,国外的那那两家财团也不能放过,我隐约记得他们这不是第一次支援杨麒麟了。” “之前确实就有国外的财团支持杨麒麟,但我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又是之前的那几个财团,老大,还是那句话,把心放踏实了,经济上的事情,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你放心的做你的事情就好了。” 杨凡再次点头。 接到了白狼的电话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此时的杨凡正在跟叶雪禅闲聊。 见是白狼的电话,杨凡便知道交代给他的事情办妥了。 杨凡接起了电话。 “老大,拿下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白狼颇为得意的声音。 “你在那儿?” “别墅里边。” “行,等我电话!”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杨凡,怎么了?”叶雪禅好奇问道。 杨凡说道:“没事儿,我待会儿可能出去一趟,你该睡就睡,别等我。” 说着,杨凡将电话给陈峰打了过去。 很快,陈峰接了起来。 “盟主,这么晚了,有事儿?”陈峰问道。 杨凡笑道:“刘大成拿下了,要不要一起去见见他?” “算了盟主,我也不想看到他,我觉得恶心。” “我还以为你想抽他几个大嘴巴子呢。” “本来是有这样的心思的,但现在完全没有了。” “成,既然没有的话,那我给他一点教训,然后就放了他。” 陈峰应了一声。 闲扯了几句临挂电话的时候,陈峰说道:“盟主,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把那三个顶尖纨绔以及那两个国外产财团也挖出来。” “那就辛苦你了。”杨凡笑道。 “不辛苦,不辛苦!”陈峰赶紧说道。 “行,有事儿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是了。” 陈峰应了一声,然后彼此挂了电话。 “看样子你似乎不用出去了。”叶雪禅笑着说道。 杨凡应了一声说道:“是啊,不用出去了,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真好。”叶雪禅笑吟吟地说道。 当然好了,偌大的别墅就杨凡跟叶雪禅俩人,能不好嘛! 说着,叶雪禅扫了杨凡一眼,这妞突然盯着杨凡看了一会儿,说道:“杨凡,我怎么觉得你最近的气色不大好啊!” 杨凡笑道:“可能是过于疲惫的缘故吧,没事儿,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你可得注意点身体,别太拼了。” “那是自然。” 聊到了一点多之后,俩人各自回了房间。 杨凡没有睡意,他当然没有睡意。 躺在床上看着那个距离手掌中央越来越近的小红点杨凡急的宛若热锅上的蚂蚁啊,可偏偏无能为力,这种眼睁睁看着自己生命耗尽的感觉实在是糟糕的不能更糟糕了。 杨凡不甘心的有小心翼翼的试着给自己解毒。 但,那股气息刚刚抵达了中毒的部位,还没来得及治疗,心口处便是剧毒了起来。 杨凡赶紧收回了那股气息。 他大口喘息,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平复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杨凡想起了什么似得,给师傅打了一个电话,结果还是没有人接。 杨凡那叫一个郁闷。 真不知道师傅这段时间是在做什么,怎么,老是不接电话。 也不知道是杨凡多想了,还是因为跟师傅太久没见的缘故,总之,杨凡觉得这段时间师傅跟自己的关系明显有些疏远了。 这是杨凡最不愿意看到的。 虽然跟师傅没有血缘关系,可自己毕竟是他养活大的。 养育之恩杨凡自然不会忘记。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之后,杨凡的脑袋中突然迸发出了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