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没准是好事儿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八十章 没准是好事儿

第2180章 “既然是比试,那就得把自己最真实的实力拿出来,可不许隐藏!”正式开始比试之前,阿甲很是严肃且认真地说道。 这妞的个性如此,做事儿向来无比认真。 杨凡点头说道:“这个自然,我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也别隐藏真实的实力就是了!” “那当然,你接招吧!”阿甲顿时杀气腾腾地说道。 杨凡却别逗笑了。 “得,你出手吧。”杨凡笑道。 阿甲点头,真的就挥拳袭来。 速度快的宛若流星宛若闪电。 杨凡与阿甲虽然许久不曾见面,但杨凡的心中却清楚的记得阿甲之前的修为。 所以,当阿甲此番出拳的时候,杨凡便意识到这妞的修为将之前有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提升。 可真是好事儿。 难怪这妞叫嚷着要比试一下呢。 不过,阿甲的速度虽然不慢,可杨凡的速度却是更快。 事实上,就在阿甲出拳的那一瞬间,杨凡便想到了很多种破解的方式。 但,杨凡用了一种最简单的。 杨凡出手了。 速度奇快,阿甲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拳头便被杨凡捏在了手中。 阿甲下意识的争扎了一下,但,杨凡的手掌却好像就长在了自己的拳头上似得,竟然纹丝不动。 “好实力!”阿甲的心中暗道了句。 这妞本以为自己潜心修炼了这么久,就算不是杨凡的对手,可也不至于差的太远吧。 可今日这刚一出手,阿甲便意识到,自己跟杨凡的差距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阿甲有些沮丧。 杨凡见状笑道:“怎么了,不高兴了?” “倒也没有,我只是觉得差你太远了,什么时候才能帮的上你的忙啊!” 原来这妞是因为帮不上自己的忙而沮丧,杨凡的心中有些感动,他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也无需沮丧,因为昨天晚上过后,我便再也不需要你的帮忙了。”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个累赘?” “当然不是!” “那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嘛!”阿甲小嘴儿一扁,不悦说道。 杨凡笑道:“我昨天晚上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劫难,但,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我的福报来了!” “什么福报?” “我的修为有了几十倍之多的提升,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的修为到底到了那种境地,但是,我想,我现在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弱鸡了。” “真的假的?” 见杨凡说的如此的玄乎,阿甲实在是有些怀疑。 “当然是真的,刚才你不也得到验证了吗?” “你对付我没有问题,但谁知道你现在对付别人怎么样呢?我觉得,你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妙。” “这个自然,我的为人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从来都不是那种骄傲自大之人。” “这倒也是!”阿甲点头说道。 “所以呢?还比试吗?” “比试你个头啊,你那么厉害,我已经得到验证了,对了,你跟墨墨的关系很是还糟糕吗?” 苏世雄走的时候,阿甲也来了,杨凡跟苏白墨的关系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坏的,所以这妞是知道自己跟苏白墨关系不好的。 杨凡点了点头。 “没想过复合?” “想啊,可主动权在墨墨手中,我也没办法。”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矜持了。”阿甲那叫一个怀疑地说道。 杨凡想吐血。 自己什么时候不矜持了。 这妞许久不见,修为提升不大,可这嘴皮子却是厉害了不少。 杨凡也懒得跟她斗嘴皮子,略显郁闷地说道:“感情可不是其他事情,我要死皮赖脸的去跟墨墨复合,恐怕会引起她更多的反弹,其实墨墨现在也知道她父亲的死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我们俩的关系已经冷了这么久,想要突破,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真不是矜持不矜持就能解决的,除非墨墨肯放下一切尊严来找我,要知道,我的大门可是永远都为她敞开的。” 阿甲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只是,这妞却很是惆怅的叹了口气。 “你叹气干什么?” “为你感到惋惜啊,你们的感情那么好,现在却弄成了这个样子,不免让人唏嘘啊!” “得了,别为我们唏嘘了,你呢?就这样一直单身下去吗?端木禅可是一直都记挂着你的。” “你去死啊,哪壶不开提哪壶,非要拿这种事情来调侃我吗?” 杨凡咧嘴笑了起来。 跟这妞在一起还是蛮开心的。 又闲聊了半天,阿甲接到了一个电话,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打来的。 这妞竟然起身去房间外面接电话去了。 杨凡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等到阿甲接完了电话回来之后,杨凡便问道:“我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端木禅呢,原来是因为有别人啊,说说看,对方是什么人?我好替你把把关!” “把你个头啊,不过是一个手下的电话而已。” “你都有手下了?” “多新鲜啊,我就不能做点事业吗?”阿甲白了杨凡一眼反问道。 “那你说,你现在在做什么事业?” “管我!” 杨凡败给她了。 闲扯到了六点多的时候,杨凡叫醒了秦士宗,随后带着这爷俩去了餐厅。 酒菜俱都已经备好了,简单的寒暄之后,便正式开席。 杨凡一个劲儿的敬酒赔罪,大半瓶酒下肚之后,秦士宗终于有了笑意。 杨凡知道,他便不在生自己的气了。 这顿饭俩人喝了四瓶酒,要不是阿甲实在不敢让自己的爷爷喝了才结束的话,俩人不知道还要喝多少呢。 吃罢了饭之后,杨凡将俩人送回了房间,然后跟阿甲打了个招呼,起身告辞。 阿甲将杨凡送出了酒店。 “等下去那儿?”阿甲问道。 “还不知道呢,我打算去见一见杨麒麟的父亲。” “你找杨耀华干什么?” “你知道杨麒麟父亲的名字?” “多新鲜,是我先认识的杨麒麟好吧,所以我知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很奇怪吗?” “不,不奇怪,一点儿也不奇怪,你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来接你们去你们的别墅。” 阿甲点头。 杨凡笑了笑,挥手作别。 阿甲站在原地,直到杨凡驾车消失不见,这才满脸郁闷地转身回了酒店。 将电话给杨耀华打过去的时候,杨耀华正在跟杨麒麟聊着一些公司里边的事情,看到电话是杨凡打来的时候,杨耀华还真有点意外。 杨麒麟也看到了杨凡的名字。 “父亲,这家伙给你打电话做什么?”杨麒麟眉头微皱问道。 “不知道,没准是好事儿呢?”杨耀华笑了笑说道。 说着,他接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