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一十二章 出来吧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一十二章 出来吧

第2212章 刺骨的冷声狠狠的泼在了张大鹏的脑袋上市,这猥琐的家伙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便是接二连三的惨叫。 但,杨凡没有阻止他,甚至看都没有继续看他一眼。 “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把让你拍照片的那个人说出来,二,你死扛着不说,我......” 杨凡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的张大鹏鬼哭狼嚎一般地说道:“是董宽,是一个叫董宽的人。” 废话,这荒郊野岭的,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他住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手机号。” “多少?” 张大鹏迅速的开始翻自己的手机,没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报出了一组数字来。 杨凡迅速的将电话给端木坤打了过去。 很快, 端木坤便接了起来。 “没有打搅到你的休息吧?”杨凡问道。 “没有,没有,老大,有何指示?” “给我查个人,我只知道他的名字跟一个手机号码。” “没问题,发给我。” 杨凡将手机号码跟董宽这个名字给端木坤发了过去。 很快,端木坤便给杨凡回复了一条收到。 “这个叫董宽的是怎么找到你的?”杨凡问道。 “我,我不知道啊。”张大鹏几乎是哭丧着脸说道。 “他是什么时候去找的你?” “下午,今天下午。” “给了你多少钱?” “三万,说是要能拍到床照的话,他会给我十倍的价格,好汉,我知道错了,我猪油扪心,我脑子进水了,要是知道事情是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不敢让人去拍您老人家啊!” 杨凡没有理会张大鹏的求饶,又问道:“他只是让赵文一个人去拍了我们?” “对对对,只让他一个人去拍了你们。” “董宽找没有找别人?” “我,我,我不知道啊,那董宽的脾气不好,我问一个问题他就发脾气,后来我就不敢问了。”张大鹏可怜巴巴地说道。 杨凡说道:“好,稍等,待会儿我给你一个结果的,现在,我们慢慢的等属于我的结果。” 说着,杨凡便上了车。 张大鹏跪在车前,也不敢乱动,车灯刺的他眼睛睁不开,却只能乖乖的跪在那里。 坦白的说,张大鹏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算是打死自己也不可能让人去拍眼前的这个瘟神啊! 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被他弄死了吗? 想到了这儿的时候,本就无比恐惧的张大鹏更加的恐惧了,他声音无比哆嗦地问道:“好汉,您,您打算咱们处置我?” 杨凡没有理会他。 杨凡在等端木坤的电话,杨凡相信端木坤会在第一时间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都反馈回来,所以,杨凡并不着急。 半个小时之后,杨凡的手机突然响起。 杨凡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电话是端木坤打来的,杨凡迅速接了起来。 “老大,查到了,董宽,何定山的马仔,而何定山则是跟杨麒麟厮混的。” 杨凡哦了一声,笑道:“原来如此,行,我知道了,接下来就是白狼的事儿了,辛苦了,回头我请你喝酒!” “老大,你言重了,我辛苦啥,我可没觉得自己辛苦,倒是能帮到老大你的忙才是我的荣幸呢。” “端木坤,你这嘴巴可是越来越会拍马屁了,我可不喜欢这样。”杨凡笑道。 尽管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可端木坤的心里边瞬间咯噔了一下,他笑道:“请老大放心,我以后再也不这么说话了。” “行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要继续玩游戏了。” 端木坤应了一声,杨凡挂了电话。 白狼接到了杨凡电话的时候,他刚刚接到了负责国外血煞掌舵人的人电话。 在电话中,血煞国外掌舵人冷锋告诉白狼,有两股新晋崛起的雇佣兵军团最近在找血煞的麻烦,冷锋的意思是,要不要连根拔起,白狼问冷锋为什么不直接请示老大,冷锋笑着告诉白狼这么点事儿还需要请示老大吗? 白狼颇为郁闷的告诉冷锋,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这刚刚挂了电话,杨凡的电话就进来了。 白狼还以为冷锋跟杨凡告状了,而杨凡是来兴师问罪的。 “老大......” 白狼刚刚说出了这两个字,便听的杨凡问道:“知道何定山吗?” “有印象,杨麒麟的马仔,不入流的那种,什么脏活儿都是他来干,怎么了老大?” “给我拿下他。” “明白。” 白狼没有询问过多的原因,白狼清楚的知道,若是杨凡肯说的话,就算自己不用问杨凡也会说,若是杨凡不想说的话,就算自己问了也白问。 杨凡挂了电话,敲了敲车门,冲着张大鹏说道:“上车吧!” 张大鹏如蒙大赦,赶紧上了车。 “终于不用死了。” 这是张大鹏上车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杨凡笑了笑说道:“现在回市区,不过,你这几天得委屈一下了。” “好汉,您,您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念在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份上,我暂时原谅了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毕竟你让人拍了我,所以,你得受到委屈了,当然,不至于丢了性命!”杨凡笑了笑说道。 张大鹏一听说不用死了,便赶紧点头说道:“是是是,我的错,我不该拍您的,我愿意用受委屈的方式来赎罪!” “你倒是能言善道。” 说着,杨凡迅速驾车离开了这荒山野岭。 只是刚走了没多久,杨凡突然又一脚刹车,将车停了下来。 “好,好汉,怎么,怎么了?” “没什么,后面有狗在跟着我们。” “啊?狗?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可既然有狗,那咱们怎么不快点走?”张大鹏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此狗非彼狗。” “什,什么意思?” “这条狗不仅会咬人,而且,还会要人命!” 张大鹏的面色瞬间巨变。 杨凡笑了笑下了车,随后扯着嗓子喊道:“来都来了,那就别藏着掖着了,出来吧!” 话音刚落,漆黑的后面瞬间雪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