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七章 我看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一百九十七章 我看看

第2197章 “忙不忙?” 这是电话接通之后,师傅说的第一句话。 “不忙。” “那就在你的酒店见吧,我已经入住了你平日里住的房间。” 杨凡一惊。 还没来的及询问师傅是怎么住进去的,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老爷子,我得走了,我师傅来了,我跟他已经好久没见了,我得去看看他老人家。” “成,你去吧,回头你师傅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可以请他吃顿饭,我得感谢他*出来这么一个好徒弟来!” “行,我会负责把话带到的。”杨凡笑道。 这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事儿杨凡怎么会拒绝呢? 辞别了萧老爷子与萧奶奶之后,杨凡迅速驾车直奔酒店。 一路上杨凡幻想着与师傅见面的情形,越想越觉得激动。 杨凡暗骂自己没出息。 很快,便抵达了酒店,下了车之后,杨凡深吸了几口气,然后阔步进了酒店。 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别的原因,总之,哪怕杨凡真的不断的在暗示自己别紧张,可是越接近自己平日里住的那个房间的时候,杨凡便越是激动,他甚至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控制了一番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杨凡索性不管了,如此一来,却又马上就变得不紧张了,想来是很久没有见过师傅了,杨凡实在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心情。 很快,杨凡便站在了房间的门口,正要敲门,房门却突然缓缓的打了开。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男子,长的无比俊朗,跟杨凡的年纪差不多。 “师兄!”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对方便笑着喊道。 杨凡有些懵圈。 什么情况? 师傅什么时候收了个土地啊。 自己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你是?”杨凡问道。 “我叫杨九楼,是师傅去年收的弟子,师傅在里边等着你了。”这个自称是杨九楼的年轻男子笑的极其谦逊地说道。 杨凡点了点头,他顾不得去想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反正见到了师傅之后,一切都会有答案的。 念及如此,杨凡快步进了房间。 师傅正坐在沙发上喝茶,面色阴沉。 两三年没见了,他还是老样子,不,他甚至比之前都还要年轻一些,杨凡觉得不可思议,他实在不明白师傅是怎么会逆生长的,要知道,在杨凡的记忆中,师傅可真不是什么喜欢保养之人。 难道是修炼功法的缘故? 杨凡正胡乱的猜测着,却是听的师傅突然冷冷地说道:“跪下!” 师傅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怒意,与不可违抗的命令。 杨凡越发懵圈了。 突然多了个师弟不说,师傅一见面竟然让自己跪下。 这是什么路子? “怎么,没听到我的话?还是说,你现在翅膀硬了,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杨凡还能说什么,他一向是一个尊师重道之人,再说了,自己可是师傅养活大的,就频这一点,师傅让自己跪下,那自己就得跪下。 杨凡扑通一声跪在师傅的面前。 “你可吃错?”师傅面色阴郁地问道。 杨凡更加懵圈了。 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那里。 “好,看样子你是不知道自己错在了那里,那好,我来问你,你逢年过节可给我打过电话?我的生日你可曾祝贺过?杨凡,你是我养大的,你知道我并非是小气之人,只是你的做法也未免太让我心寒了。”师傅痛心疾首地说道。 他这么一说,杨凡便顿时觉得自己错了。 真的错了。 师傅说的对,自己确实没有在重大节假日的时候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当年自己还未出师之前,师傅寿诞之日自己都会好好的弄一个礼物送给他,虽然不值钱,但胜在用心。 而出师之后,尤其是这些年,自己当真是没有送过一个礼物。 说起来,自己做的确实不好。 “我错了,师傅!” “哼,你还知道错了?最可气的是,你竟然拿假的戒指来糊弄我。”师傅怒道。 杨凡一怔,正要解释,只听的师傅继续说道:“怎么,你以为我会把你的戒指骗走?杨凡,你可记得,你的戒指当初还是我给你的,我实话告诉你,我是害怕以你的修为根本保护不了戒指,所以才让你把戒指交回来,等到风头过去了,在交给你,可你倒好,竟然如此的不信任我,我太伤心了!” “师傅,我不是这样意思,我当初是想将真的送回去的,可是,当日来拿戒指的人是那陈惊风,我与他从未谋面,岂敢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他!” 杨凡说的掷地有声,由不得师傅不信。 果然,听了杨凡的话,师傅便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凡,似乎想看看杨凡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杨凡目光真诚的看着师傅,没有一丝回避躲闪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师傅缓缓点头说道:“看样子是错怪你了,好了,你先起来吧,这事儿既然是误会,那就没有必要责罚于你。” 杨凡这才咧嘴笑道:“谢谢师傅!” 师傅冷哼了一声,道了句:“你的毒如何了?” “我感觉已经解开了。” “来,我看看!” 杨凡毫不犹豫,直接将自己的命脉递给了师傅。 师傅快若闪电,一下子便捏住了杨凡的命脉,随后一股极其彪悍的气息便注入了杨凡的体内。 “杨凡,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我从小就教你,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将自己的命脉交给他人,可你倒好,不仅给了,而且,还给的如此的随意,倘若我是你的敌人的话,你现在的一身修为早就被我废掉了!”师傅怒道。 杨凡咧嘴笑道:“我当然铭记师傅您教授过的一切啊,但是师傅,这不是您老人家要嘛,别说是一身修为了,我的命都是您老人家给的,您若想要,拿去便是了!” “哼,油嘴滑舌,这些年别的本事没学着,这油嘴滑舌的本事倒是没落下。” 说着,一下子甩开了杨凡的手腕。 “师傅,如何?” “臭小子还骗我说中毒了,你这那里中毒了?” 杨凡咧嘴一笑说道:“这不是想让您来看看我嘛,师傅我体内真没毒了吧!” “没有,不过,别太大意了,按照你的说法,没准只是表面上解开了,听你之前对此毒的描述我别说是见过了,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你要万分小心,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杨凡重重点头。 “对了师傅,杨九楼是什么情况啊?” 说着,杨凡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那小子。 “他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我去年新收的徒弟,我告诉你小子,你这个小师弟的天赋简直可以用恐怖若斯来形容,只是跟了我一年,但修为却已经到了逆天的境地,我这次带着他也是有意让他来历练一下,来来来,你俩先比试一下,让我看看你们谁更厉害一些!” 杨凡挠挠头说道:“师傅?真要比?” “少废话。” “那在开始之前我能先问您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