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二十一章 这还差不多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二十一章 这还差不多

第2221章 接到了财神爷的电话时,杨凡刚刚驾车把阿甲送到了叶雪禅的博物馆。 杨凡见是财神爷的电话,便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小事儿,便赶紧接了起来。 “老大,说一件让你很失望的消息。” “怎么了?” “查不到杨九龙的任何信息。” 财神爷的声音有些沮丧。 “查不到?任何信息都查不到?”杨凡问道。 “任何信息,而且,他的身份证信息都是假的,根据他身份证注册的地方,根本就是查无此人。” “所以,这个人的一切都是假的?” “对,应该可以这么说。” “行,我知道了,他今天在公司表现的如何?” “小刘很失望,他看了不足半个小时的资料便彻底的放弃了,现在还在玩儿电脑,老大,你怎么把这么个小混混丢给了我。” 看的出来财神爷有些郁闷。 杨凡说道:“我也很郁闷啊,不过,别着急,我相信他撑不了多久的,你那边还有多余的办公室的话,就给他安置一间,让他自己去那间办公室厮混去。” “我已经安置进去了,我可不想让他打扰小刘的工作。” 小刘自然就是财神爷的秘书。 “行,我知道了,我下午会去找我的师傅,会跟他聊一聊这件事情,你先忍一忍。” “没问题。”财神爷说道。 杨凡又叮嘱了几句之后,临挂电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小猫的事情,便又问道:“小猫查的如何了?” “已经有点眉目了。” “如何?” “跟老大你猜测的完全一样,哦,对了,今日白狼还给我打电话了。” “说什么了?” “说是很郁闷,平白无故的就陷入了一场危机中。” “活该,谁让他没有好好的教训手下,被自己的手下背叛,他活该郁闷!”杨凡没好气地说道。 被自己的手下出卖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老大,你别生气啊,这事儿我想算是给白狼敲了一次警钟,其实也未必是坏事儿。”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这家伙应该吃这么一次亏。” 财神爷应了一声,又闲聊了一番之后彼此便挂了电话。 “你没事儿吧?”刚挂了电话便听的阿甲问道。 “怎么了?”杨凡回过神问道。 “没有,就是觉得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大好看,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就送你到这儿吧,你进去找叶雪禅吧,我还有点事儿得去处理一下。” “嗯,你注意安全啊。阿甲叮嘱道。 杨凡应了一声。 目送了阿甲离去的背影之后,杨凡这才驾车朝着酒店奔去。 师傅正在午休。 说起来,杨凡可真是佩服师傅啊,以前还小的时候,师傅不管刮风下雨,那怕是天上下刀子也会雷打不通的午休。 杨凡没有打搅他,而是坐在套房的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个小时之后,师傅就会醒来。 杨凡需要做的就是等到他醒来之后再进去,若是在师傅午休的时候打搅到他的话,那师傅可不管是谁,他肯定要爆发的。 这么多年了,杨凡一直记得自己有一次不小心打搅了他的睡眠,然后差点被他打死! 这是一个很深刻的记忆。 陪着杨凡一起等待的还有酒店的经理,他现在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间套房的门口,一旦师傅有什么吩咐,都会在第一时间将师傅所需要的东西让人送来。 伺候人伺候到了这个份上,也算是很了不起了。 “这几天辛苦了。”杨凡说道。 杨凡的声音很低。 经理摇头说道:“老大,这话就言重了,我并没有觉得辛苦啊,只是换了一个办公的地方嘛!” 这话说的着实漂亮。 杨凡点头说道:“我记住你的这份功劳了,你放心,回头一定好好的给你个奖励!” “老大,您这话才是言重了,我跟着您很满足,无需什么奖励!”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进来吧!”正说着,便听的一个严肃的声音说道。 一听便是师傅的声音。 杨凡起身打开了房门。 师傅已经醒来了,正在喝着价格不菲的进口水果。 “你怎么来了?你师弟呢?”师傅问道。 “别提了,本来不是说去长城了嘛,可一出门他就改变了注意想去公司,我就带他去公司了! 师傅点了点,颇为欣慰地说道:“他总算是长大了,懂得帮你分担一些东西了,我很欣慰,你可不许欺负他。” “那当然,我的师弟,这个世界上除了您之外最亲的人了,我怎么可能欺负他呢?不过师傅公司的事情也是复杂的很,没看上去那么轻松,师弟若是吐槽的话,您可不许生气。” “这我知道,我虽没有办过公司,可也清楚的知道,这天下间的事情就没有一件轻松的,对了,你公司现在值多少钱?” 杨凡想了想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但,一两万亿估计有了吧!” 师傅被刺激到了。 “这么多钱,让你打五百亿都墨迹了这么久,老子当初就不应该把你从狗的口中救下来。” 杨凡哭笑不得说道:“师傅,您前面还那么通情达理,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啊,您问我公司值多少钱,我实话实说了,可那只是值那么多钱,又不是有那么多钱,这是两个概念。” 师傅想了想觉得杨凡说的有道理,便点头说道:“得,知道了,不催你了,反正你师弟也已经进了你的公司,那我就没啥好担心的了。” “嗯,你自然不用担心,我办事儿您还不放心啊!” “放心个屁,你刚出国的时候,让你给我弄点国外的稀罕玩意儿你都不肯。” 杨凡就知道老头会翻旧账,便无比郁闷地说道:“我刚到国外,人生地不熟的,九死一生啊,我哪有时间去给你弄稀罕玩意儿,倒是你,对我不管不问,老头,我有的时候真怀疑你收养是完全是为了报仇。” “放屁,老子收留你为了报仇的话,早就弄死你了,你个小白眼狼。”师傅暴跳如雷地说道。 杨凡咧嘴说道:“我这不是开玩笑嘛,我就是觉得您对师弟比对我好!” 兴许是这话戳到了师傅的软肋,他叹了口气说道:“你师弟也是个苦命人,可能是我上岁数了,所以心肠就变得有些软了,我对你师弟确实感觉要比对你强一些,但你也不能生气,因为,你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切,而他只有你我师傅,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亲人了。” 杨凡故作不悦地说道:“好像我除了您之外还有亲人似得!” 师傅一怔,随即怒喝道:“兔崽子,翅膀硬了,是不是?” 杨凡赶紧咧嘴笑道:“不硬,不硬,晚上一起喝点酒?我让他们弄几瓶好酒过来。” “这还差不多!”师傅这才消了气。 杨凡也笑了笑,起身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