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敢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二十二章 你敢吗?

所谓北山,并不是临安市北面的山。 而是一座名为北山的山。 落座在临安市的西边,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十八弯。 顾名思义,只因过弯的山路实在太多,所以才取了这么一个接地气的名字。 萧媚载着杨凡到了北山脚下的时候,便看到了在山脚下,已经停放了不少的车,各式跑车遍地都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在举办豪车展览。 苏白墨没有来。 想想也是,以她的身份,怎么可能出现在这样的这种乱哄哄的场合。 看着三五成群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兴高采烈的聊天,肆无忌惮的大笑。 杨凡不由得感叹道:“年轻真好!” 坐在一旁的萧媚白了杨凡一眼说道:“说的你好像七老八十了似得!” 萧媚喜欢赛车。 这是她唯一排泄压力的方式。 “哟,这不是萧媚,萧大小姐吗?没想到你的脸皮竟然如此的厚,怎么,上次薛少给你的打击还不够吗?” 刚下了车,便听到了一个无比刺耳的声音。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打扮俱都无比风骚的女子,妆画得跟鬼似得。 萧媚与她一对比,原本就漂亮的过分的脸蛋,显得越发的漂亮了。 听了那女子的话,萧媚淡淡地道了句:“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也对,毕竟,你的主子是苏白墨,怎么,你家主子没来?”这风骚女子不屑说道。 “媚儿,这谁呀?”站在一旁的杨凡突然笑了笑问道。 那风骚女子本没有注意到杨凡。 像杨凡这种穿着打扮俱都不入流的家伙,显然没有资格入了这女子的法眼。 但,听了杨凡说的话之后。 对方顿时楞了一下,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说萧媚,你家主子没来也就算了,你领了这么个垃圾玩意儿来是几个意思?怎么,你是打算让这么个垃圾玩意儿给你来撑场子?”对方笑的很是夸张地说道。 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少人更是迅速的围了过来。 这话着实刺激到了萧媚。 她可真不是带着杨凡来给自己撑场子的,要不是这家伙威胁自己的话,萧媚打死都不愿意带着他来这种场合。 不过,虽然萧媚讨厌杨凡,可并不表示别人就就随意随意的用杨凡来羞辱自己。 正要说话,杨凡却突然说道:“关你屁事儿!” 别以为是个女人杨凡就会调戏。 调戏这种垃圾,杨凡觉得恶心,要调戏也得调戏苏白墨萧媚这种极品。 那风骚女子显然没有想到杨凡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此的简单粗暴且直接。 一时间楞了一下。 萧媚也有些无语。 不过,这妞觉得这话听来真让人觉得解气。 “你特么找死了吧!”那风骚女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滚一边儿去!”杨凡怒骂道。 对付这种垃圾,杨凡才不会给她好脸色! 那风骚女子被刺激到了。 猛地一跺脚,怒气冲冲的看着杨凡。 本以为她说暴跳如雷跟个泼妇似得发作,却不曾想,这风骚女子突然说道:“垃圾,敢不敢跟我赛一把,你要赢了,老娘给你跪下道歉,你要输了,你给老娘跪舔!” 这话倒是出乎杨凡的预料。 看样子,也不是没脑子嘛! 知道用实力来说话。 只是,她有这个实力吗? “当真”杨凡笑眯眯地问道。 “屁话,老娘说话算数,只是,你敢吗?” “行啊,你非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呗!”杨凡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年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脑残。 萧媚却无语了。 她很想提醒一下杨凡,别跟她打这个赌。 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杨凡就应承了下来。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不悦的看了杨凡一眼,萧媚上了车。 那风骚女子见状,顿时哈哈大笑着说道:“看样子,今天某些人又要被打脸了,想想就让人觉得开心啊!” “少废话,怎么比?” “很简单,从这儿到山顶,然后返回来,谁先到,就算谁赢!” “行啊。”杨凡笑眯眯地说道。 那知道,话音刚落,却见那风骚女子扭头看了看人群,随后风骚一笑说道:“赵大奎,你不是一直对老娘有点想法吗?今儿你要能代替我赢了这场比赛的话,老娘今天晚上随便你折腾!” 这话一出,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了阵阵惊呼的声音。 着实没想到这妞竟然如此的奔放。 杨凡也没想到,这妞竟然会找外援。 不过,刚才也没规定不能找外援。 一个及其猥琐的家伙走了出来,笑的很是猥琐地说道:“露儿,你说话算数?” “当然,而且,告诉你,老娘的床上功夫不错哦!” 猥琐男子嘿嘿一笑说道:“行呗,那我就陪他们玩玩!” 说着,扫了杨凡一眼,无比嚣张的做出了一个割喉的手势,随后上了车。 杨凡想笑,但,忍住了。 “你是猪吗?没看出来她是故意在坑你?”刚上了车,萧媚便不爽地说道。 “媚儿,你担心我?” “别自作动情了,担心你?你配吗?”萧媚毫不客气地打击道。 杨凡笑道:“没关系,有你在我身边,我有信心赢了他!” “有个屁的信心啊,我上次就输给了赵大奎!”萧媚不爽地说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把你厉害的,问都没问我就跟她赌上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早知道这个所谓的赵大奎很厉害的话,那我就把赌注加重了!” “你脑子进水了?”萧媚骂道:“你以为这是高速路?使劲开就行,这是盘山路,你知道有多少弯儿吗?我实话告诉你,那赵大奎在临安市赛车圈可是出了名的不要命,跟他比,你不是找死吗?” “看样子,我确实不该跟她赌的。” “废话,反正,我不管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吧,要道歉也是你给她道歉,跟我没有关系!” 杨凡嘿嘿地笑了笑说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了。” “禽兽,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虽然是我跟他打的赌,不过车却是你来开,所以,媚儿,你最好别输,不然的话,哥真的会亲你的!” “禽兽,你去死吧!”萧媚气的想吐血地咆哮着吼道。 话音刚落,对方的车子却忽地爆射了出去。 萧媚一惊,赶紧发动了车子,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