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四十七章 问题很严重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四十七章 问题很严重

第2247章 杨凡抵达了机场的时候,端木坤已经等候多时了。 同行的只有杨凡跟端木坤。 简单的寒暄了之后,俩人便迅速的上了杨凡的私人飞机。 “老大,这私人飞机就是方便啊。”端木坤说道。 杨凡点头道了句:“龙城那边可有人跟我们汇合?” “嗯,龙城有咱们极道盟的人,而且,实力还不错,到了之后就是他来接机。” “叫什么名字?” “乔之章。” 杨凡应了一声,不在言语。 飞机迅速起飞,端木坤又跟杨凡闲聊了一番关于张新死的信息,不过,这些信息俱都是杨凡已经知道的,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倒是端木坤最后一句话引起了杨凡的兴趣,说是当时跟张新一起去酒吧的一个年轻人叫吴飞,但出事儿之后,这个吴飞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凶手现在已经拿下了,到时候审问一番,便知道是不是这个叫吴飞的出卖了张新。” “我是这个意思。” 杨凡昨天晚上一宿没有合眼,今日又来回奔波,倒是不累,但是,杨凡需要休息一下,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的思路。 念及如此,便叮嘱了端木坤一番,便倒头就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杨凡被叫醒了。 “老大,到了。”端木坤沉声说道。 杨凡应了一声,迅速的睁开了眼睛,坐起来之后,喝了点空姐准备好的饮料,然后跟端木坤下了飞机。 前来接机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看上去很是彪悍,顶着一个大光头的他在看到了杨凡跟端木坤的时候,顿时流露出了一抹羞涩的微笑,说道:“两位老大,欢迎光临龙城。” “你就是乔之章?”杨凡问道。 大光头点头说道:“老打,我是乔之章!” “凶手在那儿?” “在别墅里边,现在就去审讯他吗?”乔之章问道。 杨凡说道:“对,现在就去审讯他,免得夜长梦多。” “行,那咱们就直接过去吧。” 说着,做了个请的收拾。 前来接机的车有两辆,俱都是清一色的劳斯莱斯,杨凡跟端木坤上了一辆,乔之章上了另外一辆。 奔行在龙城的街道上,杨凡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端木坤问道:“老大,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在想这个凶手到底是何方人士。” “估计到时候会让你失望的。” “此话怎讲?” “我听他们说,凶手很是斯文,斯文的就像是一个大学生,一点儿也不像是职业杀手。” “杀手还真不能看外面,我曾经见过一个顶尖的杀手,你知道他的身份是什么吗?他是一个高中生,但是他思维缜密,手脚利索,实打实的高手。” “高中生只是他伪装自己杀手身份的另外一重身份吗?” “不,他是真的一名高中生。” 端木坤咋舌不已。 奔行了不到一个小时,目的地到了。 这是一处依山而建的别墅区,在乔之章的带领下,车子停在了一处独栋别墅的门口。 “两位老大,到了,人就被关在了这儿。”乔之章笑着说道。 杨凡点头,说道:“走吧,进去会会这名杀手。” 乔之章做了个请的收拾。 很快,三个人便迅速的进了别墅。 只是刚进了别墅的那一瞬间,杨凡便突然觉得情况不对劲,因为,杨凡嗅到了血腥味儿。 “不对劲。”杨凡沉声说道。 “怎么了?老大。”端木坤迅速问道。 “我们或许来晚了。” 说着,杨凡没有理会吃惊不已的乔之章跟端木坤,他迅速的进了别墅。 眼前的一幕瞬间让杨凡面色一沉。 却是见偌大的别墅内,五六个人俱都倒在了血泊中。 跟随而来的端木坤与乔之章瞬间惊呆了,完全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们果然来迟了。”杨凡沉声说道:“杀害张新的凶手在里边吗?” “在。”乔之章看了看说道。 杨凡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抓到的凶手?” “大概四个小时前。” 杨凡又问道:“抓到了凶手之后就跟端木坤联系了吗?” “是的,抓到了凶手之后就跟端木老大联系了。” “行,我知道了,乔之章,这边交给你来处理行不行?” “行行行,我来处理吧。” “好,你来处理吧。” 乔之章迅速的将杨凡跟端木坤送出了别墅。 “老大,我们现在去那里?回去吗?” “来都来了,我得见一见张有财,安慰安慰他,不然的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杨凡说道。 端木坤点头。 今日的这件事情对端木坤的打击有些大,他本以为极道盟办事儿一向十拿九稳,可不曾想,今日竟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疏漏。 幸亏杨凡没有计较,若是真的计较的话,自己可真不知道该作何解释了。 奔行了一会儿之后,杨凡将电话给张有财打了过去。 电话号码是跟财神爷要来的。 兴许是财神爷已经给张有财打过了电话,所以,在接到了杨凡的电话时便迅速的接了起来。 “老张,在什么地方?”杨凡问道。 “家。” “我在龙城,给我一个地址。” 张有财哦了一声,便挂了电话,没一会儿的好功夫,一个地址给杨凡发了过来。 杨凡让司机将自己跟端木坤送了过去。 端木坤其实特别想跟杨凡就今天的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聊一聊,但是杨凡却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端木坤便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目的地并不是张有财的家,而是一处茶馆。 在茶馆的门口杨凡看到了张有财,明明才几天没见,可是此刻的张有财却好像是苍老了几十岁似得。 他面色凄苦,表情悲痛地站在茶馆的门口。 杨凡跟端木坤下了车。 张有财迅速的走了过来,然后彼此的手便紧握在了一起了。 “抱歉。”杨凡沉声说道。 除了女人之外,杨凡极少跟别人道歉。 但此刻杨凡只想实实在在的跟张有财说一声抱歉。 除此之外,杨凡不知道该如何弥补自己内心当中的歉意。 虽然张新不是自己杀的,但,却是因自己而起。 “与你无关,是他命薄。”张有财沉声说道。 只是说着,眼眶就红了。 “节哀,要注意身体。”杨凡又说道。 张有财重重点头。 杨凡说道:“刺杀张新的凶手已经死了,也算是一命抵一命了。” 张有财瞬间震住了,他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下一秒便是老泪纵横。 虽然刺杀张新的凶手不是杨凡了结的,但是不管怎么说,那凶手也算是把命赔给张新了。 张有财不能不激动啊。 儿子莫名其妙的惨死,虽然报警了,警察也表示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的,但是,张有财却也清楚的知道,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抓的到凶手。 可万万没想到,这才多久,杨凡就告诉自己凶手已经弄死了。 张有财还是愿意相信杨凡说的话,毕竟,杨凡的身份如此不俗,他也没有必要为了区区一个凶手来安慰自己。 等到张有财眼泪擦干了之后,杨凡这才说道:“其实今天一是来看望一下你表达一下我的歉意,二是,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什么事儿?”张有财问道。