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五章 第一次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九十五章 第一次

第2195章 杨凡的手指隔着衣服在阿甲的肌肤上跳舞,所到之处,弹性惊人! 兴许是太过于舒服的缘故,阿甲轻哼了一声,这一声,着实让人遐想不已。 “你这一两年都是在修炼吗?”杨凡问道。 阿甲应了一声。 “不是有了其他的事业?到底是做什么呢?” “瞎做,其实不过是个小公司而已,与你做的买卖比起来,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做了这么久,甚至连现在住的这套别墅都买不起。”阿甲自嘲的笑着说道。 “别这么说,关键是这份事业让你开心吗?” “开心啊,我很有信心做大的。” “那就行了,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是浮云。” “谢谢你的支持。” “还需要我支持什么?” “没了啊,准确的说是暂时没有,将来谁知道呢,不过有需要你支持的地方,我肯定会将你的电话打爆的。” “那我就等着你将我电话打爆的那一天。”杨凡笑了笑说道。 阿甲却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这妞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跟墨墨的关系还是在僵持吗?” “嗯!”杨凡简单的回应道。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阿甲也不是什么外人。 “有点可惜,当初你们的爱情可是我们很多人情感路上的灯塔啊!” “你可拉到吧,还灯塔呢,现在怎么样,黑灯瞎火了吧!” 阿甲被逗笑了。 “不过我觉得你们还是会在一起的,毕竟,彼此的心里边有对方,而且,你们现在的分开完全是误会所导致的,你就没有去澄清一下这个误会吗?” “有啊,只是,好像没什么用吧,后来就是明白了,主动权是在墨墨的手中啊,她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事情也就解决了!” “我怎么听你的话语中有一些赌气的成分啊!” “瞎说,我怎么会跟墨墨生气呢?” 阿甲点了点头说道:“也对,你往上面一点儿。” 杨凡的手顺着蛮腰开始往上游走。 “怎么样,这个力道可以吗?” 阿甲应了一声说道:“可以!” 这妞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迷糊。 杨凡知道她累了,想要睡觉了,便不在说话,专心的给她按摩了起来。 没过多久,阿甲便睡着了。 听到了这妞均匀的呼吸声之后,杨凡松了口气,又给她按摩了一会儿,确定她睡的踏实了,便轻轻的抱起了她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将阿甲安顿好了之后,杨凡喝了一杯水,将自己血液中的酒精全部都排出了体外之后,这才驾车离去。 时间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杨凡没有睡意。 京城的街道依然是车流如水,繁华依旧。 杨凡突然很想给般若打个电话,解决一下秦士宗跟柳文山的事情,但又觉得实在太晚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阿甲的话却出现在了杨凡的念头中,有那么一瞬间,杨凡突然有点想苏白墨了。 自从分开之后,自己貌似过的很洒脱,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可是只有杨凡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洒脱,是将所有的痛苦都深埋在了心底。 可即便是这样杨凡也不怨恨苏白墨,感情的世界,本就没有对错。 杨凡决定去看看苏白墨,哪怕只是偷偷摸摸的看上几眼。 他打定了注意之后,便驾车朝着苏白墨的别墅奔去。 一个小时之后,目的地到了。 杨凡将车停到了距离别墅一百来米的地方,然后下了车,步行着冲别墅走去。 一百米的距离对于杨凡来说,不过是呼吸间的距离,所以,很快,杨凡便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别墅中只有院落内的灯是亮着的,其余的等俱都熄灭,包括苏白墨房间内的等。 但,杨凡并没有失望,接着院落中的灯光足以看清楚苏白墨了。 所以,杨凡凌空一跃,翻身进了别墅,下一秒,他便出现在了苏白墨房间的窗户外。 苏白墨正在酣睡,睡的很是踏实。 杨凡借着院落中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脸庞,依然是那般的迷人,这张曾经无数次捧在手中的面孔,这个曾经无数次拥抱过的女人明明就在眼前,可是杨凡却觉得俩人之间的距离隔着千山万水。 杨凡是悲伤的,却也是无能为力的。 就在这个时候,苏白墨突然翻了个身。 杨凡以为这妞醒来了,迅速的将身子闪到了一旁,他可不想让苏白墨发现自己在偷窥她。 杨凡就好像是壁虎似得,攀爬在墙壁上,等了几分钟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又将脑袋伸了过去。 苏白墨睡的依然很是踏实。 杨凡不知道看了多久,看的眼睛都有些累了,这才依依不舍的翻身出了别墅。 就在杨凡的身子刚刚落地的瞬间,两道黑影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扑了出来。 “什么人?”对方低声喝道。 “血煞的人?”杨凡反问道。 对方一怔。 杨凡便知道自己猜对了,笑了笑说道:“我是杨凡,你们老大。” “原来是老大,老大你这是..... “今天的事情切不可泄露出去半个字,包括白狼也不能说,明白吗?” “是,老大!” “好了,你们继续隐藏吧,我先走了!” 俩人齐齐点头,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杨凡回到了车之后,迅速驾车离去。 初升的太阳照耀着这生机勃勃的大地,也照耀着叶雪禅的脸蛋。 这妞醒来了,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叶雪禅突然闻到了阵阵的饭香。 叶雪禅有点饿了,昨天晚上吃的烧烤虽然当时饱了,可是后半夜就感觉自己有些饿了。 现在闻到了饭香之后,叶雪禅越发觉得自己的肚子在抗议了。 这妞翻身下了床,迅速的出了房间。 站在二楼的楼梯上叶雪禅闻到了煎培根的味道,这妞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 叶雪禅看到了杨凡,看到了正在厨房中忙碌的杨凡。 “早,吵醒你了?”杨凡头也不回地问道。 “不是,睡醒了。” “这么早?” “你不也很早嘛!”叶雪禅说道。 一边说,一边看着煎锅中被箭的滋滋冒油的培根,然后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杨凡听到了叶雪禅肚子的抗议,便笑了笑说道:“你先洗漱一下,然后就可以吃早餐了。” “好的!” 说着,叶雪禅快如闪电进了洗手间去洗漱了起来。 杨凡笑了笑,继续忙活自己的。 十分钟之后,叶雪禅听话的就好像是一个小学生似得坐在了餐桌前,没一会儿,杨凡开始上菜。 吃着煎的恰到好处的培根,喝着香气四溢的牛奶,以及面包跟其他一些小菜,叶雪禅的内心中滋生出了一股叫做幸福的感觉。 她略显激动的看着杨凡问道:“你这是第几次给女孩子做饭?” “今年是第一次!” 叶雪禅一怔,旋即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灿烂,宛若外面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