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咬我啊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二十章 咬我啊

苏白墨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压抑不止的惊慌。 很显然,在她的心目当中,杨凡是一个说到就要做到的家伙。 他敢说,就真的敢做。 苏白墨不能不惊慌。 要是这家伙把帐篷掀开的话,那自己还活不活。 所以,说着,苏白墨就死死的抓住了帐篷。 但,刚刚治疗完毕的她哪有什么力气。 很显然,苏白墨高估杨凡了。 他是一个说到便会做到的家伙,但,掀帐篷这种事情,杨凡真做不出来,也不敢这么做。 就算是白痴都知道帐篷里的苏白墨此刻是什么情形,更何况,杨凡还不是白痴。 不过,杨凡就是想逗一逗这妞。 他站了起来,故意扯着嗓子说道:“我掀了啊,我真的掀了啊!” “你试试,杨凡,你要敢掀开帐篷,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帐篷内的苏白墨愤怒不已地说道。 杨凡好像没听到这话似得,故意笑的很是奸诈的说道:“咦,刚才有人在说话吗?我怎么什么都没有听到啊,这房间里边怎么突然多了一个帐篷,帐篷里边是不是有什么宝藏啊,不行,我得掀起来看看!” 苏白墨听了这话,一颗心瞬间狂跳不已。 这妞不再说话。 她打定主意,杨凡要是真敢掀起帐篷的话,自己非要狠狠的收拾他一顿。 杨凡本以为,以苏白墨的个性这妞肯定会反击,可好半天这妞也没吭气,杨凡最怕的就是苏白墨一言不发。 笑了笑,杨凡说道:“得,不逗你了,你好好的休息,我先走了!” 说着便要走人。 “你站住!”苏白墨突然冷冷说道。 “怎么了?” “道歉!” “凭什么?” “哼,你吓着我了!”苏白墨气呼呼的说道。 “道歉,我不会,不过,掀帐篷我倒是一把好手!” “你......” 苏白墨被气的说不出话了。 杨凡得意一笑,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闪人走人。 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之后,苏白墨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在帐篷内又呆了一会儿,这妞将脑袋探了出来。 正要钻出帐篷。 却突然听的一个声音笑眯眯地说道:“墨墨,这一刻的你就好像是出水的芙蓉!” 说话的人,自然就是杨凡。 原来,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走。 只是假装出去了,又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随后故意重重的把房间的门给关了上,让苏白墨误以为他走了。 苏白墨好像是受惊的大白兔似得,嗖的一下子缩了回去。 “杨凡,你别挑战我的忍耐力!”苏白墨低声咆哮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白墨如此的生气,杨凡就是觉得高兴。 折回来,蹲在了帐篷前,杨凡笑眯眯地问道:“墨墨,这样吧,叫声好哥哥我就走,反正,你也叫过!” “想都别想!”苏白墨冷冷说道。 刚来别墅的时候,杨凡很是不习惯苏白墨的这种说话的语气,冷的让人觉得刺骨。 但,相处的时间久了,杨凡倒也觉得蛮有趣的。 尤其是对苏白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之后,杨凡越发觉得这妞有趣。 “不叫啊,那我今天就不走了,我倒要看看咱们谁能耗的过谁!” 苏白墨败下阵来。 她想去洗澡,刚才杨凡给自己治疗的时候,从肌肤上渗出来的东西黏在了皮肤上,着实让人觉得难受。 不过,一想到这家伙那张得意洋洋的面孔,苏白墨就气不打一处来。 “行啊,那你呆着吧!”苏白墨不服输地说道。 杨凡给自己治疗的时候,那么大的痛都能忍受的了,这么点小小的难受苏白墨一样忍受的了。 听了这话,杨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贱兮兮的说道:“墨墨啊,从你肌肤上渗出来的东西弄的很不舒服吧,其实我一直都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儿了,这些东西都是有毒的,若是在规定的时间内不把它清洗干净的话,它就会彻底的黏在你的肌肤上,然后彻底的堵塞你的毛细孔,一旦你的毛细孔被堵塞了,那往后的治疗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因为,你体内的毒素就渗不出来了,而且,你的皮肤接下来先是会奇痒无比,然后你就会忍不住去挠,恭喜你,一旦挠了之后,你的肌肤就会被你彻底的抓破,而且,这东西一旦进入了你的血液,那我可就救不了你了!” 杨凡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堆,他的本意自然就是唬住苏白墨,让她叫自己一声好哥哥。 但,没想到,话音刚落,苏白墨便冷冷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 “不信?那算了,反正是你难受,又不是我难受,敢问苏小姐,现在你觉得肌肤痒吗?” 本来不痒,但,杨凡这么一说,苏白墨还真觉得有些痒了。 这妞下意识的就想去挠,但,突然想起了杨凡说过的话,苏白墨瞬间迟疑了。 曾几何时,苏白墨做事儿这般的优柔寡断过。 这妞强忍着肌肤上传来的真真奇痒,喝道:“你到底出去不出去!”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去就不出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 “叫声好哥哥呗。” 很显然的一点就是杨凡对待苏白墨的态度跟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故,如果之前苏白墨被逼到了这个份上都还不妥协的话,那杨凡肯定就撤了。 因为,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 但,现在他不但留了下来,反而不断的刺激着苏白墨。 是的,杨凡就是在刺激这妞。 有些事情,不争取的话,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 “你休想!” “那就耗着呗!”杨凡笑道:“反正,我又不难受,对了墨墨,你要是痒的话,可千万别绷着,挠就是了!” 这话是扯淡,刚才给苏白墨治疗的时候,杨凡可是出了不少的汗,大夏天的,天气热,衣服少,那些汗早就将衣服打湿,此刻早就粘在了一起,特别的难受。 若不是忍耐力着实不俗的话,杨凡早就撤了。 “好,你赢了,好哥哥!”苏白墨的语气无比生硬地说道。 “语气太过于生硬,不行!” “你......” “我什么我,不服气啊,出来咬我啊!” 苏白墨深吸了一口气,她发誓,今日所遭受的一切绝对要找回来。 但下一秒,苏白墨可怜兮兮的说道:“好哥哥,人家难受!” 声音当中带着几分娇嗔,又带着几分可怜。 一句话刺激的杨凡几乎要灵魂出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